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母亲
---写在母亲“三七”之际
母亲于我,有泉涌不尽之恩;我对母亲,是滴水难为之报。
连日来,在如潮涌动的哀思中,这是萦绕在我脑海里最多的一句话。
在我们面前,母亲就是一个大写的“人”,一座巍峨的高山。
(一)
母亲刚辞世的几天里,两件小事深深地触动了我想为母亲写点什么。
一件是,70多岁的大哥,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由于悲伤和劳累过度,第三天早晨重重地摔了一跤,绊断了两颗门牙,胸腔疼痛难耐,大哥强忍着,直到母亲“头七”后才回县城问医。这不仅让我看到一个长子对母亲深情依依的眷恋,更感受到一种担当、气度和胸襟。
另一件是,督河80多岁、严重痴呆的姑姑,在表姐告知母亲离世的消息后,反复念叨着一句话:“我嫂老了,对我好太太。”连自己儿女都认不清的姑姑,对母亲却那样的痴心、痴情,不仅让我潸然泪下、俯首长思,更强烈地震撼着我的灵魂。
(二)
回望母亲的一生,在长达一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母亲既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守望者、践行者、传播者,又修心养性、培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品质内涵。
母亲一生德仁处世、忠厚传家。母亲生于1927年腊月初二,17岁时与父亲结婚,比父亲大两岁。母亲常说:“你大那时就像个娃一样,啥事我都让着。”后来父亲到洛川工作,母亲和四大就撑起了种地干活、养家糊口的全部责任。那时家里穷、人口多、生活苦,母亲样样活儿都干,每次做下饭菜,先顶两个爷爷、两个奶奶及其他人吃(爷爷兄弟两人一辈子未分家,父亲过继给大爷),自己总吃剩下的饭菜。母亲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孝顺媳妇,二爷瘫痪在炕3年,母亲端屎端尿,像亲女儿一样伺候爷爷,从来没有埋怨、责备过一句。大爷逢人就讲:“我这儿媳妇对人好太太哩,世上就没见过。”母亲对家里人如此,对亲戚和邻里也是一模一样的。小时候不管走到哪里,你只要说是安子头村前场谁家的娃,别人都会另眼相看、以礼相待。
母亲一生恭俭淳朴、良善礼让。这是母亲最为鲜明的品格。母亲勤劳、善良、贤淑,在我的记忆中,母亲起早贪黑、含辛茹苦,采桑养蚕、纺线织布、碾米磨面、饲养家畜等,主理家务、一应吃穿。在我幼年到童年的时光里,几乎从来没有母亲睡觉和休息的记忆。小时候,每天晚上,我都是在母亲轻轻的缝补浆洗声中入睡的。母亲经常不脱衣服,睡个囫囵觉,我有时一觉醒来,看见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还在辛勤地操劳着。母亲总是说:“我娃好好睡,妈就快干完了。”特别是上世纪60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生活极度困难,母亲备尝艰辛,表现出常人难有的坚毅。母亲挖野菜、捡麦穗、养鸡养猪,粗粮细做,上敬老、下抚小,独当一面地挑起家庭生活沉重的担子。母亲曾经说过:“那时没啥吃,看到几个哥哥坐在门台台上饿的无精打采,自己就吃不下去,总把自己的那份让给哥哥们吃。”有时饿的没办法,母亲就喝点淡盐水充饥。母亲心地善良、乐善好施,一辈子做出了数不清令人钦佩的善事,凡有讨饭的赶上门来,母亲总要给一个完整的馍、一碗面。对村里有困难的人家,母亲总是尽量地给予关爱、帮助,在邻里乡亲中留下了很好的口碑。
母亲一生和亲睦邻、播洒爱心。母亲对子女和亲朋爱的深沉,把全部的智慧、心血和汗水都倾注在我们家庭上。母亲没有文化,但十分重视子女的学习教育,一生吃尽苦中苦,与父亲一起把儿女们一个个培养成人,有点儿出息。母亲不识字,但记忆力特强,把儿女、孙辈、重孙辈的生日记得牢牢的,快过生日的时候,总要早早提醒你。那时姑姑们回娘家,和母亲像亲姐妹一样,睡在一个炕上,常常拉话到半夜三更。母亲和邻里乡亲相处都十分融洽,从没见过母亲与人家吵架拌嘴,发生点小矛盾尽管有礼也礼让三分。
母亲一生乐观豁达、平凡刚强。母亲一生爱美、爱干净,把自己打扮的朴实、清爽、整洁、美丽。母亲有非常坚强的意志力,生活再苦再累,自己受再大委屈,从不埋怨指责。母亲曾患过严重的肺结核病,在当时缺医少药的情况下,这是一种比较严重的传染疾病。为了给母亲治病,大哥自学打针,坚持为母亲注射青霉素、链霉素等药物整整一年多时间,直到肺结核痊愈、钙化。母亲总是乐观、开朗、阳光,即使晚年也坚持生活自理,从不给子女添任何麻烦。
(三)
母亲一生是幸福的、美丽的、快乐的。多日来,总感到母亲就在哥哥、姐姐家,就在塬上老家的小院里,就在我家的沙发上、床头边,慈祥的面容、亲切的话语、甜蜜的笑声,勾起许多美好的回忆。母亲就在眼前,从未走远。
有母亲的日子里,是幸福满满的。对我们家庭来说,母亲是四世同堂;对我们家族来讲,母亲是五世同乐。小时候,总认为母亲是最有本事的人,母亲手巧,针线、杂活做的特别好,人见人夸。母亲从不知疲倦地干活,干完地里干家里。那时,家里日子虽然清苦,但每年的窗花贴的是多多的,每天的盆盆罐罐擦的是亮亮的,子女平时的穿戴始终是整洁干净的。 记得上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我吃不下黑黑的糜子馍,母亲几次用小铁勺炒一个刚下的鸡蛋,下课时悄悄叫我回去吃,那种独有的蛋香味至今回味无穷。前几天听大哥说了一句话:“妈妈走了,自己一下子变大、变老了。”正如姐姐“离愁”里写的“我们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这让我深深感受到,妈妈在的日子里,我们永远不会大、不会老。
有母亲的日子里,是其乐融融的。母亲和父亲一生辛劳,为家庭、为子女付出了太多、太多。母亲晚年的时候,39口一大家子人,子缠孙绕,其乐融融。特别是每年母亲生日的时候,一家人聚在一起为母亲祝寿,孙辈的小礼物,常常让母亲笑逐颜开。母亲不论到谁家生活,都是幸福快乐的。这多年,母亲在姐姐家生活的时间也不少,姐夫像亲儿子一样,给予母亲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和伺候,母亲常说:“你姐夫对我好太太哩!”母亲与孙辈、重孙辈也是亲上又亲,卓鹏、露露、阳阳、彬彬、浩浩、珂珂、波儿、坨坨、虫虫以及楚楚对奶奶、老奶奶的那种亲,特别是母亲见到小卓仪时的灿烂笑容,让我强烈地感受到什么叫天伦之乐。
有母亲的日子里,是乡愁淡淡的。对家乡的记忆,就是对母亲的记忆。母亲秀美的容颜,就像家乡的山山水水一样,永远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我19岁时参军入伍,离开了父母,也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土。在20年的军旅生涯中,与父母聚少离多,更谈不上尽孝心了。特别是母亲晚年的时候,由于忙于工作,陪伴、伺候母亲的时间少而又少,心里常怀内疚、惭愧和不安,母亲却是那样的宽容、大度和体谅,从没埋怨过一句。我有时晚上回来晚了,母亲都要几次起床,看看门口的鞋子,直看到我的鞋子摆在那里,才会安心的睡去。2015年老院翻修后,了却了母亲和父亲多年的心愿。在二哥、三哥、姐姐的陪伴下,母亲在小院里幸福地生活了几个春夏。每次有儿女、孙辈们回去,母亲都高兴得睡不好觉,早早地等候在哪里。每当坐在宽敞的院子里,坐在母亲的炕头,与母亲睡在一个炕上,仿佛又回到儿时的快乐时光。与母亲拉家常、谝闲传,欢声笑语荡漾在小院的角角落落。要走时,母亲总是那样的不舍,把大家送到大门口、大路边,安顿了再安顿、叮嘱了再叮嘱。
(四)
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没有多少文化,但母亲一辈子守大德、懂大义、知大礼、有大爱,不仅为我们树立了光辉的典范和榜样,而且形成了一些富有哲理的人生信条,给我们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我们学习、思考和借鉴。
母亲常讲:“将心比,都一理。”母亲一生都想着他人,唯独没有自己。缅怀母亲,我们要像她老人家一样,宽厚、大度、包容,多换位思考,多体谅别人,多尊重彼此的付出,用心交心、以诚待人。
母亲常讲:“我这一生爱人不爱钱,钱出在世上,把人看重些,把钱看淡点。”母亲一辈子没有管过钱,也极少花子女的钱。一身衣服、一件东西总是穿用几年甚至几十年。缅怀母亲,我们要像她老人家一样,把亲情、友情看重一些,把物质性的东西看淡一些。
母亲常讲:“要记着别人的好,不要有害人之心,更不要日弄人。”母亲一生积德行善,自己对人的好从来不说,别人对我们家的好,总要求我们记着。缅怀母亲,我们要像她老人家一样,为人处事豁达大度,向上向善,用真心真情对待亲朋好友。
母亲常讲:“现在日子好太太,你们都要过好自己的光景。”让子孙过上幸福的生活,是父母一生追求的目标。缅怀母亲,我们要像父母亲期待的一样,把小家庭培育好、经营好,让我们的日子平实温馨、淳朴红火。

(五)
母亲走了,去寻找天堂里的父亲,父亲从此不再孤单。
母亲走了,走的是那样纯净、安详和刚强,带走的是对儿女子孙的不舍与牵挂,留下的是博大、深沉、细腻的爱。
母亲走了,从此再也体会不到与母亲手拉手散步时的美好与温馨,再也感受不到与母亲拉家常时的甘甜与亲切,再也享受不到母亲坐在自己面前时的温暖与幸福。
纪念母亲,我们要倍加珍惜父母亲留下的好传统、好家风,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倍加珍惜父慈母爱凝聚起来的血脉亲情,倍加珍惜彼此之间的团结友爱,携手并肩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写母亲,总感到资格不够、沉淀不深,生怕把母亲写小了、写轻了、写淡了。好在都是知根知底的亲人,大家对母亲有更为深刻的认识和理解。我只写了点滴感受,以寄托对母亲的无限哀思。
文字有短长,思念无尽期!
儿:怀国
于2019年6月22日凌晨
长按二维码
关注洛滨文学
投稿须知
感谢有您的鼎力支持和热忱合作,让《洛滨文学》与您同行!
一、欢迎多种体裁的文学艺术作品。文章必须符合法律法规,弘扬正能量。
二、作者一经投稿,便视为同意平台有修改稿件的权利,如不同意修改请注明。
三、来稿必须原创,拒绝抄袭和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来稿若在15日内未收到采用通知,请另投别处。在公众号咨询的作者请先关注公众号,否则无法回复留言。
四、平台以五日之内赞赏的70%作为作者的稿酬,其余为平台维护费用。稿件推发后二周内发放稿费,没有赞赏则没有稿费。5元(含五元)以下不予发放,发放后超过二十四小时不领视为自动放弃。投稿后请添加总编微信,以便领取稿酬。
五、本平台所发俱为作者授权原创作品,如需转载请与本平台主编联系,否则平台将会维权。
六、本平台有微信公众号《洛滨文学》、今日头条头条号《鄜州时光》。来稿先在公众号发表,后可在头条号推发。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总编:葫芦河
编审:文君
总编微信:wangsj4708
主编:妮儿(微信投稿请加13772875364)
编辑:蓝天 编辑:轻舞飞扬
编辑:撇捺人生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