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2671篇原创首发文章


权力的游戏还剩最后一集,不忍去看。此前,网上满是对剧情的娱乐和吐槽。它确实是一部非严肃题材的作品。巨龙、异鬼、王权、不堪的情欲、揪心的死亡,具备了好看的“戏剧”所必须的元素。
当设身处地去解读剧中人物的境遇,哪怕是把自己带入到一丁点的剧情之中,它,是一部彻头彻尾的悲剧。唯有悲剧才有直击人性的力量。
爱情
我更愿意把龙妈唤作卡丽熙,这是她在被哥哥卖给野蛮人,获得命运的一丝自由之后,第一个自己争取的名号,是她做自己的开端。丹妮是她美丽的名字“丹妮莉斯”的昵称。当雪诺唤她作丹妮的时候,她说,“丹妮?上一个这么叫我的人是谁来着,可能是我哥哥”。丹妮喊起来很美,但那应该是亲人喊的。于是雪诺说,“你不想提起你哥了,那我喊你‘我的女王’。”
“喊你什么,还是喊你什么”,每个相爱的男女都有过类似的对话。男人对女人怜爱到不惜低微臣服,当他这个她的陌生人被她冒死相救的时候;女人对男人充满崇拜,当她轻抚他健硕的胸膛上留着的为子民挨刀的伤疤的时候。爱情开始了,悲剧也就开始了。
他们当时尚不知道,她是他的亲姑姑。
张爱玲小说《半生缘》的震撼之处在于爱情的悲剧。世钧和曼桢,一对明明相爱的人却被硬生生拆散。十四年后他们再见面,哽咽到无法言语。曼桢说“世钧,我们回不去了。”谁曾想到,历经相思十四年后的第一句话是这样一句话——曼桢是期盼了多少次重逢,是想了多少遍重逢时的场景,是多么想再回去却再也回不去了,才说出了“我们回不去了”这么一句话。
最激动时刻的话,代表了最大的直觉和内心的最强渴望。当卡丽熙确认雪诺不是史塔克家族的私生子而是坦格利安家族的唯一男性传人,她是他姑姑的时候;在可以摧毁他们爱情的悲剧消息面前,她的第一句话是:“如果这是真的,你将是家族的唯一传人,你有权声称获得铁王座。”
先不论坦格利安家族允许亲人间通婚的习俗,一个正常女人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我爱的是我的侄儿,我们将来还能在一起吗?我们能结婚吗?怎么会第一反应,我的爱人会夺我的王位?在卡丽熙心中,放在第一位的是王位,而非爱情。
亲情
另一对“相爱”或“曾经相爱”的情人,瑟曦和詹姆,在上一集相拥死在逃往“岁月静好的生活”的路上。詹姆不顾一切闯进君临城寻找瑟曦的时候,可曾想到刚刚把初次给他的美人布兰妮呢?
詹姆是有着忧郁气质的英武帅气的金骑士,他和姐姐瑟曦的恋情是《权力的游戏》所有纷争的罪孽源头。在第一季中,他为了掩盖和瑟曦的地下爱情,把史塔克家的小男孩布兰推下高楼,导致了史塔克家族掀起和兰尼斯特家族的战争,最后引发北境之王史塔克被砍头、史塔克妻子和长子惨死,全家流离。
詹姆和瑟曦为了是否北上闹翻。詹姆抛弃瑟曦,一路向北,抗击异鬼,战胜大个子“情敌”,抱得“美人”布兰妮。最后时刻,詹姆又奋不顾身冲向君临城,冲向瑟曦。他到底是为了爱情还是为了亲情?
小恶魔并不恶,他是剧中最善良的人,因为他是侏儒,从小被人欺负。只有被恶欺负到底,才知什么是善良。卡丽熙和瑟曦决战时刻,小恶魔和哥哥詹姆说,如果没有哥哥照顾,他小时候就被欺负死了。不管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他让哥哥带着瑟曦远走高飞,他努力不让火焰焚毁他从小生活的城市。亲情就是如此。
史塔克家族的四个兄妹再次聚首,前嫌尽释。哪怕二丫认为珊莎为了王后梦,逼死了父亲,还投靠了仇人,二人幼时心里的疙瘩最后变成了一个词,family,一家人不能伤害一家人。
因为亲情,卡丽熙猜疑雪诺会站在珊莎一边,因为雪诺和珊莎是一家人。也因为亲情,珊莎在知道雪诺和卡丽熙是一家人后,骚动不安,更对卡丽熙恶意重重。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恶意竟是天生的。
权力的游戏的终极对战,不经意间把最高权力的争夺,放在了爱情和亲情的对垒之间。最深刻的悲剧反映最本质的人性。亲情无需考验,而爱情总是需要考验。
有一篇网文讲,亲密关系中矛盾的本质问题是权力的争夺。你想吃开封菜,我想吃金拱门,应该听谁的。你不听我的,我不听你的,相爱的人该怎么办?于是,詹姆离瑟曦而去。瑟曦依然我行我素,孩子没了之后,她已经没有在乎的人,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男女之间的爱(或者说亲密关系),因爱情而萌发,因平淡而变为没有心动爱情的亲情。谁都无法避免遇见新的爱情,无法避免烦躁的权力的争夺。于是,自立自主的现代人离婚率高涨,很多人的婚姻陷入尴尬的坟墓境地:分不清婚姻是亲情还是爱情,纵然没有爱情,依旧维系满是亲情的婚姻关系,要不要抛弃旧爱和不爱、不顾道德约束追求新的爱情?
忠诚
雪诺对卡丽熙说,“你永远是我的女王”。他也说,“史塔克家族永远忠于诺言”。那么,在上一集的烈焰屠城中,卡丽熙丧失理智,雪诺对她有一万个不满意,他是否还会在最后一集中,继续忠于她?这是权游大结局的最大看点。
此前的最后一战,对阵夜王,当所有熬到最后没死的人物坐在一起,权力的争夺也就产生。能活到最后的人,哪个都不简单。
卡丽熙要杀詹姆,因为他杀了她的父亲;珊莎要杀詹姆,因为他和他情人一家子杀了她的父亲、把她推向炼狱;布兰也该杀詹姆,詹姆为了他和瑟曦的爱让布兰变成了残疾;小恶魔说他哥哥明知被杀还来加入杀鬼大军,不该杀他。杀还是不杀,听谁不听谁,就是权力的争夺。
关键时刻,美人布兰妮站出来说,“詹姆是个好人,不能杀他”。布兰妮不是领主,不是王后,甚至那个时候连个骑士都不是。珊莎却听了她的话。她对布兰妮说:我愿用生命相信你,若你愿意用生命相信他,那我们就不要杀他。
权力争夺的终极,不需要观点,只需要立场。立场就是,我忠于你,不管你的决定是否正确,我都听你。
忠诚和亲情一样,被所有人赞美。《权力的游戏》中,那么多毁三观的剧情,唯有这两样一直被坚守。叛国是对王的不忠,是最大的罪,被万民唾弃。因为叛国罪,史塔克被砍头。瓦利斯被龙火烧死,因为他背叛卡丽熙,不想让她做女王。瓦利斯声称他忠于的是“王国”,他想努力维系一个安稳的国家,而不是忠于哪个国王。小指头声称他忠于的是金钱,他没有认真对待过任何一个人,哪怕是早已是人妻、他还爱了几十年的女人。他没扛到最后,死了。
回到史塔克,他为了对亲情的忠诚,为了保护家人,认罪叛国,他在第一季就死了。忠诚于谁需取舍,到底该忠于什么?
信念
但凡成功的人,必然有自命不凡的信念。卡丽熙的逆袭源自她坚定地说出:

我是风暴降生的丹妮莉斯、不焚者、弥林的女王、安达达尔人、罗伊那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之王、疆域守护者、多斯克拉大草原的卡丽熙、打碎镣铐者、龙之母丹妮莉斯·坦格丽安。

命运的眷顾,让她神奇地成为龙的母亲,让她历经生死,总能化险为夷。她从不认怂。危机时刻,她不听任何人的意见,按照她对命运的孤注一掷奋不顾身,她都成功了。她命硬,她有信念。她又不断强化她的信念,她必然是王。成为七国之王,是她的所有。
卡丽熙在坚定的时候最美。网友说,龙妈千万不要笑。她一笑就露出平民本色,过长的眉毛弯了起来,全无高贵感,完全是英国乡村女孩的模样。在卡丽萨扮演者演的另一部片子《遇见你之前》里,她是个最爱穿各种奇怪颜色连裤袜的粗腿微胖的底层灰姑娘女孩,没有比她再平民。在《遇见你之前》里,她的绝大部分表情是过长的眉毛弯了起来。这是她的本色。看了演员本色之后,很多男生说龙妈形象全毁。
权游中,我最喜欢的卡丽熙的是她的高贵气质、她柔美中饱含的信念的力量。信念的力量让她一直处于正循环当中,她用信念去赌,获得了她想获得的,于是她更加善良、正义。
瑟曦也是坚定而饱含信念。可悲的是,瑟曦总是被负循环所伤害。她的丈夫在新婚之夜喊出别的女人的名字,整日花天酒地。她无比爱她的孩子,以至于把乔弗里爱成暴躁的妈宝,最后她的三个孩子都死了。
于是,她极度缺乏安全感。女人的安全感比什么都重要。如果男人给她的都是背叛和伤害,她只能用疯狂来追求安全。她的信念里,只有强大,只有权力,只有成为女王才能有安全感。于是她在恶的路上,越走越远。
当卡丽熙认识到,瑟曦抓住她的善良作为她的软肋,杀死她的龙,在她面前砍杀她最亲密的追随者时,她终于醒悟。“让他们恐惧”,她说。推开雪诺的唇和拥抱,她屠城,把自己变成了疯王。
卡丽熙和瑟曦,同是美丽而有信念的女人,被这个操蛋的世界逼成了可怕的女人。
屠城大战,胜败已分。两个疯狂女人之间的战争结束。最后一集权力的游戏,将是雪诺和卡丽熙之间,男人和女人之间爱情的终极考验。忠于爱情还是选择权力?
最高的爱情是宠爱,应该是我全听你,不仅听你,还为你考虑,我怎样都行:如果雪诺爱她,请接受一个屠城的疯王——并非她不善良,而是善良总被伤害;如果卡丽熙爱他,请向所有人请罪——并非他要背叛,而是他的信念与恶冰火不容。他们会为了真爱妥协吗?
播了八年,追了八季,很多人说权力的游戏是一部没有爱情的片子。它的标签是战争、奇幻、史诗。没想到最终的悲剧性对决,竟然是,你到底相不相信爱情?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biz@chinamoments.org
投稿、内容合作、招聘简历:friends@chinamoment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