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一个人
2021年的第35次见面认真听,仔细看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天外来物 薛之谦 - 天外来物 -->
骑车的路上想了很多。
我是一个很喜欢在骑车想事情的人,应该说我很享受那种感觉,在行径的过程中思考,骑啊骑啊,只要没有骑到尽头,就不需要马上去处理。
我在思考对待朋友的方式,未来的生活等等很多很多,但是我今天、或者说最近,有了新的不同体悟。
01先从熟悉孤独感这件事情来说好了。
我很多事情喜欢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做,像是打游戏、打报告、念书、看小说、甚至是有时候会想要一个人去看电影。
但是很多时候你必须在一个你惊慌失措的环境下做事情,还要做得好,你是要先去熟悉人群不要害怕,心中无限自我催眠,下一步就是要让自己专心,专心到可以把事情做好的程度为止。
而专心这件事情其实一个人会比较容易达成,又或者,不会容易受到别人左右,想睡觉就睡觉、想吃东西就吃东西,不用去面对任何人,相对而言非常轻松。
我的宅可以成就我看起来不那么平庸。
而要先宅之前,你要先熟悉那种一个人的孤独感。
因为我没有天赋,在令我惊慌失措的环境中提出一个相对较好一点的提案跟计划。
再来是生活,我很多时候在想我到底要怎么样的生活,想要每天朝九晚五的固定作息,还是要天天酒池肉林、夜夜笙歌?
我都很喜欢,但是不论是哪一种,我都没有办法达成,我的平庸让我无法选择自己该怎么生活。
每天早上都跟床在进行拉扯,日复一日的,不想去上课、不想出门、不想面对人、不想吃饭、不想做任何事,而当你无法在事情上获得成就感的时候,你就不会想要再做任何事情。

02我真的很平庸,不论是资质才能相貌,通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我想要好好写文章,但是属于我自己的灵魂已经消失了,我的笔尖已经不再感动人心,沦为纸上的废物点心,虫一般的字体诉说的空壳尸体的无病呻吟。
我想要好好的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但是属于自己的声音被别人的言语淹没,我只能在飘扬于空气中的烟扬起时,扯出一个看起来是笑容的哭脸。
来了珠海,第一次看到珠海渔女。
海的颜色很漂亮,由浅到深的蓝绿色海水、白色浪花、掺杂各色的灰色调海滩,往两边延绵到山尖的交界线,我才认知到其实我果然很害怕来到海边。
景色这么美,我却想哭。
我曾经在高中的文章中写到,对于小时候的我而言,海是种信仰,但是其实我现在才明白,那不是信仰,那是一种畏惧。
畏惧在海中看见平庸的自己,载浮载沉的飘荡,没有居所、没有去处、没有自己。
在浪潮激起时我看见彩虹。
惊艳的快乐昙花一现却回味,我那个时候才扯出了多年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
我很希望再看见第二次,所以我在那边看了半个小时、再半个小时、再半个小时。
浪潮越来越大,风越来越冷。
我等不到,之后我就看着珠海渔女,开始发呆。

03回过神来已经发现自己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滴到被风吹到龟裂的唇上,而当我想要润湿我的唇时,海风已经将盐分镶嵌在我龟裂的缝隙之中了。
我吃到的咸味分不清是眼泪的还是海的。
之后脱鞋走进海水,前一夜跳舞跳到脱皮的脚底被海水浸泡疼到发酸,被石头戳痛到开始流血。
天际与海岸线的那端,我在想。
如果到了那边,会不会可以重获失去的快乐,以及幸福的权利。
平庸的苦。
就是不论怎么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平庸,但是自己还是知道自己是平庸的。
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让自己不平凡,因为不平凡才有选择的权利,而当你想要选择的时候,就比须比任何人更努力去争取。
但是没有用,当你不是弱势不会有人可怜你。
而当你不是优秀的人也不会有人多看你一眼。
而这就是平庸。
既不弱、也不强。
没得装可怜,也没得被敬仰。
所以什么都没得选。
什么都不能说。
文|ivana
希望你明天也快乐

熟悉的一个人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