论智慧的三个等级
作为一部奇幻史诗作品,《冰与火之歌》从已经出版的五部来看,马丁老爷子可能并不善于写权谋,所以严格来讲,这只能算是是一部弱权谋的作品。但老爷子确实在竭尽全力通过这部作品来展现人类顶尖政治智慧的较量。不过显而易见:在老爷子准备偷懒的时候,魔法就会被搬来救场。比如史坦尼斯和蓝礼的争锋,以及风息堡之围,如果要通过人类智慧来解决,至少也是空城计,或者特洛伊木马这种留名青史级别的战役,老爷子不知要扯掉多少胡子才设计得出来,但通过红袍女梅丽珊卓的黑暗魔法,就非常干净利落的搞定了,这多少让人以为遗憾。
作为冰火读书笔记的第二篇,我们着重分析的正是老爷子已经呈现给读者的权谋盛宴。正如我们在第一篇笔记末尾所说,除却丹妮莉丝和魔龙,以及绝境长城之外的力量,七国的政治和战争也只不过是在一个棋手的谈笑之间。至于后期,丹妮莉丝和夜王会不会入这棋盘,至少现在来讲,我们还没看到这个痕迹。
在揭示这名顶尖棋手的身份之前,我们必须要搞清楚,智慧与聪明的区别,战略与战术的界限。在冰火中,许多人有着绝顶的聪明,高超的战术,机敏的反应,但缺乏智慧。如果把冰火中角色的智慧分为三个等级,即便广为读者称道的小恶魔提利昂,也不过列属于最低等级,至于普罗大众,除却一些特别愚蠢鼠目寸光的笨蛋,其他众多角色不能称之为愚蠢,只能说没有愚蠢,但决算不上聪明。在管理学中,愚蠢的反面是没有愚蠢,不是聪明。
1愚蠢
以前期的珊莎·史塔克、莱莎···········徒利、瑟曦·兰尼斯特为代表,她们可以轻易让读者火冒三丈,时常会做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敌人想做而做不到的,她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帮敌人办到,我们通常称之为“猪队友”。
2没有愚蠢
以詹姆·兰尼斯特、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等为代表,他们的言谈举止平淡无奇,符合大家的预期,忠实执行作者赋予他们的剧情任务。和愚蠢等级的角色一样,他们也会被充当各种棋子,被后面的角色玩弄于股掌中而不自知,时不时还能搞点小诡计,并为此绞尽脑汁且自鸣得意。他们和愚蠢等级的唯一区别是:不坑队友。
3第三等级智慧
以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罗柏·史塔克、曼斯·雷德、拉姆斯·波顿、琼恩·雪诺为代表,他们脑瓜灵活,语含机锋,局部行为可圈可点,可以轻易粉碎前面两类人的诡计,但通常不具备战略思维,不能从更宏观的空间维度和时间维度掌控大局,着眼于眼前得失,容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至今北境诸侯与拉姆斯会谈时对罗柏国王的评价让我印象深刻:他赢得了所有战争,然后输给了一个女人。小恶魔对父亲泰温公爵的刺杀,同样列属于此类行为。他们中有一部分人,也有机会通过后期的历练,随着年岁的增长而进化到下一个等级,比如琼恩·雪诺、山姆威尔·塔利。
4第二等级智慧
第二等级的智慧:以泰温·兰尼斯特,大麻雀,八爪蜘蛛,恐怖堡领主卢斯·波顿和荆棘女王奥莲娜·雷德温为代表。收到山姆威尔·塔利的讯息,渡过狭海前往弥林辅佐龙女王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学城魔法师马尔温至少也应该在这个等级或以上。所谓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说的就是他们这一等级的人类智慧。泰温给提利昂的训言中说:有的胜利靠宝剑和长矛赢取,有的胜利则要靠纸笔和乌鸦。联系上下文来看,这句话背后策划的明显就是针对罗柏·史塔克北方军团的血色婚礼,弗雷和波顿家族不过是刽子手罢了。大麻雀就更不用说了,通过微不足道的债务抵偿形式轻易重建了曾经给王国造成巨大苦难的宗教武装圣剑骑士团和星辰武士团,成为快速崛起的七国武装力量,在未来的冰火世界,他们将毫无疑问地再一次掀开腥风血雨,给维斯特洛大陆的统一造成巨大障碍。而八爪蜘蛛的智慧则更多的来源于他交织如网遍布七国上下和狭海对岸贸易城邦的间谍网络,毫无疑问,信息本身就是一种绝顶的智慧。至于卢斯·波顿,仅从他安插在私生子拉姆斯身边的无数棋子,我们就该明白,权游电视剧中拉姆斯刺杀父亲的剧情,在冰火世界中绝无可能发生,私生子不过是卢斯·波顿的另一枚棋子罢了,用来牺牲或者献祭,效果会很不错。
5第一等级智慧
这等智慧以天下为棋,各大家族和政治势力尽入彀中,即便他的力量不如人、财富不如人、权势不如人,却仍然能将在他之上的那些权贵玩弄于股掌之间。他以四两拨千斤的巧妙,百虑而无一疏的缜密,日拱一卒功不唐捐的坚持稳步前进。他从不将自己的战略建立在其他人的脑瓜之上,而是建立在对天下运势的引导之上,以势导利,因利制权。这等智慧和权谋,在冰火世界中是一等一的大智慧,也是马丁老爷子真正塑造的冰火世界里人类权谋的巅峰,目前棋盘中唯一的棋手。至于后期,龙女王能否在学城魔法师马尔温的辅佐下加入棋盘,夜王能否上得了牌桌,琼恩·雪诺能否统领守夜人和北方军团巧妙落子,攸伦·葛雷乔伊能否依靠龙之号角和铁民的无敌舰队角逐维斯特洛,还是这些人也只能和奈德·史塔克,劳勃·拜拉席恩,以及泰温·兰尼斯特一样,作为他的棋子而任其摆布,目前仍然难以料定。但我有理由相信,在马丁老爷子的笔下,他可能不是唯一的棋手。不然,这天下就显得太无趣了。这个人大家并不陌生,他就是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赫伦堡名义上的公爵,目前的峡谷守护者。
下面,我们将进入冰火世界里面真正波澜壮阔,动人心魄的权力游戏,看看什么叫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看看什么叫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矣;看看什么叫做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看看什么叫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以及看看什么叫因势而导利,因利而制权。
因为权谋之间,相互交错,而且你的计谋,有可能只是构成别人策略之其中一环,谋略环环相扣,诡计层出不穷。我们将着重分析小指头培提尔的这段天下为棋的权谋。另外一段风诡云谲的权谋在学城,冰火第五卷《魔龙的狂舞》中魔法师马尔温有提到,消失的魔法和龙与学城的灰衣绵羊息息相关。魔法进一步,科学就会退一步,学城说到底,代表的是名义上的科学和真理,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来营造一个没有魔法和龙的世界,但最终,是符合他们利益的世界。
除去这两段,书中的其他权谋均属于战术层面,列属于第二等及以下的层次。这就是为什么马丁老爷子写了20年,五卷逾500万字,我仍然称冰火为弱权谋的原因。总的来说,和老祖宗们上下五千年的政治斗争产生的智慧相比,英美国家的历史还是太短暂了,马老爷子即便绞尽脑汁,和《三国演义》《资治通鉴》中记载的历史中真实发生的权力斗争对比,还是略显稚嫩。
天下为棋 |权力的游戏
1落棋第一子:北境守护、国王之手奈德·史塔克之死
这一落子的动机到底是当初培提尔找七国顶尖剑士奈德·史塔克决斗时,奈德在培提尔身上留下的巨大剑伤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他可能活不下去了,最后捡回一条小命的时候,复仇的种子就已经种下了;还是小指头等候了几十年,终于等到了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逆转卑微出身的命运,问鼎权力的顶峰——有足够高的政治地位(财政大臣),有足够多的金钱资源,有足够丰富的信息来源(妓院老板),有发动阴谋的工具(莱莎·徒利),也有足够掀起七国风暴的犯罪事实(后面再讲),总之,万事俱备,只差一个推手,培提尔充分理解并运用了这一点,然后轻轻推了一把——冰火世界的命运之轮就开始滚滚向前,上至国王公卿,下至平民百姓,无一不被这个巨轮碾压成灰,铸就冰火世界的文明之碑。
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地球。培提尔权谋的第一个支点是莱莎·徒利,莱莎对培提尔的喜欢酿成了她一生的悲剧。小指头刚开始的地位就和他的绰号一样,封地是五指半岛下的几块礁石,他是没有资本参与七国的政治角逐的。然而,当莱莎喜欢上他,不顾一切与他结合,并怀孕那一刻,这个支点就已经成型。
莱莎·徒利在怀孕后被父亲河间地领主,奔流城城主霍斯特·徒利嫁给国王之手,鹰巢城公爵和峡谷守护者琼恩·艾林,借助于莱莎·徒利的美言,培提尔成功地让琼恩·艾林任命自己为海鸥镇税务官,这看起来好像是培提尔政治生涯一个极低的起点,然而在起点开始,终点就已经注定。有莱莎·徒利和琼恩·艾林的全力照拂,有培提尔自己无与伦比的理财天赋,就相当于通往七国财政大臣的高速通道已经铺设完美,而他自己就是那匹千里马,如果不出意外,就没有理由不会抵达终点。
事实上他也的确抵达了终点,走进了七国权力漩涡的中心,君临的御前会议。对一般人来讲,这可能已经是政治生涯的高光时刻,特别还在于背后没有任何大家族势力的支撑。然而培提尔童鞋不是一般人,对他来讲,从此刻开始,他才真正走上属于自己的舞台,接下来,就是他翻云覆雨,搅动七国风云的时候了。但是在此之前,他还得耐心等待,等待一个契机,这个契机必须能对目前稳定的各方政治势力局面进行摧枯拉朽的打击。对于想跨越阶层,问鼎权力顶峰的野心家来说,火中取栗,乱中取胜才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不知道我们的培提尔童鞋等了多久,但皇天不负有心人,即便头发已经染上灰霜,他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个契机——瑟曦与詹姆的乱伦事件。这充分说明,对待任何足够重大的战略意图,我们都要有足够的耐心,这样的等待可能直到你走到生命的终点都不会结束,但你必须等待,幸运的是,大部分等待都不会这么漫长。我们不知道培提尔和琼恩·艾林或者奈德·史塔克一样,是通过阅读《七国主要贵族之世家谱系与历史(内附许多关于爵爷夫人和他们子女的描述)》这本书推测的真相,还是通过他自己的消息网络确认的事实,还是偶尔有一天他悄无声息地瞄见了瑟曦和詹姆的荒唐,正如布兰·史塔克光明正大的撞破了他们的奸情一样。总之,他知道这个事情,一盘以天下为棋的棋盘,就摆上了他的桌面。此刻,他是棋手。
想想看,一般人得知王后和自己的亲弟弟乱伦,还生下了三个孩子成为王国的王子和公主,会怎么办?先不说有没有机会直接告诉劳勃·拜拉席恩,即便有,会产生什么结果。以劳勃国王的性格和他与瑟曦的关系,砍掉瑟曦、詹姆和小乔三兄妹的头,想必很正常。至于他会不会借机西征,举全国之力和泰温·兰尼斯特一战,将兰尼斯特家族除名?我想,以劳勃执意追杀坦格利安家族的后人来讲,如果不能斩草除根,劳勃国王大概率是睡不着觉的,何况卧榻之侧,还是老狮子泰温·兰尼斯特。
但不管打还是不打,那都是劳勃国王、拜拉席恩家族和兰尼斯特家族的事情,与你何干?你已经是财政大臣,政治上不可能再前进一步,以你的理财能力,你已经不缺普通意义上的钱财,你还能谋取什么?况且,从今时今日的我们来看,国家不过是维护既得利益阶层的机器,历史上,唯有革命,才能真正推翻既得利益阶层,或者更直白点,叫统治阶层。作为财政大臣的培提尔,并非统治阶层,没有自己的爵位,没有自己的领地和城堡,更别谈自己的军队,他不过是统治阶层的代理人,统治阶层需要借助他来搜刮民脂民膏为他们骄奢淫逸地享乐续航罢了。如果劳勃国王要砍他的头,都不需要理由的,不像兰尼斯特家族、史塔克家族或者任何其他名门贵族,如果师出无名,即便劳勃也不是想砍谁的头,就能砍谁的头。毕竟,得给天下人,说错了,得给统治阶层的其他势力一个交待,不然,所有领主群起而攻之,即便强如劳勃,也是扛不住的。但砍没有任何家族势力的培提尔,不需要交待。所以,培提尔在君临的每一天,都可以说是如履薄冰。一旦他和莱莎的关系暴露,他面临的就是绝顶之灾。
所以,问鼎权力巅峰的第一步落子,是北境守护临冬城的奈德·史塔克的项上人头。为什么会是他,我们后面再来讲原因。我们现在假设我们就是培提尔童鞋,怎样去砍掉一个远在北境临冬城的最高军事首领,世袭领主,国王最好的战友,当前国王之手的养子奈德··史塔克公爵。这看起来几乎是一个不可完成的任务,但是对培提尔来说,没有他的脑子解决不了的问题。不但要杀掉奈德·史塔克,还要光明正大的杀掉他,而要杀掉他,还必须附带解决他的养父琼恩·艾林和他的至交好友劳勃·拜拉席恩,不然以他们的聪明和权势,追查起来后患无穷。
所以,大家看到了,为什么对奈德·史塔克来讲,在他还没有离开临冬城之前,他的命运就已经被小指头安排得明明白白,只有一死,而且因为要他死,他的养父琼恩·艾林和国王劳勃·拜拉席恩也必须陪葬。要让七国最有权力的三个人死掉本身已经是难如登天,还要从中全身而退,不留任何蛛丝马迹,几乎是不可能事件。我们接下来要看到的,就是小指头如何用智慧逆天改命,创造了在普通人看来几乎不可能完成的奇迹。即便这样的奇迹以谋杀而告终,但我们必须重视人类的巅峰智慧到底能发挥多大的威力。
我们从结果开始逆推:
① 要杀掉奈德·史塔克这个七国顶尖剑士,在北境他自己的大本营,绝无可能。所以,奈德必须前往君临城,只有在君临,在小指头自己的巢穴,培提尔才有机会。
②要奈德·史塔克前来君临,只有国王劳勃·拜拉席恩能做到。而劳勃只有在他非常需要奈德辅佐,且这样的辅佐绝无可少的时候,他才可能意志坚定地让奈德听命。但凡劳勃不坚定,以奈德的智慧,不可能体会不出来,奈德就存在拒绝的风险,这样的风险是小指头所不能接受的。所以,小指头必须创造这样一个条件,劳勃必须要奈德来,且奈德自己也不得不来,这个条件看起来很难。但有莱莎··徒利的帮助,就很容易了。
③在君临,劳勃最需要奈德来承担的角色,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国王之手。然而国王之手是奈德和劳勃的养父琼恩·艾林,至此,条件水到渠成。
1
目标:杀掉琼恩·艾林
前面说过,这本身也是小指头的目标,小指头要想成功杀掉奈德·史塔克并全身而退,琼恩·艾林和劳勃·拜拉席恩必须死。他们三个一旦结合,将很难对付,劳勃的权势,奈德的武技和琼恩的智慧,完全够小指头喝一壶了。而琼恩一旦死去,这个组合就失去了大脑,将不足为惧。同时,琼恩的死,造成国王之手的空缺,劳勃要找一个人来代替琼恩,那么最合适的人选,便是奈德·史塔克。第一,作为劳勃的至交,如果身边还有一个让劳勃绝对放心,且能够独当一面,统摄七国内政的人选,那么就有且只有奈德。第二,养父琼恩之死如果存在疑点,琼恩也是奈德和劳勃的养父,奈德从内心也必须承担起追踪养父琼恩之死的责任。这点小指头心里明白,劳勃心里更加明白。并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小指头还安排莱莎·徒利寄给姐姐凯特琳信件,暗示琼恩之死另有真相,线索直指王后将给予奈德一个巨大的疑惑,为什么王后要杀琼恩。而这个疑惑将开启小指头想要奈德看到的所有线索及用来掩盖真相的真相。
从这个角度来看,很多事情就很好理解了。琼恩之死,只是为奈德南行君临铺路,国王劳勃·拜拉席恩北上临冬城,亲自邀请奈德辅佐他出任国王之手,则完全是在小指头的计划之内。现在,小指头面临的唯一难题,就是怎样做到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杀掉琼恩·艾林。
《三十六计》中有一计,想必大家并不陌生,叫做“李代桃僵——势必有损,损阴以益阳。”其实这条策略,很多今人的解读都是谬误,以为如果一定有损失,那就以局部的损失换取整体的得利。根本谬误在于,局部的损失也是我方的损失。照这个意思,就不是损阴以益阳,而是损小阳以益大阳。然而,原文是阴阳,两个完全对立的利益主体。所以,李代桃僵真正的意思,并非牺牲局部换取整体的利益,而是牺牲第三方的利益来确保我方的利益。它比隔岸观火,鹬蚌相争更厉害的地方在于:这把火是你烧的,这把饵食是你投的。在谋杀琼恩·艾林一事上,小指头使用的正是完全版的——李代桃僵。
这里的“桃”是谋杀琼恩·艾林,那么代之以“李”的是什么呢?正是小指头苦苦等候,摧毁七国稳定政治局势的重大契机——瑟曦乱伦事件。而瑟曦乱伦事件本身,又是其摧毁原有统治权力结构,建立新的七国统治秩序的第一把利剑。所以,瑟曦乱伦事件,小指头将完全充分地汲取它带来的利好之处,完成自己的一石二鸟之计。
李代桃僵的第一步,就是引导琼恩·艾林追查王后乱伦事件,乱伦本身是王室丑闻不假,但这并不致命,真正致命的是王后生下的三个王国继承人,决定了这个王国是姓拜拉席恩,还是兰尼斯特。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断,正是在某次朝会之后,小指头和琼恩闲聊之时有意无意提起了种姓特征,让琼恩·艾林对王子和公主的血缘起了疑问,开始追查这个问题。《七国主要贵族之世家谱系与历史(内附许多关于爵爷夫人和他们子女的描述)》这本书被摆上琼恩的案头,绝非偶然,同时,剧情中亦曾提到:劳勃私生子詹德利曾被两任国王之手拜访,也就是说,琼恩·艾林在生前,恐怕已经确认了瑟曦乱伦事件的真实性。
琼恩的追查,一定会留下诸多蛛丝马迹,这些蛛丝马迹,势必会让王后方察觉。即便琼恩很谨慎,小指头也总会有意无意的将这些蛛丝马迹泄露给瑟曦。对于王后来讲,一旦劳勃知道事情的真相,那就是身死族灭,所以她一定会联合詹姆,使用兰尼斯特家族的所有力量,来阻止琼恩·艾林获得真相。在琼恩追查真相和瑟曦掩盖真相的较量中,将会有无数的线索通过各种渠道汇集到培提尔的手中。这些线索还将为培提尔实施李代桃僵之后的第二条计谋——借刀杀人,发挥巨大作用。
至此,李代桃僵的计谋已经完全成熟。王后方想杀死国王之手琼恩·艾林的动机百分之两百的存在,不管任何人谋杀了琼恩·艾林,调查琼恩死因的所有线索,都将在小指头的操作下坚定不移地指向琼恩·艾林生前所追查的真相,最终落在王后瑟曦的头上。不知是否还有读者记得东野圭吾的名篇《嫌疑犯X的献身》或者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代表作之一《藏书室女尸之谜》,李代桃僵这个计策最巧妙的地方在于,人们通常更愿意相信通过自己辛苦努力追查到的真相,而在给出一个答案和证伪一个答案之间到底哪个更难,这仍然是计算机科学中最经典的P/NP问题。所有的线索都是真实的,它们的指向也是真实的,但所有这些线索所指向的答案恰恰是罪犯用来掩盖真相本身的真相。这正是李代桃僵被视为三十六计中最狡猾的计谋,没有之一。而小指头作为冰火世界里面的第一等棋手,这些线索不但是李代桃僵实施的基础,更是第二条计谋——“借刀杀人”实施的先决条件。借瑟曦·兰尼斯特的刀,杀劳勃·拜拉席恩和奈德·史塔克的头。
现在,我们的小指头终于可以放心地让莱莎·徒利毒死自己的老公,国王之手琼恩·艾林,而不被任何人怀疑了。正如前面所说,所有的线索都会指向王后瑟曦,后来者的追查,也只会沿着国王之手和王后瑟曦的交锋留下来的线索,找到瑟曦的头上。和莱莎,以及小指头将没有任何关系。琼恩·艾林一死,莱莎·徒利奔逃鹰巢城,将被视作一个被吓疯了的妇人,逃窜回自己的老巢以寻求安全和庇护的举动,完全合情合理。莱莎出走,小指头和琼恩·艾林的关联就被直接斩断,小指头将获得绝对的安全。
也就是说,琼恩·艾林的死,反而让原来如履薄冰的凶手更加安全,所有的怀疑和追查都将落到瑟曦的头上,不管是后来的追查者,还是漩涡中心的瑟曦,将对此一无所知地继续针对彼此进行生死争斗。由此可见李代桃僵的狡猾和凶险,并再一次印证损阴以益阳的真实意图。李代桃僵之后,我们将看到小指头如何娴熟地使用反间计和借刀杀人,而这些策略本身也构成了三十六计中的连环计。所谓虚者虚之,疑者生疑,刚柔之际,奇而复奇,不外如是。
一张奇而复奇的天罗地网已经编织好了,就等着临冬城公爵奈德·史塔克入彀,而奈德竟然因为夫人凯特琳的原因,在宫廷政变中依赖于小指头,可见其愚蠢。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奈德和小指头的对话,小指头是因为奈德选择了史坦尼斯和战争,才反间支持了瑟曦,可见编剧对小指头也好,对作者马丁老爷子也好,甚至对《冰与火之歌》中的权力斗争和谋略也好,都缺乏深刻的认知。天地为棋的第一步,小指头的剑锋就直指奈德·史塔克,奈德的死,可以说是小指头数十年的耐心等待,一系列缜密如丝的操作和巧妙至极的谋略实施的结果,奈德找小指头本身,也是李代桃僵的后续成果之一。也就是说,奈德之死,从小指头实施谋略之初就决定了,奈德来到君临的所有行为,都不过是小指头的提线木偶,在小指头的操作下亦步亦趋而已。就如奈德自己所想的:这是愚蠢的代价。
我有理由推测,马丁并未给权游的编剧组深刻的指导,或者并未将真实的意图暴露给编剧组,才会出现这样浅薄的台词与剧情。电视剧后面两季的崩盘,以及小指头被艾莉亚、珊莎和布兰联合调戏,被艾莉亚一刀戳死的剧情,可以说完完全全地是在侮辱冰火世界的权谋第一人培提尔··贝里席公爵。关于培提尔·贝里席的评论,我们在篇尾再衍生说一下。现在,我们再看看为奈德编织的天罗地网中,小指头是如何实施借刀杀人和反间计,而奈德在其中又如何犯下致命错误,导致劳勃·拜拉席恩和他自己的身死魂销。
2落棋第二子:全境守护者乔佛里·拜拉席恩国王之死
前面已经提到过,由于“李代桃僵”的效果,奈德前来君临追查养父琼恩之死,他所能收集到和看到的所有证据都将指向琼恩在追查劳勃国王三个孩子的身份上,与王后瑟曦之间的交锋所留下的痕迹。况且,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或者奈德在着手调查案件的时候被其他线索扰乱,甚至说为了避免奈德太笨拙不知道从何开始调查,小指头还特别指使莱莎发给了姐姐凯特琳一封信,信件使用各种保密手段来从侧面印证这封信的真实性和重要性——即指控王后瑟曦是杀害琼恩·艾林的凶手。
其实这和东野圭吾《嫌疑犯X的献身》诡计是完全一样的,花冈靖子母女的杀人是一条犯罪线,石神哲哉杀死流浪汉是另外一条犯罪线,石神通过前期的处理,将第二条犯罪线嫁接到第一条犯罪线上,从而将警方误导到追查第二条犯罪线的道路上来。这个诡计的狡猾之处就在于,第二条犯罪线是完全真实存在的,警方所追查的每一条线索都在指证第二条犯罪的事实,而这些通过努力追查而逐渐浮出水面的线索,将使警方更加确认这个犯罪事实。人性的盲区就在于,在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和证伪一个答案是否正确,哪个更难并不重要(P/NP),重要的是人们更加喜欢去证伪,一旦证伪为非,便欣喜若狂,很少去考虑这个正确的答案是否是一开始就在追寻的。人们只想要经过自己努力证明正确的答案,仅此而已。要让他们去否认自己努力的成果,很难。
好了,我们前面解决了琼恩·艾琳之死小指头全身而退的策略,奈德也如小指头所计划的,在劳勃国王力邀下(不惜亲身前往临冬城)来到君临。当然,小指头天下为棋很重要的一环,就是要有一颗核心棋子,用于达到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目的,至于这个棋子能不能成为天子,要看时命,但小指头手上必须要掌握一颗。这一颗就是珊莎·史塔克。我们有理由相信,小指头对奈德的六个孩子做过周密的调查,了若指掌。这六个孩子里面,唯一有可能随奈德来君临的,只可能是珊莎·史塔克和艾莉亚·史塔克,抛开私生子雪诺,其余三个男孩子罗柏、布兰和瑞肯,奈德与凯特琳是肯定不会带到君临的,作为临冬城和北境的继承人,只有他们在大本营,才能保证北境不乱,即便奈德他们在君临全军覆没这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
在选择珊莎和艾莉亚谁好操纵这点上,正常人都知道选谁,所以小指头选择了珊莎。那么,怎样保证珊莎一定会被带来君临呢?我们都看到了,劳勃决定让珊莎·史塔克和乔佛里·拜拉席恩成婚。这样,珊莎就必须到君临,至于这个决定背后,有没有小指头在某次御前会议或者私下里给劳勃多嘴一两句,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请特别注意:在这里,小指头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决定并选择了掌握一颗孤子作为筹码。至于珊莎能不能成为北境继承人,要看时命,小指头自己暂时并不确定,但是,如果条件成熟,他至少已经做好了准备(继承人)。奈德一旦在君临城被杀死,一个没有任何依靠的少女,中间会有太多的可能发生。只要大的战略确定,中间有足够多随机应变的瞬间逆转乾坤。
现在我们再说回小指头目前面临的问题,从琼恩之死中基本上已经全身而退,但是奈德和劳勃的项上人头,要怎样取下来,这中间如临深渊,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现在,小指头首先要思考的问题是:奈德和劳勃谁先死?其实这个问题真正要问的是,哪个先死更难,善后更难处理。普通人都以为让国王先死太难了,毕竟有御前铁卫、有军队、有至高无上的权势,相对而言,好像让国王之手奈德先死容易得多。这只是很表面的想法,我们现在来还原下作为七国第一政治家的小指头是怎么想的。
首先,如果是奈德先死,难不难。其次,是奈德死掉善后难不难。我们想想看,奈德本身作为七国最顶尖的剑士之一,在北境武士的重重保护下,在国王劳勃的眼皮子底下,要杀死在君临处处小心谨慎的奈德,你就说难不难?好,假设如同琼恩一样,你可以找个人毒杀,那么奈德身边有没有一个像莱莎那样对你爱得至死不渝的蠢女人?即便你用通天的手段,通过刺杀或者毒杀或者魔法搞死了奈德,你想过你将面临的局面会是什么吗?一个马上就会醒转过来,为养父和挚友的身死不顾一切追查真凶,为向整个北境有所交代也必须追查真凶的劳勃。其实,劳勃是被严重低估了的角色,论才智、武力和权谋,他不说媲美小指头,至少也是七国最顶尖的水平。只不过大部分时间被酒精麻痹,且在至高无上的王位太久,精神松懈下来而已,或者换句话说,他的权势和力量可以让他不屑于一切阴谋,但是,一旦他警醒过来,他将比奈德难缠太多,关键他还是七国权势第一人,论狠辣,他不输于任何人,从他不顾一切派人追杀坦格利安家族的后人就可以看出来。能推翻前王朝,统领七国,成为拜拉席恩王国的开国国王,你就想下清醒的劳勃会是个什么角色。
与此同时,奈德之死还势必激怒整个北境势力,无数北境的高手和谋士可能会齐聚君临,想一想,届时的君临将多么可怕。瑟曦乱伦一事势必大白于天下,拜拉席恩和兰尼斯特之战不可避免,即便以泰温公爵和兰尼斯特家族的力量,先要对抗劳勃和北境,可能连一战之力都没有。在劳勃国王令下,艾林谷没有任何理由不出兵,巴隆大王也必须全程配合,否则劳勃搞完兰尼斯特,铁群岛可能会再一次被攻破,这次可能就是族灭的下场了。至于多恩,早就想出兵灭了兰尼斯特以报伊莉亚公主和她的孩子们被杀之仇,整个南境、北境和东镜的全境势力,外加大义在手,岂是兰尼斯特一个家族能够全面抗衡的?兰尼斯特被灭,其封地可能再次被其他领主瓜分,相当部分会被划入北境,北境既报了仇,又获得了王国不菲的补偿,必然息兵退出。劳勃国王还可以光明正大借此重新取个善解人意的王后,重新生几个不错的崽子,外加遍布七国的私生子,可以说是子嗣繁衍茂盛,简直就是皆大欢喜,劳勃说不定从此浪子回头,再次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好国王。
小指头得到什么了?什么也没有得到,战争期间估计还得心力憔悴地筹备军需,死在任上也说不定,完全是白忙一场,为他人作嫁衣裳。这能是咱们号称七国第一政治家的手段,显然不是。所以,第一个死的必须是国王劳勃。
怎么死暂且不论,只说劳勃死后的局势,暴躁易怒,心智尚未长全的小乔继承国王之位,愚蠢傲慢的瑟曦担任王太后,想想就十分美妙。如果预料不差,劳勃肯定会任命奈德担任全境守护者,直至小乔成年,至少遗嘱肯定会这样写。以奈德这样的实诚人,他必然还要追查王后乱伦一事,不管是对劳勃,还是对琼恩,还是对自己的内心,这个事情都必须追查到底。而一旦查彻清楚,小乔被褫夺王位,下一位顺位继承人就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以奈德的秉性,也必然会将七国大权移交给这位刚正不阿的龙石岛亲王。至于这位龙石岛亲王,有多少人不愿意看到他上台,代表坦格利安家族利益的八爪蜘蛛,亲王弟弟,风息堡城主蓝礼·拜拉席恩,众多在劳勃昏庸治下的朝廷众臣,比如我们的派席尔大学士,以及小指头自己这样的阴谋家,都将没有任何立足之地。
所以,奈德必然会挑起他与小乔为代表的兰尼斯特家族的争斗,而以奈德在君临的力量,如果他要摄政,单是劳勃的一份临终遗嘱是远远不够的,兰尼斯特家族必然临死反扑,奈德就要武力镇压,一场君临政变就会迫在眉睫。这个时候,奈德会求助哪些人?尚在君临的蓝礼·拜拉席恩,不好意思,二者的根本矛盾在于,蓝礼可不希望老哥当权,风息堡的怨念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散的,而奈德也肯定不会如蓝礼所愿,立个傀儡,自己当摄政王。说白了,蓝礼希望奈德摄政的原因是维护自己风息堡的既得利益,但奈德只一门心思地想把瑟曦和她乱伦的孩子驱逐出君临,然后按照七国礼法让史坦尼斯继承王位。二者矛盾不可调和。他还会寻求谁的帮助,小指头只有一个愿望,希望奈德寻求小指头自己的帮助。而且还要奈德相信,小指头的协助有着坚实的信用保障,但这个保障只有一个人来才能赋予,那就是奈德的夫人凯特琳。毕竟,当初为了凯特琳,小指头差点丢了命,所以对凯特琳的爱慕,就是小指头能给与奈德最坚实的信任。关键还在于,奈德这样的君子,对这种信任抱有百分百的迷之自信。但这就意味着凯特琳必须来君临,并当面将对小指头的这份信任给与奈德。这就是为什么小指头会策划针对布兰的刺杀事件,杀了最好,北境少一个继承人,珊莎作为棋子的效用就越大。没杀也没关系,不管杀没杀死,凯特琳都必然启程君临警告奈德身边的危机和兰尼斯特的危险,而那把用来构陷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的匕首,就将在其中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一旦小指头被奈德信任,那么奈德所有的计划小指头都将获得关键的讯息。甚至,以对当前君临各方力量的了解和对比,真正决定君临政变哪一方成功的关键力量,就是俗称“金袍子”的数千名君临城防军。好了,我们看看现任的城防军统领杰诺斯·史林特是个什么人才呢?见风使舵,贪财好利的小人,对小指头来讲,这就够了。只要把奈德成功后,杰诺斯将面临的局面和其中的利害关系讲清楚(主要是史坦尼斯继承后带来的威胁),并许以重利,杰诺斯就只能选择支持瑟曦。真正关键的地方也在这里,从后面提利昂直接免除杰诺斯的职务,任命佣兵多隆担任城防军统领来看,奈德在政变前是有机会掌握城防军这支国王的直属力量的。但是,愚蠢的是,他把这份信任和最关键的变量交给了小指头去协调,所倚靠的恰恰是他认为最坚固的,他的情敌小指头对他夫人凯特琳的爱慕。对读者来讲,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作为你的情敌不希望你早点魂归西天,还帮助你过得更好,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但对奈德这样的君子来讲,又那么的理所当然。所以,在权力的游戏中,奈德这样的君子,注定只能成为可悲的失败者。我不知道这是君子的悲哀,还是人性的悲哀。
一旦小指头成为左右君临政变的关键力量,这就意味着第二阶段的谋略基本成功了。小指头临时反水,奈德必然成为小乔和瑟曦的阶下囚,这样的奈德就如被关在笼子里的冰原狼,任由宰割。至于怎样确保奈德必须死,而不是因为向北境势力妥协,将奈德发往长城,以小指头对乔佛里的了解,稍加刺激,特别是政变时奈德还公然宣布小乔为乱伦的产物,不享有继承权这一条,就足够我们暴躁年轻的小国王砍十次临冬城公爵的头了。至于刑场执法官伊林·派恩爵士为什么敢于干脆利落的执行国王明显不符合任何一方利益的决定,砍下奈德·史塔克的头颅,这中间有没有小指头的暗箱操作,值得思考。马丁老爷子就在书中做了诸多暗示,指明伊林的行动幕后另有元凶。那么,这个元凶舍小指头还有谁?
好了,至此我们解释清楚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小指头要先杀死国王劳勃·拜拉席恩,再解决奈德·史塔克,而且劳勃之后奈德·史塔克的死亡之路已经铺好了,怎样赴死的方式都已经安排得明明白白。现在小指头只需要搞定一件事,在劳勃·拜拉席恩知道王后瑟曦乱伦,孩子们都是孽子之前,干掉这个天天酗酒的昏庸国王了。然而,这个对小指头来讲,恰恰是最简单的事情,他只需要借刀杀人即可,借王后的刀,砍国王的头。
当然,王后早就有剁了劳勃那颗大脑袋的念头,不过只是念头而已,瑟曦虽然蠢,但还是知道直接剁国王的头风险有多高,造成的风暴有多大。但现在,如果通过小指头的暗中运作,让瑟曦知道已经有人追查她乱伦一事,且国王随时都可能收到这份乱伦报告,那瑟曦就会争分夺秒地帮小指头干掉自己的老公。本来小指头运作还会花掉不少精力,才能将这份急迫性恰如其分地展现给瑟曦,但遇到奈德·史塔克这位铁憨憨,直接跑过去和瑟曦商量你要不赶紧逃命,我留你和孩子的性命这样愚蠢的正直和善良,那小指头连这一步都省了。至于广为读者所诟病的珊莎跑去找乔佛里告密事件,并不影响最终的结局,因为珊莎不说,小指头也会清晰地发出信号给瑟曦,再加上小指头自己掌握的关键变量,可以说,奈德必败无疑。
不过,这也很正常,一个绝顶聪明的阴谋家和政治家,为你的项上人头等待了这么多年,做了这么多周全而缜密的准备,设计出这么多一环扣一环层出不穷的诡计,就等你入坑,哪还有不成功的道理。至于劳勃·拜拉席恩之死,和奈德·史塔克之死一样,只是其中的一个关键策略,早已被小指头写上生死簿的人,不过就是命运巨轮下一颗更加璀璨的牺牲品而已。
至此,奈德·史塔克和劳勃·拜拉席恩之死,都已经指定了非常明确的刽子手——瑟曦·兰尼斯特和乔佛里·拜拉席恩,甚至奈德死亡方式都安排好了。小指头第二子已经成竹在胸,中国兵书上所谓的算无遗策,大概就是指培提尔·贝里席伯爵这样,将王公贵族从生算到死,每个人都在小指头的棋盘上,仿若提线木偶一般,被操纵着走向既定的结局。这就是人类智慧的终极表现之一:所有的人,上至国王公爵,下至平凡路人,尽入棋盘,皆受摆弄,无论权势,无论贵贱。
《孙子兵法》云: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矣。夫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矣。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

3落棋第三子:谷地守护者、鹰巢城公爵劳勃·艾林之死
我们写到小指头第二子已经算死了劳勃·拜拉席恩和奈德·史塔克,那么他的第三子将落在哪里?我们先暂时卖个关子,在此之前,我们聊一聊天下为棋中不在小指头的计算之内,但帮了小指头大忙的几个事件。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命去英雄不自由,大抵如是。
事件一:提利昂·兰尼斯特被绑架事件。
这件事不在小指头的计算当中,小指头派刺客去刺杀布兰的根本目的是让凯特琳·徒利前来君临警告奈德,借凯特琳之手将奈德的信任放置于自身,这是他所有计划里面很关键的一步。所以,为什么凯特琳一到君临,小指头的人就马上接应到了,这并不是小指头的信息网发达,小指头的信息再发达,也始终是青楼内的信息,怎么可能和情报总管八爪蜘蛛瓦里斯相提并论。瓦里斯都不知道,小指头不可能从情报上先于瓦里斯知道。唯一的原因只可能是从刺杀布兰,凯特琳离开临冬城,前往君临整个旅程小指头的人都在密切跟踪和监视了。
但是,小指头没想到的是,提利昂在回君临的路上,与北上回临冬城的凯特琳·徒利相遇了,结果临冬城夫人还把提利昂给抓了起来,导致兰尼斯特家族和史塔克家族矛盾提前激化,泰温公爵为了家族荣誉,直接领军北上,将小指头整个策划的进程往前多推了好几步。
事件二:乔佛里国王之死。
这件事同样不在小指头一开始的计算之内,直到小指头代表兰尼斯特前往高庭军团,以两家联姻,乔佛里国王娶高庭玫瑰玛格丽·提利尔为代价,获得高庭支持时,这个事情才被提上日程。
首先就是高庭荆棘女王这边,当珊莎告诉奥莲娜和玛格丽关于乔佛里的斑斑劣迹之后,荆棘女王就已经动了杀心。一个傲慢自大,残暴不仁,可能虐待自己孙女的国王,和一个唯唯诺诺、淳朴听话的男孩,当然是后者更适合当高庭玫瑰玛格丽的夫君。
再次就是泰温公爵的外公这边,作为乔佛里的外公,估计在乔佛里命令砍奈德·史塔克之后就想把小乔给剁了。况且,后面在君临和红堡闹出那么多幺蛾子,包括君临暴动事件,甚至只能派提利昂前往君临稳定大局。对泰温来说,听话的托曼王子比不听话的小乔国王,要容易操控得多,泰温几次在朝廷对小乔的示威,不无警告的成分在。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如果冰火中荆棘女王没动手,泰温最后也会动手的。
最后就是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对于弄死小乔国王,他当然乐见其成。当然,最重要的是,当他确认泰温和高庭有意就搞死小乔达成一致协议的时候,他再来引爆小乔与他叔叔提利昂的矛盾,最终让提利昂和珊莎受到谋杀乔佛里国王的指控,才能完全掐掉珊莎这个天真浪漫女孩的奢想(比如嫁给高庭继承人,瘸子维拉斯·提利尔),义无反顾地跟随她的“佛罗里安”唐托斯爵士前来投奔小指头。所以,他才费劲心思安排了一对侏儒前去表演,激化小乔和提利昂的冲突,这样针对提利昂的指控才显得水到渠成。
可能唯一不想小乔这么快死去的,就是八爪蜘蛛了。当然,瓦里斯并没有安什么好心,他可能只是觉得,留着小乔国王,兰尼斯特的统治会更快崩塌,有助于他和伊利里欧总督,以及黄金团的领袖们,帮助坦格利安家族更快地赢回维斯特洛的统治。
所以,小乔之死,其实是高庭、泰温和小指头三方势力相互妥协的结果,只要任何一方不想小乔死,荆棘女王就杀不了乔佛里。所以,小乔死的时候,泰温表现得很泰然,因为对这三方来讲,托曼王子比乔佛里是更合适的人选。这就是理智得显得无情冷酷的政治家,他们眼中,只有权势,其余皆可抛。
事件三:血色婚礼、席恩·格雷乔伊的偷袭
血色婚礼中,罗柏·史塔克和凯特琳·徒利被谋杀,席恩率领铁种偷袭临冬城,烧死了布兰和瑞肯,再加上在君临城失踪的艾莉亚·史塔克,直接导致史塔克家几乎全灭,只留下加入守夜人的私生种琼恩·雪诺和临冬城唯一顺位继承人珊莎·史塔克。
我前面说过,小指头策划奈德将珊莎带来君临,就是为有朝一日如果北境史塔克家族团灭后,小指头自己可以挟珊莎以令北境。但这不是小指头可以算定的棋路,所以是悬棋,悬而未决。但命运馈赠了小指头厚礼,让他这一步悬棋落子。(事实上艾莉亚、布兰和瑞肯都没有挂掉)中国谚语讲: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不是没有道理的。顶尖的政治家,一定是未雨绸缪,有备无患。
讲了上面三个意外事件之后,我们再来聊回培提尔·贝里席天下为棋的第三子,也是目前为止,我认为小指头可以真正能够计算到的临界点——峡谷守护者和珊莎。
前面我们说过,虽然培提尔贵为七国财政大臣,列席御前会议,但终究不过是统治阶层的代理人,国王要砍培提尔的头,都不带招呼的。培提尔真正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问鼎七国权力顶层,至少得成为一方诸侯,拥有自己的军事力量和封地才行。莱莎·徒利的存在,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小指头目前策划的最后一步,就是鹰巢城公爵,峡谷守护者,或者成为实际控制人。
从书中很多细节我们可以合理推测:对珊莎·史塔克,小指头执行了媳妇儿养成计划。不断的引导,不断的索要珊莎的吻。当然,摆在小指头首位的依然是权势,作为成熟的政治家和阴谋家,他比谁都明白,掌握了权势,才意味着掌握自己的命运。“小指头只爱自己”这句判断,可谓精准至极。
不管小指头有没有接回珊莎·史塔克,并将她改名为阿莲·石东。莱莎都必须死,这个脆弱敏感可怜的女人,为小指头奉献了一切,然而,她却是小指头所有策略里面唯一可能被突破的一环,只有她死掉,小指头的谋略才算真正的闭环,没有任何人能够轻易的击破。但莱莎一天不死,哪一天她发疯把所有的事实公布于众,小指头必将成为众矢之和超级战犯,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莱莎必须死。
莱莎死掉之后,即便小指头被封为峡谷守护者,对这个空降的守护者,峡谷人可没有丝毫热情的意思在里面,这样的权势并不稳固。而且,神经质一样的鹰巢城公爵劳勃·艾林,可不会一直都在小指头的掌握中,还不排除峡谷人将来推举更具统治力的艾林家族其他人来替代这位小劳勃。所以,小指头的最后一个策略,就是针对劳勃·艾林的项上人头。
我们刚才讲了,阿莲其实是贝里席赢得权势的核心棋子,在贝里席的计划中,针对峡谷中有权势的领主,小指头采取了远交近攻的战术,拉拢可以拉拢的,分化不能拉拢的,争取中间地带的,打击绝不低头的。并且,小指头将反间计也用得出神入化,林恩·科布瑞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同时,小指头准备将阿莲嫁给哈罗德,又称继承人哈利,因为他是继劳勃·艾林之后的顺位继承人,如果劳勃死去,他将继承鹰巢城公爵的爵位,而阿莲将嫁给哈罗德,这意味着一旦哈罗德死去,阿莲将成为名正言顺的鹰巢城主人,她的真实身份一旦同时公布,即珊莎·史塔克,北境的顺位继承人,临冬城的第一位女公爵,同时挟鹰巢城公爵之威,进可逐鹿中原,角逐铁王座,一统维斯特洛大陆,退可拥兵自保,互为犄角。
贝里席通过逐步在珊莎心里中建立起的信任和信服(参考PUA),摄政艾林谷和北境,成为实际控制人,就拥有了角逐维斯特洛大陆和问鼎七国权力顶峰的真正资格。所谓冰火版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外如是。
至此,培提尔·贝里席 天下为棋 的谋略我们已经全部分析完毕。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政治家和谋略家,如何通过自己的智慧,步步为营,建立起真正属于自己的权势和地位,问鼎权力顶峰的策略细节。
天下为棋 |结束语
真正让我们感到震撼的是,一个平凡的人,以一己之力,撬动维斯特洛大陆七国风云,无数的战争,无数的生命,无数的悲剧或者阴谋,都在他的棋盘上,在他的计算之内,各自的演绎着自己的命运,无谓悲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我们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挣脱命运的智慧,是真实的,摆布他人命运的谋略,是存在的。而我们,要摆脱属于自己的命运,打破社会阶层固化的枷锁,享受人类文明带来的曙光,享受作为一个高等智慧生命所应有的尊荣,切不可停止学习,蔑视智慧!
因为有朝一日,你迟早需要借助于智慧,来摆脱受人摆布的命运。人类的交锋,始终是智慧的交锋,亘古而来,均属如此。
最后,以杨慎(明)的一首词,来结束本篇,希望大家喜欢。
1
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Hengqu1949
为天地立心 |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