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叔说历史 让历史更美更有趣更贴近生活
明英宗朱祁镇与钱皇后:
痴女为夫,哭损一目
明英宗朱祁镇在明朝诸帝中,命运经历堪称奇特。其奇有三:一曰,不知生母为谁;二曰,土木堡之败被擒,帝位为其弟郕王朱祁钰所得;三曰,景帝朱祁钰失道,英宗夺门复辟成功。
英宗只活了三十七岁,却好像经历了几世几劫。英宗拥有超凡的人格魅力,通俗地讲就是人缘特殊的好,一般跟他接近的人都会喜欢他,关切他,拥护他,这也为他以太上皇身份成功复辟打下了基础。
英宗一生中,有两个重要的女人。一个是他的养母孙太后,她是宣宗的皇后,在宣宗的默许下,偷偷地抱养了别的宫女的儿子作为嫡子,即为英宗,那位英宗的亲生母亲不知名姓,遭际也不甚其详;另一个是英宗的皇后钱氏,出身并不高,但对英宗一往情深,堪称一个“痴”字,英宗被掳的那些日子,她伤心悲恸,哭损一股一目,这等大爱惊天地泣鬼神。
英宗不知生母为谁
英宗朱祁镇的老爹是宣宗朱瞻基。宣宗是成祖朱棣的孙子,仁宗朱高炽的儿子。宣宗即位后,改元宣德,明朝经过六十余年的治理,到了宣德年间,“蒸然有治平之象”。
史书上形容宣宗:“英姿睿略,庶几克绳祖武。”说他英姿伟略,差不多赶上乃祖了。这当然有些过誉,不过总体上来说,宣宗是个不错的皇帝,在他享祚的十年中,朝势之美,生民之乐,史不胜书,号称“仁宣之治”。
宣宗前后有两个皇后,先立胡善祥为皇后,再立宠妃孙氏。孙氏假装怀孕,生下皇长子朱祁镇,宣宗以此为由,废掉胡皇后,改立孙皇后。英宗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母就是孙氏,其实,他乃是宫女所生,孙氏假孕,取而为子,前后完全是一场骗局。
这些故事说来话长,且容慢慢道来。
先从宣宗的一场啼笑因缘说起。话说成祖朱棣死后,朱高炽即位,是为仁宗,皇后为张氏,在位不足一年,就病死了,传位于宣宗,张太后主持朝政。宣宗与孙氏原是青梅竹马,不料想成祖从中插了一杠子,致使宣宗有了一次不如意的婚姻。
孙氏,山东邹平人,因父亲任永城主簿,早年的大部分经历是在永城度过的。永城这个地方不是等闲之地,张太后的娘家就在此处。
张太后的母亲彭城伯夫人时常返乡探亲,听人传说,本城的主簿孙家有一位女儿,天生丽质,倾国倾城。她的美貌俨然成了这个小城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彭城伯夫人有些不信,打算亲自证实一下。
有一天,彭城伯夫人叫来亲朋故旧,大家坐在一处,又派小厮拿着名帖,去孙主簿家把孙小姐请来。孙主簿一看是当今太子妃(时成祖在位,仁宗为太子,张氏为太子妃)的母亲前来相邀,如何有不答应的道理,吩咐孙小姐好生妆扮,随后就领来相见。
彭城伯夫人不看便罢,一看就喜欢得不知怎么才好。她心中暗想,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北京城的皇宫我也经常去走动,美女见过上千,如过江之鲫,像孙家小姐这般美貌的,竟是头一次见!
当时老夫人特别高兴,拉住孙小姐的手,询长问短,让她在自己身边坐着,左一眼右一眼,上一眼下一眼,不停地打量,眼神中溢满了爱意。临别时,又把自己头顶的一枚玉钗赠与孙小姐,叫她经常来走动,不要生疏了。
以后,彭城伯夫人一旦回到永城,就要孙小姐相陪,就像自己的亲孙女一样。彭城伯夫人如此殷勤,其实另有打算。她见孙小姐美貌无匹,聪明伶俐,又是自己的故乡人,因此想撮合一门婚姻,把孙小姐介绍给自己的外孙子——时为皇太孙的朱瞻基。
朱瞻基年龄与孙小姐相仿,尚未定下婚事,在外祖母彭城伯夫人看来,外孙若能与孙小姐成就婚姻,真是天赐良缘。因此,她趁一次进宫探亲的机会,向成祖朱棣谈起此事。
成祖一听,非常欢喜,当即召孙小姐进宫相看,如果真如彭城伯夫人所言,亲事就成了。结果孙小姐进宫来,成祖看后十分中意,捋着花白胡须赞不绝口。鉴于朱瞻基和孙小姐年龄尚小,成祖决定将孙小姐养于宫中,等待成年后,再与他们完婚。
皇家做事就是不同凡响。古来也有童养媳的,不过是养在娘家,待到了成年再娶过夫家。成祖却独辟捷径,将未来的孙媳妇养在宫中,让她与未来的丈夫一起长大。这样培养出来的感情自是常人所不及的。由此来看,成祖到底不是个凡庸之人。
经过爷爷的巧意安排,朱瞻基和孙氏一起度过了“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少年岁月。他们从小就生活在一处,又知道自己将来要成为彼此的至爱之人,因此格外亲近,早就定了三生之盟。
转眼到了永乐十五年,朱瞻基十九岁,孙氏也过了及笄之年,安排他们的大婚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然而事情就在此时起了变化。
有句俗话叫做: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说得是韩信的故事。朱瞻基和孙氏的婚事,也可用这句俗语来形容。就当朱瞻基和孙氏以为婚事万无一失的时候,成祖突然变卦了。
成祖不顾自己许下的承诺,也不顾及孙氏已养在宫中十余年的事实,决定为朱瞻基另选太子妃。这也许跟成祖晚年曾想废掉仁宗朱高炽有关,或者他不想一个地方出两个皇后,刺激外戚势力膨胀。总之,他的一念之差摧毁了朱瞻基的幸福,也破碎了孙氏的梦想。
也许,还酿造了一桩悲剧——英宗生母的悲剧。如果孙氏一开始就顺利地当上了皇后,她也不会出此下策,假孕盗子。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事情是那样,英宗会不会有,明朝的历史又待如何,就很难说了。臆测不能成为历史的注解。
成祖亲自把关,经过一番挑选,来自山东济宁的胡善祥成为朱瞻基的嫡妃。而青梅竹马的孙氏只能成为侧妃,充当姬妾。
消息传来,对朱瞻基和孙氏不啻当头一棒。朱瞻基垂头丧气,对皇爷爷包办的这桩婚事敢怒不敢言。孙氏伏在床上痛哭不已,黯然神伤。
不过,朱瞻基对这场逆来顺受的婚姻,自有应对之道。他只爱孙氏一人,对这位来自陌生领域的嫡妃胡善祥,不理不睬,形同虚设。
可怜的胡氏,因为成祖的从中作梗,使得她自入宫以来就成为一个令朱瞻基十分反感的人物,婚后的生活,也因朱瞻基的冷淡和漠视,变得如冰天雪地一般。胡氏因此得了一场大病,久久难愈。
八年后,成祖去世,就在同一年,即位仅十个月的仁宗也撒手人寰,二十七岁的朱瞻基即位,是为明宣宗。
即位后第二个月,宣宗不敢违背成祖意愿,册封胡善祥为皇后,孙氏为贵妃。但出于对孙氏的宠爱和安慰,宣宗硬是让她享有胡皇后所享有的一切待遇,包括象征着地位和威仪的金册金宝。
除此之外,宣宗还与孙贵妃密谋,让孙贵妃成为太子之母,然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废掉胡皇后,改立孙贵妃。不过如意算盘尚有缺憾。孙贵妃专宠至今,只育有一女,然后就再没有怀孕。要想成为取得皇后之位,首要条件就是要生育太子,这对于孙贵妃来说似乎要另做文章。
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宣宗夜宿孙贵妃寝宫,宽衣就寝的时候,孙贵妃迟迟没有上床,而是唤出一位容貌艳丽的宫女,打扮得花枝招展,袅袅娜娜来到宣宗身边,服侍宣宗躺下。
孙贵妃用手指着这位宫女,痛哭流涕地向宣宗解释:“皇上,妾的前途富贵尽在此人!”宣宗会意,当晚临幸了那位宫女。
如此之后,皇宫中传出了孙贵妃“有孕”的消息。张太后也着实高兴,没想到孙贵妃先开花后结子,竟孕育了龙种。宣宗膝下荒凉的光景也该结束了。
后宫沉浸在一片喜悦当中,唯一欢喜不起来的就是胡皇后一人。宣宗几乎不临幸皇后的寝宫,胡皇后终日以泪洗面,更奢谈怀孕生子。
孙贵妃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以至于怀胎十月,愣是没人知道是宫女代孕。宣德二年十一月,冬雪皑皑,孙贵妃“降生”一位男婴。宣宗这才有了庶长子。胡皇后没能生下嫡长子,将来入继大统的只有这位庶长子了。
这位男婴就是未来的英宗朱祁镇。英宗一落生,只知道自己是孙贵妃所生。那位英宗的真正的母亲的命运,不得而知。
不过可以设想,孙贵妃为了封存事情的真相,英宗生母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或被孙贵妃逼死,或被勒令自缢,或遣放出宫再派人暗杀,种种论断仅为推测,可以确定的是,孙贵妃办事干净利索,没留下一丝英宗生母的蛛丝马迹。
明日更精彩
特别提醒:美好的一天结束啦,喜欢文章的小伙伴们别忘记点击文章右下角“在看”两个字并分享朋友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