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喜爱,我使用五颜六色的彩色锦线绣十字绣好多年了。我绣出了寓意荣华富贵国色天香的中国画《牡丹》图、锦上添花的《花好月圆》、五光十色曲线优美的《瑞典语字母图》、国粹七个《京剧年谱》、齐白石的《对虾》,以及结婚喜庆的《鸳鸯戏水》、黑色高跟鞋《钟表》等,大小共计16幅,各个绣品寓意深刻、风格迥异,精彩纷呈。其中《福》《鸳鸯戏水》《对虾》《两个狗兄弟》,我当作礼物送给了亲朋好友。
我的第一幅十字绣是我用金黄色小珠子穿成的一个红色的《福》字,它端正劲美,遒劲有力,是百“福”图中的首选,我送给了我二哥,祝愿他阖家团圆,幸福满满。
牡丹,是深受诗人、作家、画家等文人墨客青睐的创作题材。历史上,古往今来为牡丹写下赞美诗篇的诗人不胜枚举。诗人白居易在诗歌中这样描绘牡丹:
惜牡丹花二首
其一:翰林院北厅花下作
惆怅阶前红牡丹,晚来唯有两枝残。
明朝风起应吹尽,夜惜衰红把火看。
其二:新昌窦给事宅南亭花下作
寂寞萎红低向雨,离枝破艳散随风。
晴明落地犹惆怅,何况飘零泥土中。
牡丹花种类繁多,约24种之多。色彩鲜丽、醉人,有红色、粉色、白色、紫色、绿色、黑色(浅紫色),其中,黑色和绿色的牡丹比较珍贵。
我曾在绣制十字绣《牡丹》图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牡丹》图是一幅国画,我想,既然是一幅国画,就应该让它表现出完整的国画神韵来。为此,我特意在这个绣品的右上角设计加盖了我的篆字印章“盈”字,且将原图上的“丙午”年,大胆更改为“庚寅”年——那年是旧历“庚寅”年,并将阳历公元年2010年也绣在了作品上,以示纪念。时间如白驹过隙,掐指算来,这幅画诞生后已经跟随我走过了近八个春夏秋冬。虽说自己过的小日子算不上“荣华富贵”,但是这幅画着实让我的斗室增色不少,暖意融融。
一幅巨大的十字绣《牡丹》图刚刚完成,又一幅十字绣在深深地吸引着我。
有一天,我独自一个人逛商场时,发现了一幅苏格兰情调的十字绣《花好月圆》很好看,美不胜收。我矗立良久并流连忘返于它的面前,感觉似曾相识:黑色的底子上镶嵌着一个乳白色大盘子,直径约35厘米。光线从盘子的左侧向右侧氤氲地缓缓散开,深入浅出;十二个黑色阿拉伯数字在乳白色大盘子上点缀了一个柔和典雅的瑞士钟表,钟表上面用英语流利地书写着一句线条优美的诗句: “Cherish time , enjoy life。”——“珍惜时间,享受生活。”再往盘子的下面端详,有一张桌子,桌子上罩着一个带有花边的白色台布,台布上摆放着一个插满了橙色玫瑰花的花瓶,还任意散落着一枝枝温馨的橙色玫瑰花,黑色、白色、乳白色、橙色、绿色以及光与影等所有景致有着完美的结合,画面感、质感强烈,美轮美奂,似乎让人触摸到大地万物复苏,春上枝头、春暖花开的春天来了。
国粹七个《京剧年谱》,它们分别演绎了七个历史人物:项羽、姜维、王陵、颖叔考、姚期、齐天大圣、马谡以及它们背后的历史故事。
绣十字绣的时候,为了省时、省力、针脚匀称,我既运用了数学课本中的对角线知识,又采纳了物理学中参照物的对比原理,以及美学上有关色差的常识,在这些知识的引领下,我的针线交织起来不但手法不乱,且平整美观。常言道,熟能生巧,随着我绣品的增多,我的十字绣技术日臻娴熟,完全可以做到:绣完同一种颜色后再绣其它的颜色、从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作为我的起始地点,不分前后,不分上下左右,想在哪里停顿就在哪里停顿,想在哪里开始就在哪里开始,做到了游刃有余。
每一幅成功的十字绣,都生动讲述着人们在生活中所历经的甜酸苦辣咸:有成功也有失败,有耕耘也有收获,有困惑也有感悟。——一年中,人们从期盼、向往的幸“福”开始,进入“花好月圆”的春季,过着绚丽如“牡丹”般的日子,演绎着戏剧一样的悲欢离合与阴晴圆缺;指缝里穿梭的美传递着真善美,是对生活的肯定、赞美与歌颂......
胡盈兰,女,1965年生于兰州。英语本科学历,擅长英语,喜欢文学,2014年开始文学创作。曾在《兰州晚报》发表文章《兰州瓜果》和《庆阳刺绣》,并于微信公众平台二月风文学社发表文章《妈妈的针和线》、《No.24》、《你好,旧时光》、《牵牛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