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难忘1976_0.难忘76巢湖客人 76的早

0.难忘76巢湖客人 76的早晨,上初三的我和同学们在教室里早读,迟到的劳动委员童仁康一进教室就大叫:“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周总理死了。”“政治觉悟高”的班长立即站起来用批驳的口气纠正道:“应该说逝世了。”没过一会儿,公社的有线大喇叭放起哀乐,这时我们才相信,周总理真的逝世了。许多老师跑到校长的房间里听收音机,学生仍然做自己的事。我们这些十几岁的孩子不知道周总理的逝世会给中国政坛带来什么变化,也不知道周总理逝世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晚上,不少老师在操场上议论着,学生走近时,他们就停止说话,训斥要你睡觉去。教数学的杨老师还做了几十朵小白花准备在追悼会时发给学生,但是,过了许多天,也没有什么追悼的仪式,人们渐渐地淡忘了。大约是或稍后一、二天,我在家睡觉,父亲在听收音机,说什么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什么事。当时,所有的老百姓都不以为然,因为离自己的生活太远。只有父亲这样的小知识分子关心着政治,而关心的真正目的是和老师们开会时说说,或和邻居的那些农民们吹吹牛。若干后,我家有一本,好象是上面免费下发的,父亲认真看了好几遍,说写得不错,但我看了几篇,觉得象打油诗,没什么好看的,也许是我当时的龄小不知道诗的内涵吧。这暑假,闹地震,家家都搭了防震棚,正常的生产、生活都停止了,似乎随时都会大震来临。一直到九初,地震的警报也没有解除,所有学校停课。,我在钓鱼,下午三点钟的时候,钓得正起劲,忽然有几个神色慌张的人叫喊钓鱼的人赶快回家,我们都以为要地震了。回到家,才听父亲说,毛主席逝世了,许多人听了收音机后仍然不相信是真的,到了晚上,人们的心情才稍有平静,但谁也不敢发表任何议论。父亲学校的老师们整个晚上都坐在收音机旁,等待公布治丧委员会名单,要看谁排在第一,大家都知道,排第一者必定是未来的领袖,虽然谁当领袖对老百姓都是一样的,但就象现在一样,人们总是关心政治和时局的。过了几天,我们就上学了,学校和老师都在准备毛主席的追悼会,又过了不知几天,毛主席的追悼会隆重举行,我们所有的学生先到大礼堂排队按顺序依次向毛主席的画像三鞠躬,然后坐在地上听大喇叭,记得是王洪文主持追悼会,他的话说得很标准,第一句“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追悼大会现在开始”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华国锋致悼词,他的话说得不标准,很多地方听不懂,许多学生把“高岗、饶漱石”听成“高岗、老鼠屎”,但没有人敢公开说。有一个胆大而无知的学生竟然在会后说:“许多人开会时在哭,我真不知道他们哭什么,哭真的还是哭假的。”为这一句话,这个同学被公社关了三天,他的父母找了人,才放出来。想想现在的社会,真是很自由、很开放、很文明、很进步。朱德的逝世,我没有丝毫的印象,说真的,大概到二十几岁后,才在报纸上看到朱德也是76逝世的。……沧海桑田,事过境迁,往事不堪回首,一转眼三十多了,但这几幕往事至今我仍记忆犹新,好象三、四前发生的一样。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