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能全怪我们
——冠状病毒的反思
作者:张妹牛
进入2020年的鼠年,我们成了中国人,乃至世界人的“罪人″。因为我们,人类患了肺炎,而且是传染性极强的肺炎;因为我们,武汉、黄冈、鄂州等城市封城;因为我们,人类今年不能串门拜年,朋友不能聚餐,人类不能参加庙会。如此看来,我们还真有罪,细想想,也不能全怪我们呀。
我们本生活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我们家族大多寄居在蝙蝠家族,躲在岩洞,或是原始森林里。有些野生动物,生活在我们的周边,我和他们也就成了朋友,留宿它们家,也是常事,像穿山甲呀,竹鼠呀,蛇呀……都是我们的朋友。我们从来不主动与人类交朋友,可是,人类就是不按规矩出牌,不尊重我们不说,还经常把我的朋友连同我们的亲人逮去当美食吃。把我们的朋友杀死了,放在锅里煮,我的亲人也在热水中煎熬,一般情况下,最终都死了。为了活命,我们只有攻击密切接触的人类。有些人类为了追求美味,喜欢吃没有熟透的食物,半死的亲人只好钻到人类的身体里去。2003年春节前,我们的表亲SARS本来在穿山甲家玩得好好的,结果被人类一起抓去,成了某些人的美味,在煮食过程当中,大多数都已经死了,有少数通过变异活了下来,结果幸存的表哥们一气之下就进入了人体,在人体中繁衍生息,我们家族最喜欢人类的呼吸系统,尤其喜欢攻击人类的肺部,让人类的肺部发生病变。人类是需要呼吸的,每一次的呼出,就会喷出了一些SARS,人们在交往中感染,以致酿成了震惊中外的北京“非典″事件。这次我们也不想来,当我们在朋友家玩得开心的时候,人类就把朋友逮来(我们也跟着抓来了),囚禁在华南海鲜市场,朋友就在那里遭受屠宰,我们没法安身,为了保命,只好跑到人类的身上来。如果你们不吃这些野生动物,我们怎么能到城市中来祸害人类。静下来想想,真的不怪我们。
我们来到人体内,在人类的肺部安家落户,这里环境真好,30多度,没有风,没有雨,又没有天敌,适合我们生长,我们的队伍迅速繁衍壮大起来。我们强大了,人类就受不了,人类的肺就出问题啦。去年12月8日,就有人因肺炎受不了,住进了医院。当时以李文亮为首的几位医生就怀疑我们是SARS的近亲,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也发现我们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冠状病毒,可惜少数人没有深入研究,就不负责任地向世界宣布新冠状病毒肺炎“不会人传人”,以致麻痹了大多数人,轻视了我们的能力。如果及早重视,及早把患者隔离了,我等能飞出武汉?我等还能有今日的风光?
我们不得不佩服钟南山先生,他不仅医术高明,而且还有一双火眼金晴,只要我们家族出现,他立马就能辨出,并直言不讳地告诉世人:武汉发生的新型病毒性肺炎 “可以人传人”。害得我们无处可逃, 严重限制了我们向世界的进攻。然而就有些人不听政府的劝告,搞家庭聚会、同学聚会,为我们的扩张提供了机会。我们也尽力而为,让参加者都体会一下我们的厉害。还有爱凑热闹的人,总是跑到人多的地方,如公交车、火车等公共场所,为我们的发展立下汗马功劳。最近几天,湖北雨停了,出现了久违的太阳,不安分的人纷纷走出家门,自以为戴口罩了就安全了,这些侥幸者也为我们提供了便利。细想想,人类要是听政府话,不串门,好好呆在家里,不侥幸冒险,我们还能有如此作为?
我们知道,任何组织,包括我等病毒,与中华民族作对,最终必败。我们也是被逼的,战也是死,不战也是死,既然人类破坏了我们的家园,我等也要拼死一搏,也要让人类知道,破坏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其实,人们只要听从政府的安排,勤洗手,讲卫生;做好居家隔离,不串门,不外出活动;坚定信心,不信谣,不传谣,要不了半个月,我等将全军覆没。对那些既不讲科学,也不听话的,我们也决不手软。
肺炎患者增多,真的不能全怪我们。
(图片来自网络)
本刊长期征稿通知【黄冈新风】向全国文学艺术创作者征集优秀原创诗歌、散文、小说、摄影、书画等艺术作品。
投稿邮箱:hygh2017@126.com,主编微信N13409700556,来稿请附作者简介及照片。
本刊仅收原创首发稿,谢绝一稿多投,文责自负。投稿作品以七天为限,七天不用敬请另投它处。
赏金超过10元的按赞赏的80%支付作者稿酬,其余用于平台维护。所有投稿作者每一期只发放一次稿费,每周二发放上周稿酬。
主办单位:
1、三木秉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网站:
www.sanmubingfeng.com.
公司邮箱:smbfwh@163.com
2、三木秉风(枫)文化传媒网站:
www.worldsmbf.com/App/index.asp
主编:海月观晖 总编:雨朵 顾问:三木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