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面洽川文学关注我们
总第043期
“夏日的故事”征文001号
怀念夏日的鸣蝉
姜利威
喜欢这些声音,仿佛没有了它们的叫声,夏天,就不像是一个夏天了。
乡下夏日的午后,蝉鸣声声,一浪高过一浪,那激越的叫声,在你的耳朵里汹涌澎湃,仿佛是一场别样的演出,不知疲倦,激情不减。
躲在茂密的枝叶间,却很难发现它们的身影,但它们又是真实的存在,此时,这叫声,就是这天地间最嘹亮的歌唱,似乎此时其他的声音,都可以忽略不计,就连那些平日里清脆的宛转悠扬的鸟鸣声,都暂时失去了自己的优势,仿佛被覆盖或者淹没一样。蝉鸣,举起夏日阳光和火热的旗帜,尽情高歌。
在盛夏的蝉鸣时光里,我们那时总是喜欢一人一蒲扇一小凳,一片小树林里的时光,就是这样的悠闲自在,在村外的小树林里,大片大片的树荫下,总会有三三两两的乡亲们在此乘凉,丝丝缕缕的阳光,从树木的枝叶间洒下来,同时一起落下来的还有那些蝉鸣声,有风时,大家手中的蒲扇,基本是不用动的,没有了风,就要不停地摇晃了。这摇晃着蒲扇的时光,就像是我们逝去的青春岁月一样,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想想,那时的日子,就是悠闲,大家或说笑,或聊天,或者小孩子们缠着大人讲故事,那些故事,就算是听过几遍了,但当再次讲起时,我们还是会不厌其烦地认认真真地去听,像第一次听到时一样。
那时的乡下孩子,缺少玩乐的东西,一到夏天,下河捉鱼,上树掏鸟窝,玩弹弓,跳皮筋,踢毽子,就是最大的乐事了。而捉鸣蝉,绝对算得上是其中最有情趣的一种。
坐在树荫下,听着它们高一声低一声远一声近一声的鸣叫,就会忍不住地去搜寻它们的身影,循声而至,于一次次的搜索中,你还是会有自己的发现,它们那不大的个头儿,和黢黑的身体,会趴在一个隐蔽处,看似一动不动,其实发出声响时,它们的身躯是在不停地抖动的,这些只有当你把它们捉住拿在手中时,才能真切地感受得到。
其实,从古至今,文人墨客对蝉有许多醉美的书写,比如辛弃疾的“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比如柳永的“寒蝉凄切,对长亭晚”,比如王籍的“蝉躁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比如姚合的“过门无马迹,满宅是蝉声”,当然其中我最喜欢的还是属袁枚的《所见》:“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这样的诗句,不就是对我们眼前现实生活的一个真实书写吗?骑着黄牛放牧的牧童,走在蝉鸣声声的树林里,正当自己想捕捉它们的时候,这些小精灵们,瞬间就闭住了嘴,就像是在故意和这小小牧童玩着捉迷藏的游戏一样,多好!
小小的蝉儿,生命也是极其短暂的,就是一个夏天。秋天到来的时候,它们的时光也就走到了尽头,舍不舍得离去,终究都要离去的,就像是我们人的一生一样,即使有着再多的留恋和不舍,但每个人都会有生命的终结,离尘世而去。
想一想,既然无法改变生命的终老,就不如改变生活的态度,提高生命的质量,就像那蝉的引吭高歌,用生命的热情,燃烧整个夏天。
我喜欢蝉,一直怀念那遥远记忆里的蝉鸣,在草木葳蕤生机勃勃的夏天,那看似弱小的生命,却用自己最高调的方式,活出自己短暂而精彩的一生,是啊,生命不在于其长短,而在于其是不是活得精彩,活出了生命的意义。
夏天的蝉鸣,心灵的回声。
作者简介
姜利威,河南濮阳人,自由职业者。在《诗潮》《上海诗人》《散文诗世界》《牡丹文学》《葡萄园》《中国国土资源报》《宁夏日报》《羊城晚报》等发表各类作品800余篇,获全国性征文奖60余次。
洽川文学投稿须知“洽川文学”感谢您的积极投稿,投稿要求必须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
投稿形式:作品+作者简介+作者照片+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hcwxbjb@126.com。
征文作品展示
【洽川文学】“夏日的故事”征文启事
喜欢我请分享你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