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猫走丢了,到今天,整整一个月。
我今天又跟我妈确认了一下,她已经四处找过了,猫还是没有回家。
(一)
我家的猫,是一只六岁的成年橘猫,大家都说大橘为重,但是我家的橘猫,却身型矫健,是一只帅气的小伙子。
其实,它本是一只流浪猫,几年前被我妈在家附近发现,奈何我家当时有一只灰猫,便送给了邻居胖婶喂养。
要说这胖婶,收下猫的时候答应了会好好喂养,可是几个月下来,猫儿便饿得瘦骨嶙峋,想必是这胖婶只想着有猫在便会吓走老鼠,并没好好对待这橘猫。
好在这猫并不傻,在胖婶家吃不饱的时候,便跑来我家,我妈看它可怜,毕竟也是自己救下的猫,便会喂它些吃的,这一来二去,竟气走了我家原来的灰猫。
于是,这橘猫便正大光明地成了“双面间谍”,哪家有好吃的,便去哪家,平时闲来无聊,便在村子里到处跑跑逛逛。好在它也乖巧懂事,我家和胖婶家,都未曾出现过老鼠,想必,也有它一份功劳。
(二)
就这样过了两三年,我家和胖婶家陆续搬走,而这猫,胖婶自然不愿麻烦带走,便兜兜转转,又跟了我们家。
本是换了个新环境,我妈担心它怕生,便把它关在了偏屋,哪知这猫的本性野惯了,不比宠物猫娇惯,它竟是在屋子里撒泼打滚闹得家里鸡犬不宁,我妈也就只能把它放回了院子,任它东西南北四处跑。
要说这橘猫毕竟也是小时候在江湖流浪过的,不出一周,便把周围的环境熟悉了个精透。早中晚,每当家里做好饭,它便准时守在门口,等着家里人喂它吃的。白天无事,或是躺在院里晒太阳,或是蜷成球呼呼大睡。而到了晚上,便难以寻它踪影,想必是四处飞檐走壁,呼朋唤友。
这橘猫随性,倒也是无拘无束,没有天天腻在家里,但是它也知道江湖难混,为了吃饱肚子,还是会按时回家吃饭。而且它颇会看人脸色,知道是我妈喂它多,便天天去门口接我妈下班,哄得我妈很是开心,又知道我妈爱干净,纵是谁唤它,也不会踏入屋门半步。所以,橘猫走丢后,我妈颇为难过。
其实,它也是曾经走丢过一次,去年冬天,它多日未归,本以为凶多吉少,或是被人抓去了,或是吃了什么东西病在了外面,谁知后来它竟然回家了,而且还带回了一只三花的母猫,不久,那三花猫便在我家偏屋生下了几只小猫,那几只小猫里,多是橘色。
后来,我从外回家,那三花猫见了陌生人甚是害怕,一天内就把几只小猫全叼走了,三花猫也再未出现。但是,我家橘猫倒是经常叼些吃的出去,想必是去照顾它的妻儿也未可知。
(三)
就这样,生活继续,橘猫也如往常。只是去年冬天,这橘猫不知怎的开始一块块掉毛,想必是长了猫癣之类,它痒了便会用嘴去把背上的毛一块块叼光,那些日子,帅气的橘猫成了个赖皮猫。
我妈带它看了兽医,兽医给它开了点药膏,我妈会按时给橘猫涂上,但效果也并不明显。这橘猫还是一边掉毛,一边拔毛,再一边长毛,我妈那些天也担心,这猫会不会活不过冬天了。
怎料今天春天后,橘猫的病,竟然慢慢好了,身上的毛不再掉了,它也又长回成了那个帅气的大橘。
今年秋天,我回家,和我奶奶坐在院里的小板凳上晒太阳,橘猫就安安静静地趴在奶奶脚边。我用手机拍了一张《老人与猫》,画面很温馨,让人感觉暖洋洋的。
北京的雪,已经下过一场了,家里也越来越冷。而橘猫,自从一个月前的某天出门玩耍,就再也没有回来。
不知道,是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了,它不想回家了,还是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它回不了家了。
冬天的风那么大,也不知道它,冷不冷。
(四)
我本在家时间不多,和它感情并不深,可是此时,我却发自心底的难过。
我慢慢明白,这只橘猫,于它来讲,并没有把自己看成是别人圈养的宠物,它来去自由,无拘无束,饿了便来家里讨点吃的,会明白人对猫的期待,老实本分地讨点家里人的欢心。但说它没有感情,也并不是,它认得家里的每一个人,也没有选择别人家的大鱼大肉。它知道呵护自己的妻儿,也尊重它们的选择。
我总想着它还会回来,毕竟这么多年,它走南闯北,也是经常带着伤口回家。如果我能听懂猫语,真想问问南村的猫家帮,北院的犬家寨,大橘在这江湖中,到底分量几何。
但是,这不重要了,就算它只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猫,但也肯定是个洒脱之猫。
而它,又不仅仅是一只猫,更是一个懂得如何站着生存的行者,浩渺世间,大橘知,何为重。
所以,我更难过了,因为等我明白的时候,它,已经消失在这江湖之中了。
而唯一的慰藉便是:大橘这种离开的方式,也许才是属于它的方式吧。
因为,它不是宠物,它,是一只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