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N记者 李梦丽/文 吴哲/图、视频拍摄 严柳/视频后期

视频
今年,是江西墨刻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墨刻文化”)成立的第十个年头。墨刻文化能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公司发展到行业内人人皆知的企业,离不开它的运营管理者——陈启辉,墨刻文化总经理。
从一个编辑到公司总经理,陈启辉经历了太多,走过弯路,也得到了蜕变,唯一不变的是他的初心,仍旧如孩童时一般热爱书籍,并把它当作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
他说,大学毕业后,自己一直在做相关方面的工作,经历过了纸质书籍的辉煌时代,也承受着纸质书籍的冬天,现在他仍坚守在这个行业里,做精品。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一抹书香结一世梦想
上世纪80年代,陈启辉出生在湖南常德一个四面环山的村庄。祖辈都是地道的农民,小小年纪的陈启辉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走出大山”,读书也成了他最好的出路。
功夫不负有心人,陈启辉顺利考入了湖南师范大学,就读自己喜欢的中文类专业。在校期间,他加入了学校出版社,参与校刊的出版工作。忙碌之余的陈启辉也没有放弃阅读和写作,一直坚持写文章,发表于校刊、杂志上。
2002年,陈启辉大学毕业时,《绢花》杂志社负责人向他抛出了来南昌的“橄榄枝”。陈启辉牢牢地抓住了这一机会,“这是我最希望进入的行业,又可以不用参加考试就进入体制内,我感觉很幸运。”陈启辉说。正是这一年,陈启辉开启了他的漫游之旅,开始寻访、倾听、编写和宣发的职业生涯。那段时间,是传统书籍被电子图书侵蚀前的一段辉煌时光。
扎根文化出版行业的陈启辉,先后在《绢花》杂志社、《报刊精粹》杂志社和江西高校出版社从事图书编辑出版、图书策划制作、发行等相关工作。
 
在陈启辉看来,杂志社的工作经历,让自己学会了图书的编辑、整理、制作、出版等一系列流程,也有了一定的资源。创业的念头,在他的心里萌发。2009年,陈启辉创办了墨刻文化,主要从事图书出版制作。“当时,公司主要是承接个人作家、政府书稿的编辑策划、设计制作、发行以及杂志社的部分发行、零售业务。”陈启辉表示。

改变自己的历史
陈启辉的办公室,不算大,但是留了一整面墙的位置放置书柜,书柜里摆满了各类书籍,囊括古今中外。他坦承,从事文化出版行业十余年,最爱看的是历史类、地方文化和民族史类书籍。“一开始是工作需要要去看,后来是越来越痴迷,被文字深深吸引了。”陈启辉说。
其实,陈启辉的创业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创业政策要清楚,专业要做,运营要管,他走了不少弯路,吃了许许多多的亏,也曾陷入经营难境,才有了现在的成绩和经验。
墨刻文化成立初期,主营业务以图书的制作、出版为主,公司规模不大,发展受限。陈启辉经营公司的同时,也开始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碰巧《云台二十八将》的作者在写新作,陈启辉花了一段时间将书稿通读,为了更贴合史实,他和团队研究五代十国时期的历史,将历史的转变融入策划当中去。陈启辉认为,五代十国是中国历史上惊心动魄的乱世,了解那个时代,要从了解朱温开始,“这本书从朱温的白手起家到成功逆袭,描绘了朱温刀光剑影的一生。”该书一经面世,深受读者的喜爱,但是却难改变墨刻文化亏损的状态。
伊凡·克里玛所言:“人们都在努力,改变自己的历史。”陈启辉也不例外。在他看来,创业是一个摸索发展的过程。一开始,他将运营公司的希望寄托于市场零售,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做市场研究的图书杂志,获取了一定利润,但企业一直默默无闻,“单纯的图书出版相当于快消品,没有做深学术价值,企业的生命力很难持久。”
陈启辉认为,近几年互联网行业对国内图书行业形成较大的冲击,但同时也应该看到,随着国家对传统文化的重视、相关政策的出台,纸质书籍仍有市场潜力,“做精品是我们占据市场、立于不败之地的最好选择。”
转型制作精品图书,这是陈启辉为墨刻文化发展制定的路径。
墨刻文化由图书制作出版、发行公司转型为集精品图书策划出版、地域文化发掘整理和文创产品研发设计于一体的文化企业。而今,墨刻文化已承接了南昌市地域文化研究会部分日常工作、《中国地域文化研究文库·江西卷》的策划组稿和编辑工作。
采访中,陈启辉主动向记者解释公司名字的意义。他说,墨刻文化主要是做出版的。在古代,出版首先是雕版,也就是刻,然后将纸覆在雕版上用墨水刷。通俗讲,雕版印刷就是墨刻和雕刻,所以我们是传承雕版印刷以来的文脉。“墨刻,就是结合出版和传统文化来取名的。”陈启辉如是说。
可以说,从小到大,陈启辉的生活从未缺少过书籍的相伴,太多的经历与付出,使他之后的人生偶然又注定要与书籍融合在一起。跨越一道道艰难险阻后,对于他和他的墨刻文化,都是一次次能量的凝炼与提升。十年的时间,陈启辉书写着企业的故事,也改变了自己的历史。

做有价值的事
在陈启辉看来,文化符号占据文化产业的核心地位,是文化产业的命。“用巨大的文化符号给产品(包括创意产品和文化旅游)赋能,是文化创意产业最好的实践途径。”陈启辉认为。
相比于一般的文化出版行业从业者,陈启辉算是另类。但他认为是历史的魅力驱使自己坚持走这条路。儒雅风趣的谈吐、朴素严谨的作风,坐在记者对面的陈启辉对历史的探究格外深入,算是文化行业年轻的历史派。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更像一位研究者,而不是企业家。
翻开陈启辉的朋友圈,都是他在南昌县各乡村采风的痕迹。“想要通过文字的记录,留下地方历史。”陈启辉解释道,经过近一年的走访、挖掘,目前他们共整理、搜集出南昌县800多个古迹、1000余位人物。
陈启辉神情凝重地说,当项目团队在南昌县发掘出大量史料时,当地干部群众都不相信,甚至提出质疑。但执着的陈启辉仍然坚持做好这件事。按照计划,墨刻文化将用5年时间完成对南昌县地域文化的挖掘、图书制作等相关工作,将南昌县的历史通过文字与图片形式呈现,让读者更直观地了解到南昌县历史。
“这个项目持续时间长,前期投入的人力、物力等都不少,压力不小。”陈启辉对记者说,做好一件事,需要时间去打磨、雕刻。而自己对文化、文字、历史的热爱,远远超过了赚钱,希望能通过发掘整理地域文化这件事,让生命变得有意义、有价值,“不少朋友都认为我是另类,但我认为历史是文化之根。”陈启辉提出,从民间到政府都要尊重传统文化、保护传统文化、传承传统文化。
值得注意的是,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已然成为当下的趋势,而文旅项目也是墨刻文化接下来发展的重要业务之一。在陈启辉看来,地域文化是主业,挖掘当地的文化、资源,了解当地文化底蕴,可以为文旅项目的打造奠定基础。“有的文旅项目仅用三个月时间就把策划案做好了,这能深刻挖掘出当地文化底蕴吗?”陈启辉坦承,文化旅游是文化资源产业化的项目,需要时间沉淀。
谈及在工作中什么时候最累,陈启辉表示,忙碌和幸福是一体的,做项目的过程很辛苦,但是很有趣。当一个项目的资金、人脉、创作、团队等在同一时间向你涌来时,你做的事就有价值了,“我很愿意参与到每一个过程中去。”陈启辉说。
对话· 陈启辉
谈工作:练好基本功,拥有广阔知识面
JBN 记者:关于做好出版相关的工作,你有何建议。
陈启辉:首先要练好基本功。做出版的人,首先要不断学习,我们基本上都是人手一册《现代汉语词典》,稍微有疑问的字都要去查,这是从基础的字词上去把关。其次,你要有广阔的知识面,做一个杂家,懂得多了才能去策划书,策划好书。
谈人才:只有喜欢才会认真去做并做好
JBN 记者:作为公司的管理者,你如何选人、用人?
陈启辉:首先专业要对口,中文、历史等相关专业;其次,公司以地域文化为主业,你一定要热爱这个领域,热爱文化出版行业,因为只有喜欢才会认真去做并做好。
谈感恩:家人和朋友
JBN 记者:一路走来,遇到了很多困难,也收获了很多,最想感谢的人是谁?
陈启辉:我很感谢一直在我身后默默支持着我的家人和朋友。创业是非常艰难的,其他人是不会轻易信任的,但是家人和身边很亲密的朋友却是无条地支持我、相信我。

更多内容请登录江西商报官网:

www.jxsb.cn
或关注本报腾讯官方微博:
t.qq.com/jxsb-com

微信ID:jxshangbao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