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应该不算标题党吧?每天直播练摊练字,不到一块钱,确实是地摊。这是今天早上的直播回放片段,在字里行间涂鸦,讲“迹”与“所以迹”的关系,终于达到了地摊书法的境界:
下面这些字就是在视频中写的,拍了几张微距,看清地摊本质:

视频中提到拙文《迹与所以迹》是去年底为清华举行的第七届全国古典学年会写的。文章尚未发表,这里分享一下当时做报告时的一小段录音:
视频中还谈到书法与当代艺术的关系,这一点是地摊性的关键。我虽然提倡和实践古典书法,但并不排斥当代艺术。我甚至觉得,书法也许是人类艺术史中最早的先锋艺术。它是如此先锋,以至于没有必要去提“书法与当代艺术的结合”。因为书法本来就是,自古以来就是,很当代的。
古典并不等于古代。古代是过去了的东西,古典却是在每一个时代被重新激活的永恒生命。
其实,无论其传统形态还是当代呈现,书法的视觉形象总是强烈地指示着身体的动作。在书法作品中,书写动作虽然已经消逝,但在书法作品的“迹”中,“所以迹”的身体动作和生活情境总是可以在观看活动中被重新激活的。这就像合法占道经营的流动商贩,所到之处即其店面,寓诸无竟。
任何时代都是在古今之间的张力中展开的时代。不存在无今之古,也不存在无古之今。实际上,并不是先有现成定格的所谓古代和现代,然后有古今之争;而是先有古今之争,然后才有古代和现代的区分。古今区分发生在每一个时代,因为只有这一区分的发生才使得一个时代成为一个时代。
所谓“当代”这个词,尤其能说明这层意思。“当代”并不是某个固定的时代。“当代”总是活的,是指每一个时代的人所当的那个时代。一个人之所以能当其时代,处身其中,就是因为古今之争的张力能敞开一个领域,使人能置身其中。每一个时代之所以能作为一个“当代”而“有所当”,就是因为每一个时代都有其古今之争的张力开展出来,为那个时代撑开其所“当”的时代问题意识和历史使命。
传统是不竭的货源,而鲜活的当代日常书写则是寓诸无竟的地摊。
欢迎一起练摊练字(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
下面是一些网课学员的习作:

点“阅读原文”逛古典书院更多地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