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子与河流告诉我们什么道理
池子与河流这篇文章用对比的形式告诉我们,天才不利用是要磨灭的,它会一天天地衰萎下去。当它被怠惰所支配的时候,它的事业就无法恢复起来。所以做人应该像河流那样勤快,不怕艰辛;不应像池子那样贪图享受,安逸生活。

 

停课不停学——《池子与河流》答疑解惑网课实录
题记:根据学生课后提问与老师答疑,整理成此课堂实录。正所谓:教学相长乐趣多,师生共享寓言美。
一 引号的使用
1 “这是怎么回事?”池子对河流说道,“我什么时候看见你……”
某某说在中间,
他前后说的话都要用引号引起来,
“某某说”后面用逗号。
2 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2011年12月30日发布的《标点符号用法》这样规定:
“独立成段的引文如果只有一段,段首和段尾都用引号;
不止一段时,每段开头仅用前引号,只在最后一段末尾用后引号。”
3 “这是怎么回事?”池子对河流说道,“我什么时候看见你……”
从第一小节开始一直到第六小节结束都是池子说的话,
所以只在第六小节的结尾有后引号,其他小节都是仅有前引号。
4 同理,“啊,你在推究哲理?”河流说道,“水要流动才能保持清洁……”
从第七小节开始,到第八小节结束,都是河流说的话,
所以第七小节只有前引号,第八小节结尾处才有后引号。
二 水为什么流动才能清澈?
河流里面也有垃圾,为什么它没有被堵塞?
1 水的自净能力主要在于水速。
水速快的(活水)自净能力强一些,
因为水速快,
水里的污染物被带走的速度就会快一些,
被稀释的程度也会强一些。
所以活水相对干净一些。
水的流动,本身就意味着污染物不会富集,
水在流动中能够增加含氧量,
促进污染物分解。
2 所以水不流动,
脏东西就会越积越多,导致发臭。
池塘中的水需要靠人来清洁、过滤。
河水就不同,河水一样有机会接触脏东西,
但由于水的流动,不会沉积污染物或沉积较少。
可如果河水被污染得过为严重,
超出它本身的自净能力,
流动的水也会变脏变臭,
这就在提醒人类不要肆意地破坏环境,污染水资源。
三 为什么池子和河流会说话?
因为这是寓言故事,
之前就已经反复讲过,
寓言故事里的主人公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物,
他们通过故事情节要展现的都是一个个人生道理。
池子和河流的对话都是透过人的视角来体现的,这是艺术真实。
四 河流没有尽头吗?
池子和河流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1 河流当然有尽头,大部分河流奔涌向前,最后都会汇入大海。
2 池子和河流的最后结局,课文已经告诉了我们。
定位课本25页第八小节,
河流说,我将奔流不息,用源源不断的清洁的水年年给人们带来利益。
定位课本26页第九小节,“河流至今长流不断”再次点明河流的结局。
紧接着后面就叙写了池子的结局:
而可怜的池子却一年年淤塞,
整个让青苔铺满,又让芦苇遮掩,
到头来完全枯干。
五 推究哲理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提得很有意思。
推究——推理、探索、研究。
哲理——关于宇宙和人生的原理,具有规律性和普遍性的特点。
比如人生老病死的规律就属于一种人生哲理,
比如课文中“水要流动才能保持清洁”这类自然规律也属于一种人生哲理。
推究哲理,就是在探究哲理。
我们还需注意池子的原话是“我只在睡梦中推究哲理”。
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池子只会纸上谈兵,
只会在头脑中想象着去探究哲理,
却从来没有用实际行动去做过任何事。
简单说来,池子就只会白日做梦,
他推究出来的哲理从来都经不住现实的考验。
所以,我们要记住一句话: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实践,要去做,去行动。
六 为什么池子认为河流的名誉是空的?
1 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定位文章信息。
“——这一切其实都是空的。”是课本24页第四小节的最后一句话。
2 在这句话前面,
池子说:“固然,我并不出名,我没有出现在地图上,
像你那样蜿蜒地贯穿全国,也没有行吟诗人为我弹琴歌唱。”
这里透过池子的嘴巴展现的就是河流的生活状态。
3 在这句话后面,
池子又说:“可是,我安闲地躺在柔软的泥土里,
像贵妇人躺在鸭绒垫上一样。
我不用为大船和木筏操心,
小划子有多重也用不着想,
至多,有一两片树叶被微风吹落,
在我的胸膛上轻轻摇荡。
这清闲的生活无忧无虑,
还有什么能够代替?”
这里展现的是池子的生活状态。
4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发现:
河流的生活是忙碌充实的,他拥有好的声名,
因为对人类的奉献,获得无数赞美与记录。
而池子的生活很清闲,
什么都不用操心,自己过得还很舒服。
所以,在池子看来,
生活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你河流那样轰轰烈烈是一种人生,
我池子平平淡淡过得也很好。
甚至我比你河流过得更舒服安逸,
那些好听的名声除了好听还有什么用?
在池子看来,这一切其实都是空的。
5 池子的话看似很有道理。
可是他却忽略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水要流动才能保持清洁,
这是自然规律,并且是经过实践检验过的真理。
所以,河流的勤劳不是光空得了一个好名声,
更为重要的是河流本身生命的延续就是要靠奔流不息。
河流的生活状态就是他生存的需要,
这是实实在在的,可不是什么空的名头。
所以,池子的这一观点是鼠目寸光,大错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