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上方蓝字关注故道文苑
展书观趣文,掩卷留思忖。
万相百态事,善恶醒世人。
(李济乐)
——看宏新如何说世相
不吃白不吃
作者:薛宏新 图片来源:文章自带
  瞅瞅天上的太阳已正南了,乌有镇的严午镇长坐在老板椅上转了半圈儿,不看表也觉得这天快到午饭时间了。此时,他放眼望去,镇政府大院来了一辆油光锃亮的小轿车,车门开处下来3个人,个个西装笔挺皮鞋锃亮,3人中一个瘦高,一个矮而黑,另外一个白而胖,胖子那派头,一看就是3个人中的头头。只见白胖子不轻不重地说:“我们到贵镇是来考察投资环境的。”
  这就像在镇政府内响起一声炸雷,所有人立马忙乎起来了,于是乎后勤人员急忙打扫卫生,于是乎通讯员没等镇长招呼就给3位倒上了茶,敬上了烟,于是乎办公室主任找来领导接待,于是乎负责文字的手忙脚乱翻箱倒柜准备材料,以应领导和投资商洽谈合作事宜,因为现在乌有镇盼开发投资商简直就像嗷嗷待哺的孩子盼奶一样急!
  还是见多识广的镇长严午有气魄,他大手一挥对手下人说:“无论帝王将相,还是平民百姓,人以食为天,人官肚不官,走,先吃饭,等吃饱喝足喂饱肚子再说投资事宜也不迟!”
  于是乎镇长副镇长办公室主任财政所所长众星捧月一样,簇拥着3位重要客人在镇政府食堂分宾主落座,虽说是政府招待食堂,但其软硬件设施绝不亚于市里的星级酒店,当厨师将各色美酒佳肴一一端上,从外表都可以看得出客人们是很满意的那种神情。
  食堂里主也好宾也罢于是乎都大呼小叫地喝酒吃菜,那边食堂操作间里有一位饱经沧桑的老头可就把一干人等全瞧在眼里了。甭看这老头貌不出众,现在又是个食堂的临时帮工,人家年轻时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懂阴阳八卦,知天文地理,天生一双眯眯眼,眼虽小,但看人视物一看一个准,简直比彩超拍的还细还准,时间一长,大伙反倒不知他姓啥叫啥了,全呼他“神算”。
  厨师长一边挥舞着大勺一边发话:“神算呀,又在瞧啥呢?葱姜蒜都没了,快点儿剥快点儿剥呗。”
  神算坐那一动没动,而是神色凝重地摇摇头:“是你葱姜蒜重要啊,还是咱镇招商引资重要?我看这3位客人有点不对劲。”
  厨师长一听停下手,伸长脖子往餐厅雅间瞧了瞧,一脸纳闷地说:“我咋没瞧见有啥不对劲啊。”
  神算低声说:“你再看看他们是怎么使唤手中筷子的。”
  厨师长好奇心大起,忙伸过头来仔细看去。只见第一位客人,就是那个瘦高个子,筷子在他手里就像小孩玩蚂蚱一样,一刻也不安生,当菜上来后,他闪电般伸出筷子,却又不立即去夹菜,而是把筷子在几样菜上空象老鹰侦察猎物一样盘旋一番,更像苍蝇在寻找下口的地方,又似乎是拿不定主意先吃荤菜好还是先吃素菜好。等夹了菜进嘴大嚼时,更是与众不同,他那筷头始终不离嘴,就那么搁在嘴唇上,随着嘴唇张合而波动,到最后嘴里菜咽下去了,他还要再吮吮筷子头,接下来才伸出去继续夹菜。更离谱的是,当桌上菜吃空时,别人都在谈笑风生等上菜,他却双手各执一筷,不住点的轻叩面前空碗空碟,一边口里还念念叨叨。
  厨师长挠挠头,说:“这吃相可真不咋的,像是饿死鬼托生的。”
  神算小眼睛一眯又一闪,笑说:“虽不是饿死鬼,但也差不多。你看他筷子伸出后在每样菜上空绕了一圈又一圈,这是为啥知道吗?是因为平时残汤剩菜吃惯了,乍一见这么多好菜拿不定主意了,这叫‘执箸巡城’,在饭局上是最不入品的一种;他还喜欢吮筷子头,这是标准的敲骨吸髓的吃法,这种吃法又叫‘品箸留声’;至于用筷子敲空碗空碟,这叫‘击盏敲盅’,是最让人不齿的,也是乞丐在人家门口行乞时的规定动作;嘴里念念叨叨,那是哀求主家赏一口饭吃,如果主人给他了,他就说些感谢话,要不给,就诅咒主家跟他一个样,而眼前这位显然是在说感谢的话。所以,通过这些职业特征,我敢断定他十有八九干过乞丐!”
  厨师长一听嘴巴张得比醋水碟还大,说:“这么说我们在侍候一个行乞要饭的?那你再看看另外两个呢?”
  神算把嘴一歪,说:“这吗,还得看他们手中执筷子的动作。”
  厨师长一听忙凝神看。只见第二位客人,也就是矮而黑的那个中年人,首先拿筷子的姿势就与众不同,别人拿筷子都是五根手指全屈着,只有他单单把个粗大的食指翘起来,而每当一样菜端上桌,只见他像农民用铁叉翻地一样,第一个把筷子伸到菜里来个底朝天,直到找到自己爱吃的菜后才夹出来扔到嘴里,接着继续执筷在盘中来回翻腾。再一细看,厨师长的眼睛忽然也瞪大了,他发现那矮而黑的汉子手中筷子竟拿反了!而他吃到半路都不知道,也太不雅观了。
  厨师长看到这里,嘴里忍不住咂吧有声:“这位吃相也不咋的,他以前是干啥的?”
  神算小眼一眯,说:“这还用说?是个小混混儿呗!你看他拿筷子时伸出个食指,这有个说法,叫‘仙人指路’,这对人是极不礼貌的,只有那些像螃蟹在道上横着走的人才会这样肆无忌惮;他夹菜时乱翻乱抄毫不顾忌他人,这叫‘执箸刨坟’,更是粗野自私的表现;至于拿反筷子,那叫‘颠倒乾坤’,也只有那些目空一切的小混混儿才会这样。”
  一番话只说得厨师长连连点头,说:“以前我总是服侍些头面人物,今天算是碰见鬼了,你再评评第3位,说真的,我左瞧右看,实在看不出这位有什么背景来。”
  谁知这回神算好长时间没开腔,厨师长侧目一看,只见神算那小眼里竟露出迷茫的神色来,厨师长乐了,说:“怎么了,也有你吃不准的时候?”
  神算点点头:“还真见鬼了,你看这位白胖子,执筷动作正规,喝酒吃菜潇洒,真可谓谈笑风生,气度不凡,酒桌上的礼仪面面俱到,一丝不乱,一副严丝合缝的头面人物模样,不过跟那两个货色在一起,也不可能是什么好鸟呀?可我瞧来瞧去就是瞧不出半点破绽,厉害,厉害啊,这人功力太深厚了!好在咱严镇长也算是个老油子了,应该有所觉察吧?”
  就在两人品头论足时,那边陪客的和客人均已停了筷子,原来这顿饭吃完了,一番客套后一行人鱼贯而出,不用说该谈正事了。厨师长忽然有点担心起来,说:“神算,我得提醒咱严镇长一句,别让人家给骗了。”说着走出去叫道:“严镇长,严镇长,请您等一下!”
  严午镇长把他那肥大的身躯一步三晃地摇过来,一边剔牙一边粗声问道:“什么事?嗯,你今天菜烧的不错,特色菜还更是有我们乌有镇特色……”
  厨师长低声道:“严镇长,我想多句嘴,那3位客人有点不对劲啊……”
  厨师长没有提神算,是想独揽大功,谁知严镇长听了脸盆似的大脸一沉,原本笑盈盈的一张脸霎时像下了霜,拔出牙签喝道:“瞎胡扯屌蛋啥!这是该你操的心吗?”一句话吓得厨师长连个屁也不敢再放。
  严镇长没让他们3个人上楼就把客人送走了,据说因为对方投资条件太苛刻,根本谈不拢。
  一晃过去十天半月,这天厨师长和神算一起看电视,忽然间子虚市一条新闻吸引了他们的眼球,说是邻乡被3个骗子借投资之名骗去了好多钱财,幸得骗子被警方抓住了。两人凝神再看,不出所料,正是那3位,然后,两人清清楚楚地听到播音员抑扬顿挫地介绍3个骗子的真实身份:一个曾是乞丐,一个混过黑道,而白胖子是个因腐败而坐牢的邻省某乡的前镇长。3人在狱中相识,虽说敛财的手段各异,但本质一致,在狱中一拍即合,这不,一出狱便组团忽悠人来了。
  厨师长听完目瞪口呆,一竖大拇指说道:“神算,你还真不是吹的,不服不行啊!”
  神算一撇嘴,说:“也就一般般吧,否则怎么就没瞧出白胖子的身份?幸亏咱严镇长跟他们没谈拢,否则也上当受骗了,唉,真悬啊……”
  厨师长一听哈哈大笑:“你还蒙在鼓里哩,我事后听人说啊,自打见到那个白胖子第一面起,咱严镇长就知道他的大致身份了,或许这就叫什么味相投吧。而镇长之所以不揭穿,还好吃好喝地招待他们,纯粹是为工作需要,你知道吗,咱镇上很少有人来投资,他们这一来,甭管谈成谈不成,至少算有个投资意向了,咱严午镇长也好向上级交代,同时也名正言顺的吃了一顿招商引资大餐,岂不是两全其美?”
  这回轮到神算吃惊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以后谁再喊我神算我跟谁急——还他妈的比彩超准哩,快羞死人了,原来我猜不出的角色太多了。”  
作者小传:薛宏新,男,1964年10月生于河南原阳大宾乡薛大宾村,中共党员。曾出版《小河的梦》《婆婆是爹》等个人文集,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故事会》《故事世界》《民间文学》《今古传奇故事版》《传奇故事》巜古今故事报》《文艺生活~故事汇》《人民日报网络版》《河南日报》《洛阳日报》《郑州晚报》《河南科技报》《新乡日报》《牧野》《微型小说月报》《公平正义网》《故道文苑》《德孝记者网》《乡土新乡网》《原阳》《酸枣花》巜林州文苑》等数百家报刊、网络平台,为公平正义网河南频道主编,现供职于原阳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故道文苑》特约撰稿人。
节扫码关注故道文苑
欢迎投稿,稿件须是原创,文责自负。稿件请注明作者并附照片一张。投稿邮箱:2514349440@qq.com
文章赞赏全部归原作者所有,平台将以红包形式发放给原作者。
点分享
点点赞
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