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和国会:2019年贸易展望面临的三大风险

如果2018年特朗普让全世界重新品味古老的现象–贸易战,那么2019年恐逐渐进入最激烈的缠斗。
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几代以来一个主要经济体最难以捉摸的领导人。仅仅是这个原因,全球两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在可能的范围内,从贸易战缓和到全面爆发就有各种可能情况。然而,有三个明确的战场是2019年特朗普贸易战必争之地。如果这三者中任何一个出问题,结果可能会打乱全球经济。
虽然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12月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晚宴上同意,2019年初贸易战暂时休兵,但是双方贸易冲突可能过不了多久又会开始。进入2019年,这两大经济体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贸易重大分歧怎么解决。
特朗普和他的鹰派官员一再给习近平设定高标准,坚持要看到中国经济出现“结构性”改变,以重新平衡贸易关系。但目前尚不清楚习近平是否愿意或是会让步。
华盛顿表示,希望中国结束补贴和国家主导低廉贷款的庞大网络,因为这些补贴和贷款促使中国经济兴起,国家支持的大型企业在国际上崛起。美国希望看到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大规模改革,并停止国家主导的网络窃密。
比登天还难美国也知道这简直比登天还难。
对中国最为鹰派的白宫贸易顾问Peter Navarro11月向华盛顿智库表示:“中国要是说,好吧,我们不会再做那些事,那么中国经济将丧失优势。”
然而,特朗普已面临金融市场和农民要求达成协议的压力,他也展现有能力在贸易战中小有斩获,当作是划时代的胜利。有理由相信他可以对中国故技重施。但对他而言这也带来2020年的政治风险,民主党人迫不急待想在铁锈带的关键摇摆州抨击他诉诸民粹的贸易疏失。
单单是这一政治因素,最可能的情况是中国要求持续冻结冲突,而非大规模的停战。这将意味着美国2018年对中国2,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徵关税–以及中国以同等规模回敬美国的报复行动–仍然存在。
这也意味着推出新的出口管制,严格限制出售关键的新兴技术给中国,并继续审查中国对美投资。这样的结果或许比两国真的打起来要好。但这不会消除世界这两大经济体陷入新冷战的可能,许多专家在2018年底对此忧心忡忡。
汽车冲突如果说2019年有一场特朗普挑起的贸易冲突恐怕会使得与中国的贸易争端蒙上阴影,那就是汽车问题。这场冲突的结果也清楚提醒大家,特朗普是如何重写美国长期以来的经济和战略关系以及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特朗普下令对美国进口的汽车和零部件进行国家安全调查,这个手法跟他在2018年用来征收钢铁和铝关税的模式如出一辙。此后他一再威胁要对欧洲和日本的汽车征收25%的进口关税。
无论是进口的斯巴鲁还是保时捷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这一点显然有待商榷。但这项调查符合政府所坚持对国家安全的广泛定义,包括“经济安全”在内。
美国认为,强大的制造业基础对于国家安全来说如同航空母舰舰队一样重要。加拿大和墨西哥已豁免于任何新关税,这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的一部分。
脆弱的谈判同时,欧盟和日本已获得承诺在与美国贸易协商时暂时免除汽车关税。不过,与欧盟和日本的贸易谈判虚而不实。再说特朗普这个人耐不住性子。
因此,在2019年底之前,有个真正的风险,即美国从欧洲、韩国和日本进口的汽车和零部件中,其中至少有逾1,400亿美元的大部分可能受到关税的打击。此举本身就会坏事。
但如果关税影响汽车零部件,供应链也会有受到更大打击的风险,这可能会影响美国以及现在在美国生产的外国汽车制造商。特朗普声称他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如今改名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他把新协议当作是关税和贸易交战方式的重大胜利。

全新的新闻主页XW<GO>现已登录彭博终端
彭博付费用户在终端上输入XW<GO>
即可根据需求与偏好
轻松获取包括宏观经济、债市、股市、汇市等
不同类别下的新闻与市场资讯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