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诗天子关注

点评简介
李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多部诗集和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作品两次获《诗刊》奖、两次获《星星诗刊》奖。诗集《独步爱情》、诗集《又见江南》获浙江省第二届、第四届文学奖。1991年参加《诗刊》社第九届青春诗会。
作者简介
简介:晓角,原名李华,十六岁,内蒙古人,自小因为母亲有精神病和家庭的缘故不能上学,靠外公帮助自学识字,热爱文学。
点评
著名诗人李浔
读了几首晓角的诗,发现这个十七岁女孩是在用心血写诗,苦难是装不出来的,可以看出她诗中的苦难,已在苦水中浸泡已久。
同样,真情也是装不出来的。她在《母亲于我》诗中写道“冬天,一块上霜土豆的梦里/我和七十年代重合”,“双手紧握,眼睛里长着春天的草”。在前半首诗中可以看出她在想象母亲的十七岁的情景,后半首诗却牵引出自己十七岁的不幸。“黑夜留下空白的今日/天明却总是咬破我的枕头/扔出一滴泪水就扔出一个季节”。诗中意象贴切,用词也自然,流露的感情可信。
《深秋落日》是首怀念父亲的诗。该诗在语言上明显比《母亲于我》成熟。有些诗句还富有张力,让人联想。该诗用“骨节”这个意象贯穿全诗,形象生动,如“我们的骨节才会感受农具”,“吱吱呀呀/房梁和门楣/骨节酸痛/寒风就和头疼一起袭击了她”读这样的诗让人心痛。
当然,晓角的有一些诗还存在立意的拓展还不够,在语言上也有些粗糙。但这不算什么,因为她还只有十七岁,更主要的她有真情,她还没有被“伪抒情”污染。 我相信晓角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诗人。

晓角的诗
母亲于我
冬天,一块上霜土豆的梦里
我和七十年代重合
那个火热,青春
黑发长在天上的年代
农田里供奉出你来
我的母亲
听说也是十七岁
一百七十厘米高
双手紧握,眼睛里长着春天的草
前路漫漫,足有村口到考场的距离
在路边我看你走过后
也许只有榆树会解释你的命运
而现在
我也正十七岁
没有双手,站成一柄锹把来挖掘自己的脑子
却常常在秋叶中失败
这又该列成哪个公式
黑夜留下空白的今日
天明却总是咬破我的枕头
扔出一滴泪水就扔出一个季节
而危险的是
我或许只能在梦里见到你
高举的青春
深秋落日
只有在这样的天气里
我们的骨节才会感受农具
从而,思及未来
一条路
村庄和城市这个寡妇牵着的腰带
收获时,碾过玉米,麦子,头巾和倦容

蒲公英总在深秋哺育土地
父亲走了,一座土屋就走了
连同驴车和农具
一步一步
吱吱呀呀
房梁和门楣
骨节酸痛
寒风就和头疼一起袭击了她
那时候我们坐在炕上
总会想起冬天
像深秋那样想
一牵一牵的想
李华(致敬郑小琼)
十七岁,你不再愿意谈起自己的过去
更不愿,奢谈什么未来
或,梦想
十七年前的早晨
你大哭着来了
内蒙古,农村,危房
五十岁的暴躁却勤恳的父亲
三十六岁,疯癫了近二十年的母亲
一头驴,三口之家
2003年,盛世的末尾和开始 亳无预兆
后来你听说
他们管八零后叫幼稚
管九零后叫脑残
管零零后叫“。。。”
然而他们并没有叫你什么
这让你难过
七岁,你觉得你要上学了
在外婆的村子里住了三天
不出所料
母亲三天不吃不睡
你拉着外婆的手回家
二十里山路是一条绳
你蚂蚁一样走回来
她在源头白发苍苍
九岁,开始干农活
危房是个好地方
水流下来,把屋顶坠成肚腩
玻璃压出闪电
你说,在外公的帮助下你识了几个字
你就觉得生活像那种母亲小时候学的
艰苦小说
十岁,农田里你醒了思想接踵而至
你没有上过一天学
却识了字
你有爸爸妈妈
他们却一个年迈,一个疯癫
你住在危房里,却没有饥寒交迫
不好不坏,不上不下
这一切,让你生平第一次惊诧
十二岁,你知道你该干什么了
在父亲侮骂母亲时大吵大闹
在母亲不换衣服不吃饭时哭声震天
在村民们说你家是“凑合人家”时
心痛如刀割
你要一个正常的家,父母年轻,父慈子孝
母亲勤劳
上学,回家吃饭,
你日夜的想,没有结果,你觉得你仿佛懂了,生不如死,暗无天日
甚至,想去坠落
因为电视剧里上学的女孩,很多都坠落
十四岁,彻底醒了
村长经常来你家
说动你父母。让你上学去
你羞涩的应承着,一边剥着玉米手很小
眼睛很亮很亮
你是体制外的一条鱼无依无靠
没有月亮也没有将来
那一年你干农活的时候身体经常发痛
躺一会儿手就会压出淤青
你神志恍惚,一切都不真实
每天都失眠,大睁着眼在父母的鼾声中
等待天亮
他们说让你上学去
同时说不让你上学去
日复一日,从春到秋,希望乍起乍灭
九月一号,父亲割地去了
母亲躺在炕上
你来到院子里
坐下来,很正常
你想自杀,却手无一物
或者。也心无一物
十六岁,十个全履盖,你真正的伯乐
两间砖瓦房,劣质水泥,倒也俨然
这是扶贫房,你低着头走进去
盛世,明君,大恩大德
百年难得一遇
你这一代却遇上了,真幸福
十七岁,起床,叠被,喂鸡,出门
下田,洗全家的衣服
有了第一部手机,手机里有莫言,余华,贾平凹。。。
你每天心平气和的生活,如一位老者
日子是好的,痛苦还在,却不再锐利
只是,那些无人知道的
过去的记忆
总会让你不知如何安放
绝句
坐在这儿
坐在一片儿土炕上
十七岁,牙咬碎冰
风却刮不灭她衣服里的炉火
怎么办?去学校里
用后背接天上的闪电
还是等这双手钙化?
连同茧
连同农民
连同母亲
那五十岁的疾病的咒怨
初雪
在这个冬天
她亲吻火
亲吻每一张
疼痛的脸
以炉子的姿态
盈盈一暖间
而双手却粗糙如砖瓦
砥砺难行
在冬天
她的头发是一场风雪
倏忽深夜入寒门
抚平冰冷的
童年

朗诵简介
子宸,国家级普通话测试员,普通话与诵读培训教师。内蒙古化德县文联特约主播,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作协会员,乌兰察布市集宁区作协会员、化德县作协会员,乌兰察布市白泉山书院会员。其散文、小说散见于《敕勒川》《白泉山书院作品集》《化德县文联》文学公众号,乌兰察布日报、广播电视报及多个网络平台
诗天子诗刊正刊规则
1、本平台致力打造纯粹的诗歌阵地,不套路,不私下约稿和投稿,全部以邮箱投稿。现代诗旧体诗均可投稿。
2、凡上刊诗歌均每首200--500元人民币作为稿酬,这是给予作者的劳动报酬。对作者在阅读量点赞率以及其它等方面不作任何要求,赞赏70%归作者所有,30%留作平台运转经费。
3、来稿必须原创,不能重复投稿,文责自负。不需简介,不论身份全部以文字论英雄。为了便于编辑组稿,请用宋体五号字从左规范编辑排版,文末注明联系方式和微信号。投稿以附件发送并粘贴在正文里,邮箱主题注明现代诗或旧体诗即可。
4、来稿在15天内未收到回复可自行处理,稿件必须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一经录用平台有权集结另作它刊。
5,同时正刊会于平台每月发约稿函通知。

《诗天子》诗刊编辑部
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告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