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和同行们聊起前几年影视行业的疯狂,总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虽然才过去两年,但已经难以想象那时候,为什么有人一上来就敢把论亿算的大制作押宝在偶像身上,让他们当一番挑大梁。
偶像的粉丝原始积累来自舞台和外表,那种尽情释放个人魅力的表现方式和躲在角色后面演戏完全背道而驰,事实证明揠苗助长根本行不通,太着急反而暴露短板,现在大潮退去,回想曾经的流量们转型演戏,大多只留下数不尽的群嘲名场面。
作为第一代偶像中的top代表人物,鹿晗也曾经在风潮中凌乱过,演过事后证明并不那么适合他的大男主玄幻古偶和小甜剧 —— 很明显,他的长板并不在性吸引力上。但经过一段时间沉淀,他最近上的几部作品,又让人看到一些章法,也许可以成为一个同类明星中的研究样本。

回到时间线的最初,会发现鹿晗一开始就是少有的第一步迈得比较谨慎的人,刚开始接戏的时候,没有追求一步登天当男主,反而接了几个配角,而且选角色也是走稳妥路线,演的都是和他本人形象甚至职业有相关性的角色,给自己降低了入门的门槛,比如处女作《重返20岁》里,他是在路边弹吉他唱歌的弟弟:
《摆渡人》片子本身虽然争议声巨大,但他在其中的客串戏份却让人记忆深刻。出场的那个场景其实很杰克苏,穿一身黑色铆钉皮衣在雨中唱歌,要么就是骑机车在乡间小路奔驰,不由替他捏一把汗,但他的清爽让这个片段成了为数不多的亮点。

前段时间我们写过的网剧《穿越火线》,对鹿晗来说也是本色出演路线的升级:他在里面演一个爱打游戏的少年,不过进化在戏份多了,人设的层次也更丰富了,不仅有意气风发的热血和搞笑桥段,还有落寞时刻,比如想做这一行没人理解,只好退出赛场去当文员,和一堆大爷朝夕相处。又或者是被困在游戏里十几年,再出来时连微信都不会用了。
这些情节就像是现代版的武侠小说男主,让直男们天然共情,所以这部剧在虎扑反响很好,前段时间他们选最喜爱的新生代男演员,夺冠的正是鹿晗。
不过话说回来,本色出演的角色意味着竞争大、壁垒低,影视圈最不缺的就是更年轻、更帅气的阳光boy,同样的人设不能吃一辈子,对进入3字头的鹿晗来说,再次转型升级还是迫在眉睫。
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他又走出了第二步:颠覆过去的既定印象,在迷雾剧场第四部作品《在劫难逃》里演了最大的反派。这又是一个参考性很高、性价比无敌的选择,为何这么说,后文会分析。
这部剧目前豆瓣已经开分了:8分,在观众期待被前几部剧拔到无限高的前提下,是个不错的分数,并且我观察了一天,数字暂时稳定,如果是被粉丝刷出来的高分,会短时间大跳水的。
它海报上的英文名叫西西弗斯,剧情一开场出现一个修手表的店叫五指山,其实都是用符号化的信息在暗示主线:一个时间循环的故事。

故事发生地是个虚构的绿藤市,拍摄地在潮湿的重庆。
王千源饰演颓废中年刑警张海峰,鹿晗是他的对手,杀人犯赵彬彬。
剧情第一集就很高能,进度条仅仅走了30分钟左右,赵彬彬就把包括张海峰、他前妻(吴越演)和自己的几个仇家在内的主角团全干掉了,一个不留。
这剧集还怎么演下去?
紧接着,张海峰突然惊醒,发现时间线又重来了,第二次轮回开启,他凭着前一次的经验以为自己救下了所有人,在运送赵彬彬的救护车上问他,这次你还能杀了我吗?

赵彬彬阴恻恻一笑,整辆车瞬间爆炸了……
第三次醒来,时间线直接倒退回2017年,张海峰带着前两次循环的记忆,遇到两年前的赵彬彬。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进入时间循环,也不知道此时的赵彬彬认不认识他,只知道赵彬彬将来会杀人,两个人由此开始时间竞赛,一个要尽快找出对方背后的故事,另一个要在刑警紧盯着自己的情况下完成杀人计划。
赵彬彬对鹿晗来说是个讨巧的角色,首先体现在初亮相时就有和王千源在警局审讯室对峙、在大厦天台上绑架吴越这样的情感爆发戏份。比起那种生活感强的角色,这样大张大合的极端反派对演员来说更容易找到情绪的支点,同时观众接收到的冲击力也很大,一上来就能让人忘记演员本人,记住角色。
审讯对峙发生在一开场,有人死了,鹿晗的角色自称叫付吉亮,来自首。
交代着交代着,在一个时间点又突然反水,变出可怜好人的面孔,说自己是被真正的凶手胁迫来的,凶手和他说过了12点就说真话,并且还透露还有人会死。
警察顺着他的“真话”去追查,果然发现有新的死者,可这死者就叫付吉亮,等反应过来被耍了,再回头找警局里那个,他却已经遁了:在警局喝水后口吐白沫,被送到医院,从急救室跑了。
这段戏中间有几次人格和情绪的反转,鹿晗的表现略有些生涩,不过好在根据剧情,他怎么往夸张里演都不显得过分。
天台绑架吴越的戏也是这样,情绪浓度强烈。

而且王千源和吴越戏都太好了,无论镜头什么时候带到他们,表情和状态都在角色该有的情绪里,帮鹿晗做了质感的锚点。

导演五百在花絮里说,不希望把反派杀手演得太夸张,不过这类角色为了增加悬疑效果,总是会设计一些外化的符号,比如说黑色风衣配马丁靴的装束,以及每次杀完人,都要在现场烧掉一只纸鹤这样的标志性动作。

一跳一跳的火光映照着鹿晗的脸,我大白天在电脑面前都觉得不寒而栗。这些形式感都能为表演提供不小的助力。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赵彬彬这个角色只要咆哮和冷脸随机穿插就能演下来。
时间线进入2017年后,张海峰和赵彬彬之间开始有了很微妙的心理层面的互相试探和较量,张海峰要在假装不知道赵彬彬的凶手的同时收集证据,还得试探他是不是也有前两次时间线的记忆。赵彬彬明知道张海峰在查他,还要假装自己是懵懂的白莲花。
这部分不知道是在什么阶段拍的,能感觉到鹿晗明显入戏了,经得起大特写拍细微的表情变化,和王千源对戏也并不觉得拉胯,和前面列举的戏份相比,又是另外一重层次。

除了吓人之外,在2017年,赵彬彬的社会身份是实习医生,在面对自己的病人的时候,他又回到了我们最熟悉的温暖形象,柔声细语,病人需要做手术,他自己掏钱。
种种线索预示着赵彬彬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变态杀人狂,而是要引导我们去关注被他杀的那些人,表面看起来毫无关联,但似乎又在几十年前有千丝万缕的交集。至于到底赵彬彬的秘密是什么,他又怎么做到操控时间循环的,目前还一点线索都没有,只有追剧下去才能知道,幸好这部剧只有12集,下周尊贵的会员我就能得到解答。到时赵彬彬应该又会因为立体的人设而再刷一波存在感。
花絮里鹿晗举了个王千源给他讲戏的例子,说有一场他们的对话戏,王千源和他说眼神从始至终要盯着对手,这样也是在传递信息。鹿晗说这让他学习到了演戏的新的方法。
比起在偶像剧里吃老本,这样和前辈学习的经验,才能成为事业上可持续的上升动力。比起这些,番位、戏份又算什么?这才是最值得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