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这张图,让我想到了现在的互联网巨头,各个都是放贷高手。腾讯、阿里、京东、苏宁、360、金山、。。。。。。
难怪现在95后负债率这么高,到处都是随手可得的钱,只不过都是借的。
我即使投资这么多年,也从来不借款,做好资产再平衡。借钱投资,心态容易坏。另外,我也没这个本事。
《安全边际》这本书,作为拉卡曼34岁的成名作,非常了不起。虽然现在已经绝版,好在中国有盗版这样的在资源贫困年代给知识分子补充营养的渠道。
既然每周写文章了,我就把这本书的感想,做一个笔记,给自己总结,也和大家分享。
这本书,和其他价值投资书籍一样,七分理念、逻辑,剩下不多的案例和分析讲解。
书中由于是盗版翻译,也会出现问题,比如有这样一段阐述:“连续10年取得10%正收益的投资者,会比连续9年取得20%正收益,但第10年亏损15%的投资者财富增加多得多(卡拉曼举的这个例子,应该有误,后者总计收益率仍高出前者较多,但意思并没有太大问题”~~难道卡拉曼在这些简单的数据上会出现这么明显的错误?查友联版《安全边际》在P96,原文是“连续10年取得16%正收益”,查英文原版在P95,原文亦然。
好在大多数都是投资思想,如果是大量数字的书籍,盗版可要了命。
买盗版也实属无奈,毕竟英文版都买不到了,何况中文呢。
这本书分为三大部分:
1.多数投资者会在哪里跌倒
2.价值投资哲学
3.价值投资过程
我的笔记,通过原文的摘抄+自己的感想,蓝色字体是我的解读
《导言》
卡拉曼说,靠一本书无法成为成功的价值投资者,价值投资需要做大量艰苦的工作。只有极少数人愿意为此付出大量精力。(不要以为价值投资就是买入并持有,这是个结果,过程是对公司深度分析并且持续跟踪。一个股票,买入后长期跟踪和长期跟踪后买入,是完全不同的,后者才是更真实的操作。)
投资人就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因为他们,特别是机构投资人面临业绩压力,华尔街的奖励制度,使得他们卷入这场短跑的竞赛中,不可避免会被市场的时尚所吸引,并以这种时尚作为取得业绩的助推器。
在这种业绩压力下,当股价下跌时,你会更注重损失的恐惧感,而忽略了本身的价值。(当我们越注重短期业绩,越注重业绩对比,也就陷入了恐惧和贪婪之中,别人抱团,你不参与,你就输了成绩。那么,我们个人投资者,最大的优势就是没有业绩压力,你不和谁比,没有老板和客户的责怪,不靠股市养家,你就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让业绩更安全,而不是更优秀。起码对于我来说,每年要能保持正收益,比跑赢指数更重要。这也是我努力的方向。)
大多数投资者关注点是回报,而真正的价值投资者关注的安全。但估值是一项模糊的艺术,未来也不可知,难免会犯错,所以安全边际是万不可少的。(安全除了来自于公司基本面,也来自于股价的风险。而下跌择时释放风险的最好方法。可惜,下跌时有勇气的人,总是不多。)
第一章《多数投资者会在哪里跌倒》
马克吐温说,两种情况下他不应该去投机:当他输不起的时候,当他输得起的时候。
一个股票,有三种获利方式:
1.企业运营产生的自由现金流。(我们可以把它认为分红,也会部分反应在股价上。如长江电力,宁沪高速,中国神华等。这些公司除了折旧,几乎就是现金流的宝箱,旱涝保收一劳永逸。)
2.投资者以更高比例购买股票,反应在市盈率、市净率上。(靠提升估值,也只能用在一段时期或者少数股票上,比如白马龙头抱团,比如创业板行情,但最终如果失去业绩支撑,依然会回归理性。另外,你需要等别人更高的估值来接盘)
3.通过缩小股票价格与企业价值间的差距。(这个就是赚价差,利用股价的大跌。也是最常见的价值投资方式之一,5角买1元的资产,等他价值回归)
投机者对于价格的判断,是基于当前走势,预测下一步还会上涨或下跌,来进行买卖。并不是基于基本面的价值。从长远来看,股价反应公司的价值。
投机者总是被预测股价所困扰,他们会收集非常多的信息,看走势图,来预测后面的方向。沙丁鱼罐头的故事,是典型的的投机道理。
(我认为,A股投资者的现状,确实需要借助市场走势,判断和决策。我们不把所有话当真理,但价值的真理不能丢。)
投机客,买入估值过高的股票,盼望有一个更傻的傻瓜以更高的价格从他们手里买下这些股票。(技术分析,确实类似于击鼓传花的游戏,只是你也需要找个安全的接手点。价值投资,可以认为是抄底,技术分析也应该好好学习抄底手法,击鼓传花是市场的特性,你如何不做中后期接盘,是关键)
成功投资者,和失败投资者的区别?
成功投资者倾向于不情绪化,甚至善于利用他人的恐惧贪婪来为自己谋利。
他人的恐惧贪婪,体现在市场中,我们称之为——市场先生。
一些人,错误的以“市场先生”为投资向导,他们跟随它。当市场先生提高价格,便信任他,在更高的价格追进,好像市场比自己知道的更多。
现实是,市场先生什么也不知道,他是千万个不关心价值的投资者集体行动的产物。情绪化,不可避免的会亏钱。 如果能够利用市场先生的周期性,非理性行为,则有很大机会享受成功。
你必须独立思考,不被市场左右,你必须考虑价格与价值的对比,而不只是价格波动。
如果你以“市场先生”作为机会创造者,寻找价格和价值的背离,你具有了价值投资的素质。
证券价格的上涨,导致股价飙升同时,其内在价值几乎全部被兑现。(价值投资,波段交易,都是赚差价。他们虽然分析原理不同,但核心一样,就是股价的上涨会压缩利润空间,所以都要学会抄底。)
失败的投资者,会被情绪控制,反应在不冷静、不理智,从而贪心和恐惧。
有些人在买一台音响或电脑前,阅读很多资料,并去不同商家进行比较;而他们买入股票时,反而不会那种买电子产品时的理性和付出,在股票操作时荡然无存。
(卡拉曼后面讲到了80年代的贪婪和“收益猪”的故事,就是讲垃圾债。其实你在阅读时,发现即使如此成熟的市场,依然和我们A股没什么大的区别,高收益总是吸引着多数人,即使是机构化后,业绩考核在,他们永远会疯狂的逐利,毕竟成功的奖金是普通人半辈子的收入。当垃圾债给与高收益的承诺后,所有人的眼光都放在收益上,这和我们的P2P不是一样道理吗?15%的收益,在没有出现风险前,在销售员口口声声的多重保障下,谁关心风险?更没有人去思考常识。常识就是,你拿到15%收益,意味着项目投资起码30%以上收益,双方才能都有盈利。经济一差,都暴雷。
反过来,当股市2800下,长期年化15%收益并不是遥不可及,你却躲躲闪闪,偏要等到3500点喊牛市时才放心。 上涨的时候,并不是没有风险,只是盈利掩盖了风险。 下跌时看似风险很大,实际上正在酝酿下一个巨大的盈利空间,只是你只关心我明天别亏钱。)
许多人贪婪并坚持的寻找投资领域的圣杯,企图发现衣蛾成功的法则。
某些投资者采用过分单纯的向后看规则,比如 “买入低市盈率的股票”。低市盈率往往反映了公司经营不佳前景。
也有人会将个人经验投射到未来,结果用牛市学到的东西,进入熊市市场。或者相反。
金融市场太复杂了,不能简单地归纳成一个投资原则,任何成功的投资规则被人找到后,人们都将利用它,直到竞争消除了超额利润,于是寻求下一个有效规则的努力又重新开始。(有缺陷的投资方法,才是长期有效的。你必须接受,并且不必去想着怎么完善和解决这个缺陷。你要做的是执行,坚定地执行。 波段操作,也是一样。)
华尔街,本质是与投资人对立。
教师,医生,律师,会计师等,提供服务并收取费用,这并没有什么错。
而“高佣金”成为股票经纪人将证券卖给客户的强大动力。
对一种新证券的承销可能是一项价格过高或者缺乏考虑的交易,且常常通过“金融工程”对一些资产进行洗牌,而不是为企业内生性增长进行融资。
(股市,IPO发型新股,主要两类。一类是已经成熟的了,上市,就是为了套现。成熟了上什么市呢,又不缺钱,而投资人也赚不到成长钱。比如中石油为代表的的大企业,你说老干妈上市干嘛,不差钱,也没必要再发展成全球500强。这种企业上市估值不便宜,不值得投。还有种真的是需要融资发展,科创企业是典型。但这类企业往往刚孵化,未来不可知,也不能投。总之,刚上市的企业往往估值高,业绩不确定,所以卡拉曼他们考虑的股票都是上市5年甚至10年以上的。像富士康、分众传媒这种,我认为真的就是为了套现而上市的。)
华尔街的盈利模式,注定大家只关注眼前利益。1991年掀起的“资产证券化”风潮展现了华尔街令人作呕的伪善,那些债务高举的企业在这一波风潮中通过发行股票所得资金来支付债务。。。。。。。(这个名字好熟悉——资产证券化,呵呵)
一些人之所以为华尔街工作,是为了赚取高额收入,几年后离开华尔街。他们知道客户几年后会离开自己,蒙受损失的客户会换掉经纪人。(很讽刺,进入华尔街努力工作是为了早点离开华尔街)
这本书里竟然有特朗普。。。。。。过去就这么霸道
金融市场创新有利于华尔街但不利于客户。这些新的证券品种仅仅满足了华尔街的需求——对费用和佣金的追求。一项创新最初获得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最终这个创新项目是有价值的。(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做自己懂的)
客户经常会换掉表现最差的经理人,经理人活在这样的恐惧中,他们试图避免脱离大众。那些仅仅获取平均回报的经理人,失去客户的可能性大幅低于表现差的经理人。这使得多数经理人接受普普通通的表现。
(这个就是机构抱团的原因,宁愿随大众,也不能掉队。价值投资的基金很多,但不可避免的受到这个影响,他们追求相对收益。简单的说,大盘-20%,他们-15%就是自己感觉合格了,因为大家都输的很惨,这叫相对收益。所以要找到一个非常优秀的基金,非常难得,毕竟他们受到的制度的约束。
另外公募基金收管理费,所以他们在乎相对收益,在乎规模。而私募更会偏向于绝对收益,他们要拿提成。卡拉曼在这里要表达的,并不是基金必须做有个性的投资,而不管市场。而是希望基金为了盈利去做,而不是跟随指数。追随指数会有很多问题,下面会提到)
卡拉曼这这篇里讲了很多机构的问题,核心还是业绩压力,管理费诱惑,导致他们更偏向于不犯错,不掉队。
他说,随着机构管理规模的变大,投资1美元的回报将出现下降,因为出色的投资机会供应不足。(哇,想想当前的白马行情,不就是这样。好股票就这些,一旦被配置了,就没了,机构资金越多,越容易让大白马保持高高在上,也失去了捡便宜的机会。 美股更是这样,因为他们的机构化更严重,所以A股还是幸运的,什么时候真的去散户化,大家配置的都一样,那就长牛咯。 长牛意味着你再也没有机会赚大钱了!!!)
下面这段话,是贴在我的办工作电脑桌旁的,我无比的认同:
估计很多人看不懂,有人在我电脑旁看,也看不懂。
绝对回报,就是只看收益,不和指数比。说白了,你别跟我扯大盘好坏,你今年帮我赚了多少钱。
相对回报,就是相比于指数。和指数比,更容易体现出操作成绩,但有问题。
他说,如果机构能够管好自己的收益,争取为投资人做正收益,而不是天天研究是否跟上了指数,就不会去高估的时候买进去,更不会抱团行情下为了防止自己落伍而继续买入。
而获取正收益最好的方法是——捡便宜。
跟上指数,意味着大盘涨的时候必须加仓,大盘高的时候,只要继续涨就要继续买。而市场跌的时候,为了控制跑输市场的风险,必须减仓控制风险。
这样做,就容易推动指数疯狂时更疯狂。
这样做,就容易扔掉估值,而更重视指数的涨跌。
我们从巴菲特,施洛斯,卡拉曼,3位已经证明的投资大佬历史记录看,他们亏损的年份很少,而跑输指数的年份很多,但最终他们是赢家,复利远跑赢指数。
道理就一个:只要每年都能尽力的保持正收益,不管是否跑输指数,长期的收益一定是优秀的。这就是他说的,连续的正收益,比大起大落更好。
保持正收益,核心是安全的买入。
我也做不到这样的境界,我也会年年月月和指数比。
跑的好了,自己得意,价值投资春风拂面。
跑输了,反思自己,是不是仓位不够,是否节奏不对,是否个股选的不好。
但我去年开始,试图让自己跳出利益的捆绑。怎么办呢?
我买了大量的指数和红利基金,目的就是跟着指数。
这样,股票投资就可以安心做好自己的捡垃圾工作,管他是否跑赢跑输指数,坚决的捡地上垃圾,做好杂货铺低价进高价出的生意。
希望多少年后,能够有更多的经验和数据验证,向大家汇报。
第一章,还提到了指数基金,垃圾债等分析。
第二章,价值投资哲学,下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