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s什么意思
ghs:意思是“干好事”,多行善事能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共同携手创造美好未来。

 

我要ghs了
海城的秋天总是长久地赖着不去,随着枝头树叶的飘落,一辆汽车从京都方向缓缓驶来海城。
于家,海城的一个小家族,近日被银行的贷款逼迫的焦头烂额,于家大公子于胜波在院子中紧锁着眉头来回踱步,心中时刻担忧着于家的近况。
“哥,今天二叔他们都到了,爷爷的寿宴现在就差你自己了。”说话的是于家二公子于胜涛。
“好,我马上过去!胜涛,你先过去吧。今天除了来给爷爷祝寿的人以外还有别人吗?”
“就是二叔一家还有一些爷爷的老朋友过来了,没有外人。”
当于胜波来到正厅时,在人群中见到了当初将他们于家坑成现在这步田地的宣彭洋。
这宣彭洋是余杭宣家的人,也是这一代宣家家主的次子,虽然在平日里这宣彭洋对于于胜涛颇为照顾,但是在这次生意中宣彭洋将所有的损失全部转移到了于家的头上,如果没有办法处理好这次的危机,于家一个诺大的家族支离崩析也是在所难免的。
于家老爷子今年已经70多岁了,但是仍旧精神矍铄,更是因为今日是他生日的缘故,面露红光,坐在他旁边的是于家家主好,也是于胜波和于胜涛的父亲。在宾客皆至之后,于家家主示意主持人可以开始寿宴了。
正在这时,宣彭洋站了出来说道“伯父,我最近听说于家的状况不太好,今天父亲让我来这里就是想帮于家度过这次危机。”
听着宣彭洋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话不禁让于家众人气的牙根痒痒,但是听到宣彭洋的后半句话以后不禁精神一震。
甚至于连一向稳重的于胜波都目漏喜色,问道“兄弟的意思是?”
“我带来了一幅画,是著名画家李维的真迹,是上次我父亲在拍卖会上以4000万的价格拍下来的,可以暂交给于家,让于家度过这次危机,怎么样?”宣彭洋笑着回答于胜波的问题。
在经历过一阵狂喜以后,于胜波逐渐冷静下来:“这么好的事情,我们需要付出着什么代价呢?”
“代价很简单,于氏集团42%的股份归我所有,如何?”宣彭洋环顾大厅之后,噙着笑对于家众人说道。
“我告诉你,宣彭洋,你在想p吃,我于胜涛就算累死,饿死,从这跳下去,也绝对不会接受这种条件!”于胜涛站起来对着宣彭洋大喊。
“胜涛,你冷静一点。这不是你能够决定的,”于家家主在说完这句话以后视线看向于家老爷子“爸,您看怎么处理。”
本应该是今天主角的于家老爷子睁开了眼睛看向宣彭洋:“如果我同意这件事,于家是不是能度过这次危机呢?”
“老爷子您也清楚,这件事不能说万全,但至少给于家带来了一点生机。”
“好,我同意。但是你必须在这......”
“于家老爷子,您是不是有点太单纯了,仅凭一幅不知真假的画就要将42%的于是集团股份拱手让人。”
于老爷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口的一个声音打断。刚想发怒之际静心一想,门口的人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仍然放不下面子呵斥:“哪里来的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想到的难道我想不到吗?我刚刚就是在给他提要求被你打断了。”
宣彭洋一看有人污蔑说他的画是假的就坐不住了,这画可是他父亲从拍卖会上以4000万的价格拿到手的,这不是在赤裸裸的打他的脸吗?“这可是经过著名收藏家贺昊东的鉴定的,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不信吗?那我打个电话。”话落便转身掏出自己的手机给一个号码打了过去“喂,李维来于家一趟吧,帮我看看这幅画是不是你的。”
十分钟后,一辆大众汽车停在了于家门口,在一群奔驰宝马之间显得格格不入。车上下来的人却是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老人,这时刚才在于家的年轻人后面跟着两个保安来到了老人面前。“李叔你这速度有点慢啊!”“世牛你这家伙就知道折腾我这把老骨头。行了,先进去吧。”
这时于胜涛出现在了门口,对着赵世牛喊道:“世牛你快走吧,这种事情你管不了的。”看着走到门口的赵世牛,于胜涛不知道怎么想的,大喊了一句:“不让进。你管不了啊!”
这时候,穿中山装的老爷子走到了于胜涛面前:“年轻人,没事的,他处理不了我来。”李维心里明白,这小小的海城哪里有赵世牛处理不了的事情啊,也就是他不想暴露身份,不然解决宣彭洋这种小蚂蚁还不是信手拈来。
当李维走进大厅的一刻,于家老爷子瞬间站了起来,小心的问道“您是李维先生吗?”
李维没有理会于老爷子,径直走向了宣彭洋,拿过了他手中的画展开看了看“这幅画绝对不是我的,《春艳掠堤图》我只给我老朋友谢锴羽画过一幅,那老家伙不缺钱,绝对不会拿出来卖的。而且这幅画在柳枝末端的描绘根本就不是我的风格。所以说这幅画是假的。”
当听见李维的话以后,宣彭洋和于老爷子的脸都变白了。宣彭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带着手下的几个人悻悻而去。
旁边的于胜涛看的有些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竟然是著名画家李维,是自己爷爷都需要巴结的存在。也就是说,这次于家的危机只要赵世牛开口都可以解决,想到这里,于胜涛拉了拉赵世牛的袖子,赵世牛明白于胜涛的意思,走到李维的身边耳语了几句。
听完赵世牛的话以后,李维对着于家老爷子说道:“今天是老哥的生日,我也没准备什么东西,就现场给老哥画一幅画吧!”
听到这句话以后,众宾客都明白了,于家的危机结束了,而且未来的路将是一片光明。
在李维给于老爷子画画的时间里,于家家主让于胜涛好好陪赵世牛逛逛于家老宅。
于胜涛看着赵世牛的脸庞问道:“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要我怎么报答你呢?”
赵世牛邪魅一笑:“今晚来我家吧,我告诉你怎么报答。”
晚上的赵世牛坐在自己公寓的沙发上,看着于胜涛精致的脸庞说:“和我来我房间吧。”于胜涛仿佛知道自己接下来需要经历的一切,跟着赵世牛到了他的房间。当于胜涛进入房间之后,赵世牛立马将门锁上,将于胜涛按在自己的床上,上下摸索一阵后喘着粗气问道:“你TM把我水卡放哪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