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不凡》

林北林楠苏婉《生而不凡》全本(免费,已完结)阅读

(无错版)生而不凡林北林楠苏婉

林北林楠苏婉(全集/观看)生而不凡林北林楠苏婉

1

生而不凡

第1章

江北省,青州市!

机场!

林北踏着一双特质黑色战靴,从专机之上走下,身材挺拔,眸若星辰,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迎接林北的,乃是一个身着黑色制服,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子!

即便是一身制式服装,也难掩其身材,反而更平添了几分别样的you惑。

只不过,林北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的美景,而是陷入了沉思:“朱雀,交代你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五年前,他年少有为,仅仅二十岁,便是创立了北青集团,成为了青州企业中的一匹黑马,市值不断翻倍,然而,就在他意气风发,准备上市之际,却是遭到合伙人陷害。

被公司副总裁唐青竹下药,诬陷他强奸,并且让诸多媒体记者,拍个正着!

然而,当时他药性发作,神志不清,狼狈逃跑之后,隐约是被一个女子所救,这才救回一命!

只是,等他清醒之时,便是已经在监狱之内了,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入狱一个月之后,他便是被挑选进入了一支神秘部队,开始了五年戎马生涯。

五年来,不断的征战,始终抽不出身来。

直至今日!

功成身退!

退役归来!

这,是他的一个心结。

闻言,朱雀当即是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报告天策,已经有一定线索了,最迟今晚,一定会有结果。”

清脆的声音之中,是仰慕,敬重,以及畏惧!

“好!”

闻言,林北浑身一震,冷漠的脸庞之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但随即便是剧烈的咳嗽起来。

朱雀赶紧掏出一块白丝手帕来,递给林北:“天策,您没事吧?”

英姿飒爽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如果不是一个月之前,那一战,眼前这个堪比神一样的男人,何至于受伤如此之重!

但也正是那一战,斩尽来犯之敌,让这个男人,彻底封神。

而后,于巅峰处,光荣退役,转而执掌华国最神秘的组织“天策”!

获封天策之名!

天策二字,不仅为名,也更是一种无上荣耀,一种信仰!

林天策,便是一个活着的传奇!

也正是因为此,从“北境统帅”的位置上,退下来之后,林北不再需要坐镇北境,他,这才是有时间,回青州!

“我没事!”

林北再次咳嗽两声,拿开手帕,手帕之上,尽是一片鲜红之色,他却仿若未见一般。

“百善孝为先!”林北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家人的身影来,“等我换身衣服,先送我去林家!”

随后,率先踏步,走出机场,朱雀恭敬,紧随其后。

青州,我回来了!

一切恩恩怨怨,都将有个了结!

......

一处老旧小区之外!

林北驻足!

林家,对他恩情似海。

尤其是他的养父,林安国,将他从孤儿院领养回去之后,视如己出。

即便是后来有了亲生女儿林楠,对他的爱,也从未有丝毫减少!

养父林安国,曾经不止一次的说过,等他和林楠两人长大后,就结婚。

肥水不流外人田,亲上加亲!

而林楠,从小和林北也很亲近,像个跟屁虫似的。

林楠身上有几颗痣,在哪个地方,林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果,当初他没有被陷害入狱的话,现在,跟林楠说不定都结婚了。

想到此,林北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如今,时过境迁,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年少有为的青年企业家了,在外人眼中,他只是一个入过狱的强奸犯。

恐怕,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很快,林北便是把这些想法,甩出了脑海。

踏步走入小区!

即便是五年没有回来了,林北仍旧是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林家。

五年铁血生涯,让林北早就养成了不苟言笑的习惯,不怒自威!

到了门前,林北想了想,脸上忽然是带上了一丝和煦的笑容,身上那股叱咤风云的气势,缓缓消失,宛如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邻家小子一般。

只是,脸上带着一丝苍白之色,看起来,有些病恹恹的。

这才敲响了房门!

没多久,房门便是被打开。

“谁啊?”

一个中年妇女,出现在林北眼前,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但很快,她脸上的笑容,便是渐逐渐凝固。

“你......你是......林北?”

中年妇女的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妈!”

林北出声叫道。

“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中年妇女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家里出了个对女人用强的罪犯,这几年来,他们没少被人指指点点。

“淑华,谁来了啊?来者是客,赶紧迎进来,吃顿便饭!”

这时,一个拿着烟杆,两鬓斑白的男人,也是出现在林北眼前。

见到他后,林北浑身微颤。

“爸,少抽点烟,别不把身体当回事!”

林北出声道。

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

“小北?”

林安国抽烟的动作一滞,好像有些不相信,狠狠的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应该是感觉到了疼痛,又是上下打量了林北两眼,这才是无比激动:“小北,你终于回来了,这些年你都在哪啊?”

当年,其他人都说林北未遂被判刑,唯独他林安国,打死都不信。

可林北自从入狱,从此以后,便是杳无音信!

他就连想要探监,都找不到地方,找不到人!

“爸,此事一言难尽!”

林北神色复杂。

“没事没事,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以后咱父子俩慢慢说,有的是时间!”

林安国眼睛微红,神情激动。

“你拦在门前干什么?快,快让小北进来!”

随后,林安国这才反应过来,林北还在门外呢。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让一个强......”陈淑华低声说道,随后,他又是看向林北,道:“林北,既然你回来了,也不差这一两天,要不,你明天再来吧!”

林北无言。

一时之间,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你说什么呢?”

林安国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小北,别在门外站着了,快进来!”

说着,林安国便是要拉林北进来。

陈淑华脸色虽然不太好看,却也还是让开了路,让林北进了家门!

进门之后,林北这才注意到,家里还有不少人。

大都是熟面孔,林家的一些亲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面色俊朗、气度不凡,一看就是富家子弟的青年,正被一众亲戚,众星捧月的围在中间。

“玉泽,以后,我们家楠楠,就要多靠你照顾啦!”

“楠楠这孩子,从小被她爸妈宠坏了,要是有什么任性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着点!”

“当然,要是她无理取闹,你就跟我们说,我们来教训她!”

几个姑姑,正七嘴八舌的说着。

“小姑,你说什么呢?我哪有任性,哪有无理取闹啊......”

青年旁边,一位扎着马尾,身材曲线起伏、打扮精致的女子,眨着眼睛,有些俏皮。

“是啊,小姑,楠楠很懂事的,我也保证,以后楠楠嫁给我,我会把她宠成小公主的。家里的事情,都有保姆会做,她就只管买买买,玩玩玩,被我宠着就行了,别的什么也不用考虑。”

青年说道,看向众亲戚,带着绅士般的微笑,但其眼底深处,却是对这些“粗鄙”的姑姨,有些不耐。

“也是,是我们多虑了,楠楠嫁给玉泽你,那是嫁入豪门,是去享福的。”小姑连忙说道,眼中难掩羡慕之意。

而在这时,林安国也拉着林北,走了过来。

见到林安国身后还有一个人。

林楠有些好奇。

“爸,您朋友来了吗?”

林楠问道。

然而下一刻,看到来人后,林楠那带着笑意的眸子,便是当场凝滞。

内心有一刹那的慌乱,靠近李玉泽的身躯,下意识的就要往旁边挪。

“楠楠,好久不见!”

林北笑道。

只是,内心的慌乱,一瞬即逝,林楠的脸色,陡然间冷了下来:“你什么时候出狱的?”

第2章

林楠的态度转变,让刚才欢快的气氛,瞬间冷了下来。

林北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他有想过,五年过去,物是人非,却也还是没料到,人心如此凉薄,以前那个天天黏着他,喊着要嫁给他的丫头,转变会如此之大。

“这是......林北吧,你回来了啊......”

几个姑姨,脸色也是微变,有些尴尬。

当年林北年纪轻轻,便是创立了北青集团,成为青州有名的明星企业家,这些姑姨,对林北那是好的不得了,直言林家出龙了,处处巴结客气。

只是现在,却没有一人起身,干巴巴的一句话之后,便是再没人招呼他。

不过,林楠的小姑,却是没有丝毫顾忌:“林北,你现在回来干什么?还嫌你让林家不够丢人吗?是想继续回来祸害林家,还是说,看楠楠和玉泽要结婚了,想回来横插一脚?”

见小姑开口了,陈淑华脸色也是很不好看:“林北,虽然当年安国口头上开玩笑,许诺过你和楠楠的姻缘,但今时不同往日,楠楠已经有了自己的幸福了,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现在的你,也不可能再给楠楠幸福,如果你是为了楠楠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也不该这个时候回来!”

“够了!”就在陈淑华还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林安国忽然爆发了,“小北好不容易回来,你们就不能少说两句?老子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

只是,林安国的话还没说完,立马就被打断了。

林楠赶紧叫道:“爸!”

她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这肯定是要说,仍然让她嫁给林北的话。

她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强奸犯,即便这个人,是她曾经口口声声的喊着,非他不嫁的那个人。

林安国见自己女儿急眼了,重重叹了口气,却是没有再说下去。

“林北,我们谈谈!”

说完后,林楠便是率先向着外面走去。

林北不言,随后跟上!

即便是他有意的收敛了自己的气势,使得自己像个普通邻家青年一般,但多年来的军中习惯,走起路来,仍旧是步伐稳健,不经意间,每一步的距离,都是相差无几!

别人没有看见,李玉泽却是注意到了,不过,他也没多想,反倒是看向两人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戾色。

“林北......”走到外面阳台上,林楠抬眼看向林北。

不过,没等她说话,林北便是苦笑道:“以前,你可不会直接叫我的名字!”

闻言,林楠眼神略微闪烁了一下,却是冷笑道:“你也知道,那是以前,现在,你的名字,我都不想提!”

天知道,当初她得知林北因强奸而入狱之时,有多么难过,多么绝望。

那种感觉,就好比被自己爱慕了多年的人,一朝背叛!

痛苦之后,便是恨。

恨过之后,便是彻底将林北,从她的心底,抹了出去。

“我是被陷害的!”

林北解释道。

“或许吧!”

很明显,林楠并不相信。

“我叫你出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什么可能的,我在南,你在北,永不相交!”

林北脸上笑意不减,只是,更加苦涩。

当年,林楠可不是如此说的。

我和你,一个南,一个北,一直向南走,就会走到北,一直向北走,就会走到南,我们是永远不可分割的彼此!

不过,这些,他都不在意了。

五年铁血生涯,经历生死之间,儿女情长,林北早已看淡,当年他对林楠的那份情愫,也早已经深埋心底,逐渐淡化。

他更看重的,是和林楠之间的这份亲情。

此次回来,他也仅仅只是想看看养父养母以及林楠。

只是,除了养父之外,大家都误会了他。

“我不想你来破坏我现在的感情,我也不希望父母会因为你的事情而吵架!”

“爸妈这些年,没少因为你,而被别人戳脊梁骨!虽然你坐过牢,但以你的本事,想必找个工作也不算难,以后踏踏实实工作,好好做人,别再给爸妈脸上抹黑!”

林楠心中闪过一丝不忍,却还是冷声说了出来。

尤其是“好好做人”四个字,咬的极重。

“放心,此次回来,我不是来纠缠你的,也不会再让爸妈受委屈!”

林北收敛起了笑容,深吸一口气,内心有些不是滋味。

随后,便是率先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林楠脸上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五年牢狱,和社会脱节五年,你能适应现在这个社会吗?

更何况,坐过牢的人,工作都难找,尤其还是林北的罪行,更是让所有人都唾弃、鄙夷,哪来的这些资格说这些话?

就是连她,她们家的这些亲戚,对林北都唾弃,更不用说别人了。

尤其是林北那句,他回来不是来纠缠她的,让林楠心中,感觉很不舒服!

再次回到客厅之后,之前一直没有说话的李玉泽,却是忽然开口说道:“楠楠,不介绍一下吗?”

林楠下意识的看了林北一眼,然后走到李玉泽的身边,挽着李玉泽的手,主动介绍道:“这是我男朋友,也是未婚夫,天辰药业的副总经理,李玉泽!”

李玉泽笑道:“我就是挂个名而已,公司现在忙着要上市,主要还是我爸在负责,还得锻炼我几年,才会把公司交给我!”

语气谦逊,眼神之中,却是掩饰不住的傲然。

“他是......林北!”

林楠又是看向林北,没有过多的赘述。

“你好,我是楠楠的哥哥,林北!”

林北主动伸出手,今时今日,能被他这样以礼待之的,除了战友,唯有几个让他敬重的老人而已,别的人,再位高权重,也没资格让林北主动伸手。

但既然李玉泽是林楠的未婚夫,那也就相当于他的妹夫,林北主动伸出了手。

只是,李玉泽的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仿佛带着一丝歉意:“你好,不过不好意思啊,我没有和别人握手的习惯,真是抱歉!”

林北那坚毅的双眸,此刻,仿佛变得更为深邃了一点,他平静的收回了手。

林楠的脸上,则是露出一抹尴尬之色,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林北?”直到这时,李玉泽的眼中,好像才有些诧异,像是琢磨了半天,才终于回过神来,“五年前,青州不是有个强......”

说到这里,李玉泽忽然像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对不起,可能就是同名而已。”

林北面色不变。

林家那些亲戚,包括陈淑华和林楠,那都是脸色微微一变,只觉得丢人到家了。

看向林北的神色,更为不善。

当年就不该领养他。

唯有林安国,不满的看了李玉泽一眼。

只觉得这个准女婿,有些虚伪!

然后赶紧说道:“不是快到饭点了吗?饭做好了吗?”

想要为林北解围。

闻言,陈淑华也是立马反应了过来。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今天玉泽第一次来我们家,一定要好好尝尝阿姨的厨艺!”

陈淑华看李玉泽,那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人帅,家里又是开公司的,有钱,也有礼貌。

说着,便是往厨房走去,仿佛忽略了林北一般。

“来,咱们父子俩,今天好好喝一杯!”

林安国却是对林北在意的很。

“好,我陪您!”

林北笑道。

即便是重伤未愈,不应饮酒,也被他抛之脑后了。

很快,饭菜上桌。

大家围坐在桌上。

只是,还没动筷子,李玉泽便是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片刻时间,再回来之时,手中便是拿着两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叔叔,我听楠楠说您喜欢抽烟,这是我派人专门去英国登喜路总部买来的烟斗,全球限量五百个,还有这是从意大利买来的手工烟丝,送给叔叔您,还希望您喜欢!”

回到座位后,李玉泽便是将手中装有烟斗和烟丝的礼盒,递给林安国。

“是啊,爸,这可是玉泽费了好大的心思,才弄到手的!”

林楠脸上洋溢着笑容。

“全球都只有五百个,这得多贵啊,恐怕得上万了吧!”

小姑惊呼出声,一脸的惊诧加羡慕。

“本身售价并不算多贵,只是五万块钱而已,只不过因为限量,普通人很难买到!”

李玉泽笑道。

“五万?”

林家那些姑姨,都彻底被惊到了。

等回家后,一定要查一下李玉泽送给她们的那些礼物价值多少。

之前李玉泽,可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礼物的,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样子。

李玉泽见他们只关注了价钱,而没有听出来后面那句,普通人买不到。

这不只是钱的问题,更关乎身份!

可惜他们不明白,内心不禁有些鄙夷,林家这些亲戚,终究上不得台面。

等结婚以后,还是要让林楠,跟他们断绝来往才行。

李家的儿媳,要高贵优雅!

“这可得好好收着,千万别摔坏了!”

陈淑华见林安国好像不是很喜欢,赶紧替他收了下来,满心欢喜,自己女儿找的这个女婿,出手大方,真是太让她满意了。

只是,这时,小姑却是看向林北,酸溜溜的说道:“玉泽对老丈人,可是上心的很啊,就是不知道,某人回来了,有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呢?”

李玉泽内心一笑。

这小姑,终于是说到点子上了。

大家,也都是齐刷刷的看向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