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的思想国
01
前几天躺在床上刷手机的时候,手机突然弹出来了一条短信。
媳妇儿:“请问你是哪位?”
心里突然一惊,然后我在脑子里飞快地锁定“媳妇儿”是谁。
那是我初中时代的好朋友琪琪,当时关系好得不得了,我们俩互相叫对方“媳妇儿”,后来上了大学,不在同一个城市,联系就慢慢变少了。
但是她所有的联系方式我依旧备注了“媳妇儿”——我们两个给对方独一份的称呼。
有点失落地,我回复说:“我是麦子啊,媳妇儿,你怎么啦?”
那边马上回复:“啊,你是麦子啊,我是琪琪的妈妈,我联系不到琪琪,这个号码是她的旧号,我在通讯录里看到有个人的备注是‘媳妇儿’想着和她关系一定很好,就来问问是不是知道她的情况。”
这才想起来,可能是琪琪把她原来的号码给了她妈妈,我的手机上有三四个她的联系方式,备注都是“媳妇儿”,每次她换号码,我把新的存上,嫌麻烦就没有删除旧的号码。
后来很晚终于联系到了琪琪,确实好久没有联络,上一次,我们彼此的问候还停留在中秋节的月亮上。
可是一想到,我在她的手机里,也是用“媳妇儿”这个称呼骄傲地守护着当年的默契,就觉得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褪色的。
02
在社交网络已经成为生活必须组成部分的今天,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很多日常交流都是在手机上完成的。
我们在和屏幕后面的朋友,家人对话交谈,电子屏幕的疏离和交流对象的具体共同营造出来一种复杂感觉,当你在确定这个人到底是谁时,备注名的确发挥了很大的心理暗示作用。
大概没有人会给刚认识第一天的人加什么特殊备注。
备注名字的产生本身就是一种笃定地宣告:我们之间已然发生了故事。
我听说过很多情侣因为备注名闹翻的事情,觉得既无奈又理解。
一方面,可能确实有人的习惯就是输入全名,不存在什么冷冰冰的延伸解释,只是因为拥护实用主义,认为方便查找。
另一方面,矛盾而令人难堪的的事实是,备注备注,是用来给自己看的,是因为对方在你心里值得去有个专属的称呼,或者是在你们共同的语言体系里,这样的称呼让人觉得熟悉亲切。
试问,如果你发现了对方没有给你备注,你就给TA布置了这样的强制任务,那么这样的备注又有什么意义呢?
03
《月光宝盒》里,铁扇公主这样幽怨地对至尊宝说:“以前陪人家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换旧人了,就叫人家牛夫人”。
是一句笑着笑着,就不忍心再笑的话。
在那个故事里,月亮始终没有说话,置身事外,客观地注视着这世间的情情爱爱来来走走,不解风情,感受不到相依偎的人抬头时,二人目光在她身上相遇的甜腻,也同样不通情理地把甜全部吸收,时过境迁,光反射到铁扇身上,只剩下一层薄薄的冷。
从冒犯甜腻,到礼貌克制,不爱的证明硬生生地躺在称呼里,噎得你说不出话。
聊了这么多,翻了翻手机,看着那些我自己给朋友们古怪的备注:“刘事事儿”、“乌拉呼远君”、“是羽佳鸭”……好像自己也忘记了这些莫名其妙的名字有何出处,但确实都是我不假思索就打出来的称呼。
还有几个朋友只有姓氏,“南”、“焦”、“郝”,是因为当初没有灵光乍现的想法,但也硬要跟别人不一样。
记得和南聊天的奇妙感觉,你知道那些字符从大洋彼岸而来,我们追问世界,探讨宇宙。看着聊天框上那个奇妙的单字,发觉有些情感就是这样欲言又止,汹涌翻腾。
带着这个姓氏的人很多,但对我来说它是你的一个符号,或者说,我看到它,就想起你。
04
已经有不少文章聊过备注的问题,标题或多或少有些看透人心的得意,诸如“微信备注反映了他爱你的程度”,“给爱的人,备注一定是这样的”……
一开始,我的确是带着戏谑去看的。我不喜欢这样为了吸睛就去大张旗鼓地断定一件事的做法。
但慢慢地,要承认,是因为我自己不确定是否被这样笃定地在乎着,所以就生出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这种机制就是强迫自己去在内心合理化这件事,去告诉自己意义没有那么大,然后欺骗自己,粉饰太平。
这应该不是矫情造作罢,又有谁不希望自己可以是另一个人心里独特的存在呢?
这一生短短几十年,不过是一场不断拉长纵深,抑扬顿挫的感受。那些疲累的途经,因为可以偶遇故事的发生,而变得不足挂齿,我只是想在不捕捉星光的瞬间,遇见你的眼眸。
所以,给我一个称呼吧,就如同记录下来这个春天的第一朵风。
祝愿大家都能遇到这样的人,TA带来怦然心动的备注名,或者你已经遇到了,把这篇文章转给TA。
没有什么理由,浪漫感情大多没有实用价值,
因为“我能给你的,恰好大多无意义”。
----------作者 | 李子麦
编辑 | 朱雅玲
审发 | 王龙龙
本文系青小小(ID:zqwqxx)原创
转载请留言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