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中考作文
6.21
2019

原题呈现
《最好的作品》
成长的路上,我们要超越重重的困难,努力完成各种各样的作品。他或是有形的,或是无形的,都是我们成长的痕迹。其中也许有你心目中最好的作品,也许最好的作品还在追寻的路上。
以上的文字你有什么样的感悟或者是联想。写一篇以《最好的作品》为标题的记叙文或议论文。
要求:自定立意;符合题意;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600字。文中如需出现真实的人名、地名、校名等,请用XX代替。
煮茶对谈
看到作文题时,我已经把安安接到家里来了。
安安一看题,就很轻松地找到了“最好”与“作品”两个关键点,而且也很清楚,这个作文题写记叙文他会更得心应手,因而对“作品”这个关键词的界定就很重要。
作品是什么呢?
安安从兴趣爱好这个领域,给出了两个答案:一首钢琴曲,一盘围棋。
但他自己似乎又不太满意。我宽慰他,不要紧,你先列出来,至少它们是贴题的,而且也是你自己生活里最真实与最熟悉的。等到真想不出别的,我们至少有了退路,不会慌不择路。
再鼓励他,可以换个领域想,除了钢琴与围棋,你最想分享的生活还有什么?写记叙文,最根本的是,分享自己的生活。
安安是行过万里路的人。他马上想到张家界,想到了自然。
我提醒他,紧扣题意表述一下。安安心领神会:天门山是自然最好的作品。
我顺势问道,你觉得这个立意,和你之前的两个相比,除了是不同领域的,还有什么差别吗?
安安面露为难。
我说,是两个思考的角度,自我与自然。
前者是关注自我,局限于我,可以写得很真实,很细腻,但可能格局不大;后者开始关注自然,摆脱了我,就会有更深广的空间,但难度也不小。
但我又提醒安安,这个角度你还可以发散一下。
他说,他还去过秦淮河。接着又想当然地说道,秦淮河是自然最好的作品。
我质问他,秦淮河的风情是自然的吗?
他吐了吐舌头,说,那就是,秦淮河是历史最好的作品。
这还差不多。岁月赋予了秦淮河丰茂,否则秦淮河就一普通的河汊子。
我不想过多地干预他的思维,其实这点想通了,还可以有很多脑洞可开。
比如,榕树是大地最好的作品。
再如,炊烟是故乡最好的作品。
要是顺着自我到自然,再想到社会——也就是从我一个人到没有人,中间还有个人与人——应该还有更多新奇的空间。
人与人,缩小一点,就放在我与父母之间,是不是就很容易想到,孩子是父母最好的作品。
我本来想鼓动安安写这个点。因为,安安的确是一个最好的作品。
但我更想让他作真实的书写,那就是当自己被期待成为也正在成为一个最好的作品,其间有多少疲累与辛酸,甚至有多少委屈与不甘。
我止住这个念头,是因为安安悠悠地说,他最近在读乐府。
我鼓励他,放进这个题目里试试?
鼓励他试,是这个选择的巧妙在于,作品一词可以很轻松地双扣:既有有形的作品,又有无形的升华。
乐府,是诗歌中最好的作品。
安安却有点担心,会不会太武断?
我说,写记叙文不用担心。记叙文可以不讲理,很自我。
这一步确定了。接下来就要界定“最好”了。
这无疑是一大挑战。我问安安,你觉得能体现你这个判断的生活经历,你能想到什么?
记叙文,一定是用经历来表达一切。
安安很麻利地说了两次经历,一个是读《饮马长城窟行》,另一个是读《战城南》。
还有吗?我追问。
安安说,再要有,就可能是最近课堂上读的《卖炭翁》了。
你读完了这三首乐府,你感觉它们有什么共同点?
都在写疾苦。安安反应神速。
那里面有细微的差别吗?仔细回忆一下三首诗的内容。
《卖》里的疾苦有普通老百姓的无奈,《饮》里则在疾苦里透出温情,《战》是疾苦里饱含悲壮。
像安安这样最好的作品,你不得不感叹,可遇不可求。
但我强忍住心头欢喜,强调道,写记叙文,一定要有经历。
你再仔细回想一下,这三次读乐府的经历,有什么是值得记述的点?
安安先想到的是,读《战城南》时,似乎置身书中,身临其境。
而读《饮马》,他说是因为考试考了“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看了答案也不懂,就自己去查资料,才读到了这首诗。
但安安又担心,这样会不会太实在?
我问他,那你有其他的吗?如果没有,这样的实在反而见出写作者的真诚。
课堂上读《卖炭翁》,安安说,他只记得在做笔记。
我苦笑,有揍他的冲动。见他一脸真诚,却只能作罢,说,你试着写写我?
安安说,写你什么呢?
写平日的嬉笑怒骂,这节课却不苟言笑。尽管我已经太久没有嬉笑怒骂,一直都是板着个脸。我很自觉地检讨。
那就是移植,对吧。安安反应过来了。
是的,我们要真实地书写,但真实也不完全是对生活原原本本地再现。
文章的主体部分,至此就有了个清晰的框架。你再去想想开头结尾,就可以动笔了。
蹊径另辟
和安安的对谈,用了考场上最常用的思考形式。
从自己的生活经历出发,紧贴题意,步步为营。动笔之前,已见文中丘壑。
没有这么丰厚的积累,也不能如此细致地推敲,那就得从整体上入手。
与自己对话时,不问作品是什么,最好怎么体现。
而换个角度问,这是最好的作品吗?
不是。应该是。一定是。
也可以这样架构:以前是,后来不是,现在又是。
还可以更宏大一点:以前一切都是,后来一些是,现在什么都不是。
要是写议论文呢?
说实话,这个题目让我做,写议论文的确比写记叙文为难一些。
我顶多只能想到,最好的作品,是下一个。就这还是因为喜欢足球,从贝利的金句里得来的启示。贝利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我最好的一个球,是下一个。
还能想到的,就是不同时代,最好的作品标准一定不同。
但不可否认的是,写议论文,更多应该着眼于“最好”,而“作品”倒可以一概论之。
本来也想下水写一篇,但又怕被叶开盯上,警告我说,下水不如回炉。
我是认同他回炉的说法的,又轻轻松松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就又胡诌几句这样的写作指导。
明天推送两篇范文,有你们一直要的周荃。不用谢。
中考生慎读此文。
评论区欢迎各类脑洞。