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sight / old friend

我会记住在兴坪的日子

作者:燕子

2021年元月再去阳朔,在“江左雅居”这座三层楼的老房子吃猫哥做的第二顿菜,还是有本地的最好食材:鸭。

准备开吃前,猫哥坐在饭桌边,狗子辛迪依赖在猫哥身上,猫哥看着辛迪笑说:辛迪肚子饿了,才会这样叫。

饭前梦恋拉二胡让我欣赏,她的双手一高一低放在二胡上独奏,鸣曲,激情四射。她脸部的表情以眼晴为戏,她的眼睛在拉音符时颇具高冷的气质,与我平时看她写小说的神情完全不一样了。

辛迪听到二胡拉出来的音符,立即应声。它发出和应的声音很特别,像极了哭。我觉得辛迪和应的声音不是普通狗子吠叫的声音。

梦恋看着辛迪说:阿拉斯加这种吠叫,像狼的发音,它和一般狗子嚎叫的发音不一样,辛迪叫的声音是狼的声音。

梦恋说话时的神情,特别是像在跟辛迪对歌似的,一呼一应的对应很快。听梦恋解释完,我就笑得差点坐在地上,辛迪狗听到二胡声音继续唱出了狼叫的声音。

我有幸认识了才华横溢的朋友王梦恋,她除了经营小店以外还是个网络写手,听说也协助着编辑《阳朔文艺》的文稿,感谢她让我学习更多的新知识。

我们吃完饭了,猫哥泡茶给我喝。辛迪肥壮的身体和猫哥双腿的高度相等,猫哥用手抚摸着辛迪粗壮的身躯,和蔼地叫它:"退回去。"

辛迪非常听话地缩一只腿回去。

“站出来。"猫哥换成豪橫的态度训练辛迪了。

退回去,站出来,这样反复了三次,猫哥是故意逗辛迪玩儿。但辛迪认认真真地听从猫哥指示,每一个动作都不会违规。听到“退”就不前进缩起腿退回桌子底下去了,猫哥喊“进”,辛迪就把缩回去的腿从桌子底下又伸出来站在猫哥身边。

我当天还没意识到,猫哥那一出训练是霸道的温柔,我当时的心情就是观察着辛迪的动作,特别开心好想看多几次,猫哥就很认真地训练辛迪。

当三个人和辛迪一起真的是玩够了,我说:我好想辛迪也走过来在我身边,我能学猫哥一样摸摸辛迪拍照。

梦恋对猫哥说:你叫辛迪走去姐姐那里。

猫哥就对辛迪说:过去,过去。

他用手引导辛迪转到我的身边。

我觉得好和谐啊,辛迪的脾气真好,完全服从猫哥的指令。猫哥自己也是粘着辛迪不放手,他们两个的眼睛像会沟通,辛迪即使站在我这一边了,它完全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辛迪的一双眼依然离不开猫哥。

我会记住在兴坪的日子,古镇依山傍水,翠竹掩映,风景如画,这是一个让人来了三次还想要来五六次的好地方。

2020年9月末在江左雅居和梦恋虽是初见,却已然故人。

小编说:

去年9月,下着小雨的傍晚

姐姐从小店经过,几句交谈就结识了

从来相信缘分美妙

有幸认识燕子姐姐,还有应姐姐邀约

我们在桂林相处的三天美好时光

很好的遇见

编辑:王梦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