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
吝啬粮食
唐锦禄

在收获时的田野走路,我只要见到一秆瘦小的稻穗或颗粒并不饱满的麦穗,哪怕手中提着东西,或者肩上挑着担子,我也会停下来,把那穗子拾起。家里人不小心掉下的米粒,经我发现,会一粒一粒拾起。吃不掉的剩饭剩粥,我会把它送给饲养鸡鸭的人家,小镇上没有人饲养鸡鸭了,我就把这些剩余的粥饭,倒进河里喂鱼虾。不理解我的人,认为我吝啬,说我吝啬就吝啬,别的不吝啬,就只吝啬粮食,我自认为也是一种美德。 我珍惜粮食,是自小养成的,这习惯的养成,与我的祖母有关。我居住的小镇上,走出街后就是田野,夏收、秋收的时候,我记得我的祖母搀着我,走过长长的石板路,到田野里拾穗子。大片的田地没有翻耕,拾穗人不知在这割完麦子和稻子后的田里,木梳一样梳过多少遍了,可是祖母不厌其烦,在满是庄稼茬子的田里走来走去地拾着,每次回去,祖母都有收获,但收获很小,有时只有小小的一把穗子。 穗子积多了,是麦穗祖母就在石臼里舂,簸出金亮的麦子,去面店换回面条;是稻穗,祖母是把谷粒从穗子上刮下来,放进石臼中舂,簸出谷糠,一粒一粒鼓鼓的黄米放出清香。在祖母特意的要求后,母亲安排,请来了姑母姑父等亲戚,一起共进祖母拾穗拾回的面条和大米饭。一顿家常饭,像是举行一种仪式,大家吃得认真严肃。这种场面刻骨铭心,年复年、月复月,使人难以忘却。大人在桌上谈些什么,别的,我不记得了,只记得父亲说过:拾一根穗头,就是向土地磕一个响头,我们的这一顿饭食,娘要磕多少个响头呀! 往事渐渐远去,在现今的日常生活中,见自己的孩子和他家的孩子,一点不珍惜粮食,我对他们讲述我祖母的故事,可这故事像牵线搭脉一样,总是搭不准孩子们脉搏的跳动,我怀疑在工业化社会中,古老的农业故事,是不是巳经过时了,节俭,在今天还算不算美德?我的苦口婆心,在孩子们的心目中,看来可能已经成为话语的不节俭了。
编辑 / 今夜无眠
唐锦禄,曾用名:翰儒,笔名:德行天下、与世无争、昭阳君。号:柳叶居士。中共党员,江苏兴化人,退休干部。喜爱文学和码字,有2000多篇各类文学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经济日报、法制日报、工人日报、解放日报和新华日报等省级以上主流媒体,且多有获奖。
洪城文艺
主编:吴庆书
顾问:乔加林 孙昊 刘萍
编委:孙修军 许彩军 桂纯友 谢展谢升高 满少萍 张修美 潘茂贵 张云婷 卓维平
关注我们
发现更多精彩
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投稿:qs15312746255

稿


?征稿范畴:各类原创精品美文、美食、美篇暨情感、励志杂文、随感,诗歌、散文、小说、故事、评论,体裁、题材不限。平台力推原创,发过其他媒体稿件勿扰。拟投稿件不得先行自发群聊和朋友圈,否则平台不予刊发。
?稿酬发放:稿酬来自读者赞赏,有赞赏则有稿酬,无赞赏无稿酬。稿酬以微信红包方式发放。一周内赞赏六成付作者稿费,四城留平台维护;一周后赞赏用于平台发展暨年终岁尾福利发放。有赞赏作者请加主编微信,未加微信或红包未领者作稿酬自动放弃处理。
?投稿方式:投稿请发专用邮箱[email protected],亦可添加主编微信(qs15312746255)对话栏发送。投稿以正文加附件(文件、文档)两种方式发送,不接纳其他方式投稿。平台发稿周期暂定两周,两周以后未见推送,也未获采用通知,请另投他处。
往期回顾
/热点
致前往天国路上的同胞们/钟婉
/关注
夏/袁卿
长按加主编微信加入洪城俱乐部-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