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酸厂的故事(9)_硫酸厂的故事(9)蒲公英的种子

硫酸厂的故事(9)蒲公英的种子那时候很流行打电动游戏。我以前从来没有玩过,那段时间在师傅家学会了采蘑菇,打坦克,还有最好玩的魂斗罗。我们一般都是四个人,分成两家。因为我以前没玩过,最笨,所以就跟师傅一家,师娘就跟漆匠一家。我们常常玩的是打坦克和魂斗罗。打坦克的时候,一般都是我在下面防守,师傅就到上面进攻。我常常打着打着就分不清哪一个坦克是自己的了,结果经常自己把指挥部打爆。师傅每次都气得骂我:“你这个死娃娃!”漆匠和师娘在一边看了就猛笑,开心得不得了。因为我们每次打的时间都好短,一会儿就又轮到他们了。打魂斗罗的时候也很搞笑。我不知道两个人是在同时前进的,如果拉得太开,前面一个就前进不了了。所以老是听师傅在一边吼:“徒儿,你快跳噻,快跳噻!”我总是急得不知道怎么办,结果常常把师傅活生生的拖死。师傅简直拿我无可奈何。师娘看师傅着急了,就会安慰师傅:“林然,要么我跟种子一家吧!”师傅又不同意,说:“你跟种子一家,会死得更惨!”时间长了,我打游戏也越来越厉害,跟师傅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师娘反正输赢都无所谓的,漆匠有时候就会说点酸不拉叽的话,说什么:“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林然你以后不能教她了!”惹得我们全部取笑他。白天,依然是紧张的大修。我们每天都穿着全是矿沙的工作服,戴着鬼子帽一样的防尘帽去现场。腰上拴着皮带,上面挂着各种各样的工具,肩着扛着管子或者楼梯。大家都很积极地做事,都想早点完成检修任务,后面好轻松地玩几天。可是,有一天,师傅出事了。那天我们是去换一根通硫酸的管道。生产停了以后,所有管道里的酸都会流尽。但是没有想到,那根管子因为走向的原因,还有残留的余酸。撤管子的时候,本来是杨八赖去的。那天师傅却很奇怪,他说:“杨八赖,还是我来吧!不管怎么说,我都结婚了,就算被毁了容都不愁了。你娃还没结婚,要把脸照顾好点!”因为平常大家也经常开这样的玩笑,所以谁都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于是,师傅就去撤那根管子,我们站在一边看。在两截管子被拧开的一瞬间,有一头突然弹了一下,这个时候,管子里射出一线硫酸,正好溅在师傅的下巴上!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师傅扔下手中的工具,从楼梯上跳下来,然后咚咚咚就往远处跑去。一边跑才一边说:“我被烧到了!”于是,我们也赶紧跟着他往前跑。还好,前面不远就有一个水槽,师傅跑到那儿打开水龙头,放水猛地冲脸上。冲了一会儿,师傅又往医务室跑了。当时,大家都吓坏了,不知道师傅到底被烧得有多严重。我们也跟去了医务室。走到门口,就听到师傅在里面大骂:“我$$$$$$4的周**(我们领导的名字),我要是被毁了容,我婆娘不要我了,我要你给我赔一个!”我们听了,全部都忍俊不禁。想来,师傅精神这么好,烧得肯定不怎么严重了。进去看了师傅,才知道,硫酸溅了很多在脸上,因为管子的位置在师傅脸的下方,所以下巴上被溅到最多,脸上还好,稀稀拉拉的几点。医务室的值班医生正在给师傅擦洗,擦到被烧的地方肯定很痛,于是,师傅痛一下就骂一下我们领导。直到医生给他处理完。虽然脸上的伤一点都不影响师傅骂人,医生还是建议师傅住院观察几天。师傅呢,巴不得休息,不用干活。于是,师傅就住到了厂医院的病房里。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