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_2012年4月27日晴朗 星期

2012年4月27日晴朗 星期五 无题作者/温存一2012.4.250点05分第一次见到纯一的时候,我不知道以后会带来这样的苦,倘若是这样的下场,我相信我会静静的注视,什么也不做的。就像派大星离开了海绵BB一样。但是一切都发生了,人总是喜欢这样的。在心里一步都不跨越的东西,就不会在世界上存在。———1Q84.我是温存一,矫情的内心,梦想成为吟游诗人,更想永远不作一首诗。小时候,或许不止小时候,(谁有能说什么时候是小时候呢?)我姐姐会冲我发火,其实我真不想哭的,可是感性的泪水会自动开出一片泪花。彼得潘里的故事说神仙是第一个小孩大笑的时候变成的。但是后来我觉得我喜欢哭是因为我是……,反正总不会是恶魔。你的眼睛像颗水晶通透,里面有个无穷无尽的宇宙。陈奕迅的Babysong我很喜欢,所以我请假回家,看了看刚刚出生的外甥女,很好玩的。真的,很好玩。哭的时候就……更好玩了。可是我还是想讲讲我自己的事,但是一个人谈论自己的事,在我看来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了。可我喜欢。又有谁会喜欢孤独呢,只不过害怕失望罢了。———挪威的森林2012.4.2523.00为什么我还挂念着纯一呢。这是个叙述句子。就像回忆小学养的那只兔子,也许一开始收养纯一时,就是因为它,欲发的想着原因。这里不是假冒的,虚拟的,形而上的世界,但我保证这是让我有些陌生的但又切实存在的世界。宇宇说男人会在有女朋友以后变得花心,但或许本不是真实的感情。我不喜欢否定,也不喜欢苟同。男人本来就是花心的,谁管有没有女朋友呢,谁管呢?但我这时脑里却只想着一件事,为什么女生喜欢问男生有没有看过成人电影呢?真的吧,挺喜欢的。我宁愿不要钱财,爱情,公平,名誉,给我真实的原因。———梭罗1.高中的夏季是炎热的,最近刚刚考完了文理分科的考试。分班的名单已经贴在校门口的公告上,很多人围在前面寻找着自己的名字或者是别人的名字。存一离人群不远处,靠在白色大理石柱子边上,眼睛向着人群无意的瞟着。“天气真是越来越来热了,不知道刚洗的竹席晚上能不能干了。”存一心想。过了多久呢?人群渐渐散了些。存一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班级,只不过想再找另一个人的名字。“温纯一,温纯一,温纯一,在哪里呢?”扫了各个班的名单好久,却总是找不到。正想转身,却在自己的班级里找到了这三个字。什么是惊喜呢?存一眨了眨眼,咬住了下嘴唇,却遮不住上扬的嘴角。慢慢转身一手插着牛仔短裤口袋,却又扭头看了看名单,生怕是个错觉,三个字牢牢的印在白纸上,确认没错后,才让脸上的肌肉放松下来,快步走出人群。微风带来淡淡的热浪,柳树上的绿色叶子也随着不停的摆动着,有些已经卷曲的阔叶只是轻轻的摇着,就像存一天生的微卷的头发一样,随着步伐轻快的摇着。存一回到寄宿家庭里,房东是一对中年夫妻,因为和存一的妈妈在乡中有些关系,谁有知道是什么关系呢?大人的世界总是靠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维持着的。中年夫妻的孩子都不在身边,存一也一直保持着乖孩子的礼貌,颇受着照顾呢。轻轻的走上五楼的房间,准备好换洗的衣物,脱下打篮球被汗水浸湿的衣物,站在淋浴喷头下,打开冷水,匆匆的洗完澡。短发还是湿的呢,就套上最喜欢的白色日本卡通人物短袖,穿上卡其色短裤,随手将干毛巾盖在头上胡乱的揉搓着,然后用力摇摇头。并不算整齐的刘海就盖在额头上,或许只是因为本身就是卷发的关系吧。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